在波蘭的第一個星期日

文/呂若谷
攝/呂若谷

2015年的9月,我在波蘭山上一間由廢棄的舊火車站改建而成的藝術中心打工換宿,所有的志工都在我抵達後過沒幾天就離開了,老闆忙著籌劃即將到來的活動,村內的居民鮮少會說英文,因此我幾乎沒有可以說話的對象,日子靜悄悄地度過。當我得知波蘭朋友Okti會帶著她的好友Dominika來拜訪我,簡直比一年有兩次農曆過年還要興奮!我立刻向老闆預借她的黑色腳踏車。「我們會在米爾斯克(Mirsk)小鎮的公車站牌前期待著黑色騎士的到來。」Okti說。

米爾斯克(Mirsk)廢棄的火車站
米爾斯克(Mirsk)廢棄的火車站

那天星期日早晨,天色灰濛濛,飄起了綿綿細雨,騎在沒有路標和行人的山野小路上,一個小時後才到達離藝術中心最近的小城鎮米爾斯克。波蘭百分之九十的人口都信仰天主教,因此星期日早上大部分的人都會上教堂做禮拜,店家會關門休息或提早結束營業時間,小鎮看起來冷冷清清。

在公車站一直等不到朋友們,當時我還沒有波蘭電話卡,於是用有限的波蘭語尋求路人們的幫忙,幾次雞同鴨講後都無疾而終,最後在超商外遇見一位推著嬰兒車的善心媽媽,她替我撥打電話給我的朋友。一波三折後終於看見朋友們出現在馬路彼端,還沒打招呼就激動地抱住對方。

米爾斯克(Mirsk)的街景
米爾斯克(Mirsk)的街景

飢腸轆轆的我們幸運地找到了一家星期日仍然有營業的餐廳,我將腳踏車停放在餐廳外面。這是我第一次品嘗波蘭水餃(pierogi),和台灣最不同的地方是,不僅有鹹的口味,還有甜的,譬如藍莓。鹹的口味可以搭配炒熟的洋蔥丁或甜辣醬入口,甜的口味則是沾果醬和奶油。我們點了起司、香菇水餃各一盤以及一份獵人燉肉(bigos),都是道地的波蘭菜,而且非常美味。朋友們教我用波蘭語點菜,老闆娘看我努力地說出完整的句子便對我微笑和給予肯定的眼神,並且用波蘭語向朋友們稱讚我。我後來發現,只要我用波蘭語說謝謝,店員大多都會十分開心,其實打破藩籬並不困難,讓他人感受到真誠的態度,自然會得到溫暖的回應。

波蘭水餃pierogi和獵人燉肉bigos
波蘭水餃pierogi和獵人燉肉bigos

用餐畢,我們在小鎮上散步,但雨勢漸漸變大,我們躲到附近另外一個公車站,三個人擠在一起取暖。看到路旁有許多被風吹落的蘋果,朋友們說:「如果能用一種水果代表波蘭,那麼毫無疑問地,一定是蘋果。」我們在公車站一邊唱歌一邊等待著雨勢減弱,只見行人們一個比一個狼狽地奔跑在雨中,我們也放棄了繼續等待的念頭,數到三後一起衝往最近的超市。在超市裡看到許多熟悉的國際品牌,拜全球化之賜,我們會唱一樣的歌,童年裡有著相同味道的巧克力。

最後我們回到了第一間餐廳,卻發現腳踏車不見了。原來是因為曾經有人的腳踏車被偷,老闆娘特地幫我收起來,我一時感動的除了說謝謝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窗外仍然下著滂沱大雨,我打電話給打工換宿的老闆,她立刻請一位朋友開車來載我和腳踏車。當波蘭人的溫暖善良就快把我融化時,老闆的陶藝家朋友找到了我,帶我回藝術中心。沿途上他說他聽過台灣,而且還讀了相關的文獻。雖然天公不作美,但這些點點滴滴的善意讓我始終嘴角上揚。

