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廟手生花 錦繪禪師李應彬

採訪、攝影/麥兆群、白家宇
採訪、文字/顏振祐

李應彬先生於普安堂留影
李應彬先生於普安堂留影

「幽幽禪寺雕塑作畫,龍泉老人點石成金。」這一次三峽客專訪小組來到土城山上的普安堂,要帶領讀者一同去認識台灣藝術史上的國寶級人物──李應彬先生。

李應彬先生出生於民國前兩年,卒於民國八十四年。其父親善繪畫並從事裱褙(註1),可惜英年早逝而家道中落,年僅三歲的李先生便由大他十歲的長兄撫養長大。李先生從公學校畢

業後因家境貧苦未再升學,在外幫忙兄長分擔勞務,在內則以父親所遺留下來的裱褙道具自學,以父親所藏的《芥子園圖譜》為師,自學水墨畫。成年自立後,他藉由跨海郵購的方式,向日本商店購買繪畫材料和美術書籍,也透過函授的方式,從日本老師那裡學會了不少技藝,包括西裝剪裁和製作。雖然李先生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但是好學不倦的精神使他涉獵了諸多領域的知識,不論是醫藥學、古典詩詞、西洋美術,樣樣精通,全憑信心、毅力和過人的天賦。

李先生十八歲時經人介紹而加入寺廟錦繪的行列,往後十多年間在台北、宜蘭以及桃園從事門神繪製和建築彩繪的工作,而其高超的繪畫技巧亦受到大力讚賞而小有名氣。除了寺廟錦繪和民間藝術外,他也從事純粹的美術創作,其水彩畫風格融合中西筆法、獨步畫壇;而晚年的佛畫,不同於傳統藝師,其畫稿採用西畫技巧,運用碳筆取代毛筆來表現畫的線條和量感(註2),讓作品同時擁有東方與西方的美感。

也許是被多年來接觸寺廟錦繪的經驗所感動,李先生在朋友的引介下成為一貫道的信徒,不僅開始大量閱讀宗教經典,且為了能進一步禪修學理,他選擇了皈依受戒於三峽元亨堂的高興旺師父。兩年後李先生奉高師父之命隻身來到土城鄉媽祖田擔任「普安堂」的管理人,在那裡,他開始追尋新的創作境界以及更高的心靈修行。

中西融合的水彩筆法展現另一種佛畫風格
中西融合的水彩筆法展現另一種佛畫風格

離開繁華城市進入媽祖田,李先生到終生都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悟源」為其法號,代表追尋生命意義和源頭,又普安堂位於龍泉路上,故自稱「龍泉老人」。藉由佛法的修行,他領會了更高的創作意境,他把多年持誦的經典《地藏王菩薩本願經》化作實體佛像,闡明佛在心中的神態,這尊巨大佛像以鋼筋為骨架,水泥為材料,完美的光影效果和實體量感塑造出菩薩莊嚴神聖的模樣。

普安堂前濟公塑像令世人緬懷
普安堂前濟公塑像令世人緬懷

在菩薩塑像完成後,李先生開始規劃普安堂周邊景觀。生意盎然的庭園設計結合佛法精神,池塘裡有鶴和鹿的雕塑,象徵自然界的和樂同群(鶴、鹿諧音);齋堂西側菜圃的巨石上分別用草書和隸書題寫「佛」字和「靜氣養神」四字,筆力雄渾且蒼勁;龍泉路山腳下的普安堂外門,則如莊嚴門神般矗立著。從外山門進入,一直到簡潔的佛堂,呈現出普安堂的純樸和濃濃禪意。

「沉浸繪畫不知老至:一生居生成,一生藝術情,修禪又學佛,淡泊快樂人。」藝術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它能被留傳,能跨越時間的洪流。藝術即人生,人生即藝術,從李應彬先生身上我們看見一位最努力的天才,也看見一位在台灣藝術歷史扉頁上留下傳奇字號的不朽人物。

註1. 裱褙也稱裝裱,是民族傳統技藝,其功能在促進書面、作品的平整、美觀。
註2. 指雕塑、繪畫等創作中反映出不同物體各自具有的外部體形特徵的逼真程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