米爾斯克(Mirsk)的餐廳
米爾斯克(Mirsk)的餐廳

禾乃川國產豆製所

食在台灣,食在自然

文/李羽容
攝/甘樂文創

禾乃川國產豆製所這個以秀川街命名的店家,象徵著歸於家鄉留在三峽的含意,位於甘樂文創的後院,雖在狹窄地巷弄裡仍有許多客人慕名而來,走進充滿日式風格小庭院的店面可以看見因為注重衛生而打掃得整齊乾淨的製作環境和簡單的產品擺置以及一旁的牌子上寫到的天然、國產等文字,這些是禾乃川一直堅持的理念。
1

兒時的回憶
說起禾乃川的起源,老闆娘笑著說:「一開始是從豆漿做起,因為想要找回小時候媽媽的味道。」,後來慢慢地做起了豆腐跟豆干。由一顆顆光滑飽滿的黃豆磨製而成濃郁純白的豆漿,啜進嘴裡細細品嘗著濃厚的豆香,回憶著禾乃川想帶給顧客的兒時的回憶,豆腐和豆乾純潔無瑕的外表下,嘗起來各有千秋,豆腐滑嫩白皙、豆干厚實卻不失軟嫩,不需要太多的加工與料理便可以吃到食材最原始的味道,堅持提供最好最天然的食品,這就是禾乃川。
2

在地人吃在地食
對於產品老闆娘有自己的堅持,因此在製作過程中,從水開始就先經過4次的過濾,在黃豆的部分,產地來自於嘉義東石和台南麻豆及善化等地,為保持新鮮度採取少量運送,並低溫保存以免產生黃麴毒素與避免降低其蛋白質含量,之後在煮漿時,將所產生的泡沫用消泡劑而是親手一點一點的撈,最後為了保持產品新鮮度而堅持不加防腐劑,當詢問為何堅持使用國產的黃豆,老闆娘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就是覺得在地人就是要吃在地人的東西,如果連我們自己台灣的東西都不支持了,那要怎樣讓台灣更好呢?」,除了堅持不賣不好的產品給顧客,若仔細觀察的話也可以發現禾乃川的塑膠袋選用生物可完全分解的物質,這是老闆娘自己小小的堅持,也是為什麼禾乃川的產品成本較高的原因。從產品到包裝都可以看出老闆娘對於每一道程序的堅持,而這也代表著對於產品的態度與承諾。
3

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持續做出好產品並堅持自己理念是不容易的事,而每天做著連對於男人都過於粗重的工作,挑豆、磨豆、煮漿除了對體力也是對耐力的考驗,顧客也曾對她說要撐下去要不然他們就吃不到了,除了是一種責任外,有時候也變成了一種壓力,老闆娘除了希望能夠讓更多人吃到好東西也希望可以幫助台灣的小農,並認為從微小的地方做起最後就會影響到他人,而在最後說到對於未來的期許時,老闆娘愣了一下開口道:「我也沒有想過,但是就只是做好自己,做自己該做的事。」
4

白雞山礦坑行

文/趙浩宏
攝/趙浩宏

這天的行程從兩點開始,目標是海山二號坑遺址以及登頂白雞山,入口位於行修宮後方的產業道路旁,右側叉路有一座小木橋越溪。白雞山登山步道算是小有名氣的產業道路,步道由原煤礦公司所築之採礦台車道改建,不過在更早之前,為昔日本人用來鎮壓泰雅族大豹群的「福元山」隘勇線。沿途以一定的坡度便利台車上行,左側有三峽河上游支流,一路可以看到台車鐵軌以及台車便橋保留,沿途兩旁多是破舊的老屋遺址。
DSC_9599

大約二十分鐘可以抵達礦場工務所建築群,約有三棟建築,為過去的辦公室。有其中一棟木造建築已經消失在草叢之中。此外,海山二號坑附近應該有兩座礦坑,但我們當時不斷尋找都找不到,於是決定在這裡的岔路口取右,先上白雞山基石。步道為一個O型路線,左右兩條路都可以登頂,但右行較緩,左側有一段極陡需要拉繩。
DSC_9640

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在舊建築中遊走,在茂密林地中,濕氣非常重而且荒廢多年,使得蕨類蔓生雜草密布,但我們帶著一點獵奇的態度有點嘻鬧於此,不過在過不久我們就會後悔。

15:26 我們到了一片平緩林地,忽然一陣狂風吹來,谷底的濕氣形成濃霧隨著山勢成嵐襲來,瞬間眼前的視野被完全覆蓋,逼迫我們放慢腳步。大約走了五分鐘後天色變得彷彿入夜前黑暗,決定停下腳步希望等濃霧散去,並且先打電話給位於山下的彥男設定山防機制,確保有人在我們迷失時能起動山下支援。雖然這是座簡單的山,但此時的氣氛已經非比尋常。我們四個人躲在一片竹林下稍做等待,看不到的程度已經有點造成行進的困擾。

我認為我們得罪了山神
DSC_9652

15:40 雨勢不停,往下的路因為是枕木又很滑,所以我們決定趕快還是先到山頂。行進了十分鐘抵達山頂,雨勢已經大到有點誇張,稍微拍張照後快速從另外一側下行。但我們所面臨的是極陡拉繩,以及天雷大響,因為雷擊不斷在我們四周閃耀,我們決定趕快往下前進,也趕快把傘收起來以防雷擊。過了十分鐘,我們進入一片竹林,傻眼的事情出現了,路上出現了一個兩米左右的瀑布橫斷,路基也被衝得很鬆垮十分危險,為了避免被流水衝落五米溪溝,我們架設繩索以防萬一。
DSC_9676

17:20 終於回到礦場工務所,我們在左側看到了一條非常明顯的小路,一個紅色鐵門的礦坑忽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紀錄中封坑的礦坑口開了,裡面的封石駁坎倒塌,外面的鎖頭也被解開(並非被破壞),一道冷風從微微開了門的鐵門裡頭吹出,鐵門緩緩晃動。此時雨勢漸停,我們一心只想趕快離開。
DSC_9691

回程的步道沿著小河下山,可怕的溪水暴漲在兩旁奔騰,也讓我們深刻感受到了三峽河流的威猛如是。

邢媽媽潤餅捲

文/高榮恩
圖/張容瑄

味蕾得以挑逗,在於美食。三峽美食得以發現,在於我們細心去留意。
三峽客帶領你追尋三峽地區之美食,一步一腳印,一嚐一發現,您現在所收看的是-食在三峽。

乾淨的吧檯上橫擺著一排原料,老闆娘熟練的拿起一片餅皮平鋪著,輕刷著特殊醬料,依序將配料完美的堆疊在上頭,再撈起一旁鍋裡冒著蒸氣的食材,香味瞬間竄進鼻腔,不禁嚥了一口因唾腺太過活耀而分泌過多的口水。看似薄地透光的輕柔餅皮,卻能伏貼包附著快滿溢出來的餡料,實在令人讚嘆。老闆娘將其裝進袋中,以誠懇的笑容,將手中熱騰騰剛做好的潤餅捲遞給客人,這就是我們今天要一起追尋的美食腳印之第一步──邢媽媽潤餅捲。
DSC_3912

老闆娘,邢媽媽,在土城與丈夫做了十八年的檳榔業,看著表嫂在當地的潤餅捲店鋪生意興隆,不禁好奇其美味秘訣,便學習了一手好功夫。搬來三峽後,也決定在人潮較多的祖師廟與老街附近的黃昏市場落地生根,開啟了潤餅捲的開創之路。

老闆娘熟練的將紅燒肉以平整的刀法切出勻稱的片狀,並擺放至先前空蕩的備料區。老闆娘爽朗的笑著說:「我們的料都是很新鮮的,早上開始備料,大約中午才能出來賣,當天賣完就沒了!有時生意好,晚上六、七點就賣光了呢!」並開始從右至左像我們一一介紹:從切工完美的紅燒肉、味道恰當好處的菜埔、一早手工翻炒的金黃蛋酥、獨家調配完美比例的花生粉到最後的豆乾絲,老闆娘特別說明這種豆乾絲是依照區域不同而有所不同,北部特別是板橋新埔一帶才會使用豆乾絲這種配料,像南部和中部則會使用肉燥或其他來取代。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不!一個鍋裡熬煮著深褐色的湯頭,咖裡的香味四溢,原來老闆娘使用咖哩為湯底,來燉煮高麗菜與川燙豆芽菜,不僅是使味道更香,更是因為健康的緣故,聽到這,不禁都讓身為客人的心也暖洋洋了起來。
DSC_3894

老闆娘靦腆地說:「我與丈夫輪班顧攤販,不然一個人也不能撐這麼久,夫妻同心啦!」從民國九十六年至今一直都在用心經營著這家店舖,老闆娘些許感嘆的表示,雖然近年來景氣較差,附近變遷多,畢竟是自己創業,自由度較高,但相對也要較為勤勞:「當成自己在上班!」老闆娘無奈地笑著。
DSC_3884

因為潤餅捲主打清淡的口味,年輕客群較少,但仍有些老客戶的固定光顧,還帶妻子一同品嘗,讓妻子之後對邢媽媽的潤餅捲念念不忘,說到這老闆娘的嘴角漾起了笑容。

「對之後的願景喔?當然是希望生意能越來越好啊!讓大家都能吃吃看潤餅捲!」老闆娘最後這麼期許著。峽客帶著「邢媽媽潤餅捲」的期許與祝福離開,不時回頭看著正在為客人做出美味潤餅的老闆娘。
DSC_3856

味蕾得以挑逗,在於美食。三峽美食得以發現,在於我們細心去留意。
三峽客帶領你追尋三峽地區之美食,一步一腳印,一嚐一發現,我們下次再見。

成福煤礦 – 前進三峽黑金歲月

文/陳重安
攝/陳重安

今年三峽梅樹月活動,除了在老街及三峽教會設立的展點群外,最令人注目的焦點,莫過於位在成福地區,至今開礦滿百週年的成福煤礦了─完整的礦場地景以及萬籟有聲的靜謐感,是今年梅樹月規模最大的戶外展點,也是歷年來未有之突破。

成福地區位於三峽境內的東北區、橫溪中上游一帶的丘陵地。道光年間,漢人沿大漢溪、橫溪向上移居開墾,與老街地區並列三峽最早開發的漢人聚落。據說早期泉州安溪人翁添攜眷來此成立金聚成公司,種植茶葉及染料植物有成;另一方面,此處常與原住民發生衝突,漢人建築土牆防禦,因此將此地命名「成福」,意謂「胼手胝足,終成福地」,有開墾奮鬥以及永續流傳子孫的意涵。
DSC02087

成福煤礦位在成福派出所前方的成福路203巷內,巷口處有梅樹月旗幟引導,步行5分鐘,即可抵達有著「成福興業公司」標示的入口。成福煤礦於1916年(大正六年)開坑,由地方仕紳陳炳俊經營,持續至1983年(民國72年),因產量逐漸減少、工資成本上升而停止開採。儘管成福煤礦結束產煤已數十年,但這裡的經營並未停止,至今仍有員工上班維護礦區環境;園區山坡上方則是陳家福地,永遠守護著陳家的家業。走入成福煤礦園區,各個房舍已布置了梅樹月的展覽作品:入口處左前方的第一個展點房舍,是以前的礦工福利社,曾販賣菸酒等日常商品滿足礦工的需求;右前方的白色平房則是當時的煤礦辦公室,潔白且具巧思的建築構造凸顯經營者的品味。走過梧桐橋,橋下的溪水是過往工人清洗揀選煤礦碎石的人工水道,步道上方則通往礦工宿舍、督量室以及礦坑坑口。這些長年積累歷史痕跡的建物,直至今日依舊保存完整;而沿路豐富多樣的植被,必定使熟稔植物的訪客驚豔,筆者甚至看見三峽藍染的植物原料-大菁,翠綠的葉面在步道旁一叢叢地繁茂生長著,彷彿呼應了早年祖先在此種植染料植物的記憶。
DSC020981

成福煤礦屬私人產業,平時並不對外開放,直到今年梅樹月參展,才正式向大眾揭露神秘面紗。地方俗語道:「鶯歌出碗盤,三峽出土炭」,礦業曾是三峽引以為傲的在地產業。不妨把握梅樹月展期,來成福煤礦一趟,品嘗藝術與歷史交織的時間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