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三峽, 藍染情

文/秋本
攝/秋本、若琪

熙來攘往的街道上,飄來牛角的奶酥香、傳來豆花伯的叫賣聲、又有琳琅滿目的古早玩意兒,還真熱鬧!

東看看、西瞧瞧,遊客置身於老街的風華當中,店家則是提起了嗓子,大聲叫賣,試著吸引眾人的目光。與這畫面相應的,是背後的巴洛克牌樓立面 : 精雕細琢的山牆圖騰,各具代表的日式家徽,或各式的裝飾性紋樣。放眼望去,其中一家的建築立面,尤為出眾華麗,讓人不禁停下腳步,駐足觀賞。其建築屋齡也是三峽老街當中最為古老的,女兒牆上的匾額『金聯春』,訴說著當年的歷史痕跡。來老街若未能細細品味,實在可惜。

1
金聯春立面

廖文雄,『金聯春染坊』的第三代繼承人,峽客這次專門前去採訪,是想了解廖先生對祖父廖水田—『金聯春染坊』的創始人,及家族藍染產業的想法及一些口述歷史,儘管金聯春染坊傳承到第二代廖富本時,就已經改行從事採礦業,但是廖家對於藍染勤奮刻苦的精神,是一直持續傳承下去的。我們也詢問了廖家未來對金聯春的想法,期盼給讀者一個不一樣的金聯春,更看見一個不同以往的三峽風貌。

Untitled
訪談廖先生過程

廖先生說到,早期的三峽最出名的並不是藍染,而是ㄧ種用薯榔塊莖染成的黑布,以烏亮的色澤及不易褪色得名。由於三峽近郊山區就有這些植物,因此從採集到染出一條漂亮的棉布,皆是由同一家工坊完成的。

Untitled231
藍染

之後因藍染產業不敷成本,金聯春又在因緣機會下接觸到了日本的低成本、易取得的化學染料,與傳統自然方式相比,色澤較精美、選擇多樣、更不易褪色,致使金聯春逐漸從植物染轉型為化學染工坊。到了後期,因應三峽煤礦的發展,廖先生的父親廖富本,決定設立『聯春煤礦社』,開採三峽插角地區煤礦,而此時的金聯春染坊,漸漸轉型發展。

對金聯春未來的想法:(廖先生口述)
基本上,祖父留下的這間房子(金聯春),早在三峽老街有之前就蓋好了,它的歷史久遠又具文化價值,不過現在房子已經非常老舊了,很多地方也被白蟻蛀蝕掉了,每次地震來時我都很擔心這房子還撐不撐得下去。但我只能盡我一切所能去保護和延續屋子,孩子誰能接就把它給繼續傳承下去,我總不能要孩子一直待在這裡吧。
我祖母曾和我說過:兒孫自有兒孫福,當時不能了解這句話的涵義,但現在為人父也就懂了,我不會強制要求兒子要繼承家業,只希望他們能好好的守護這裡(金聯春)。

碾布用的踏石磬
碾布用的踏石磬

廖先生還向我們提及,以前的三峽老街,並不是在現在的位置上,原先的舊老街被日本人燒毀後,才重建了現今的老街。也就是原本的前街變成後街,後街則變成現在的三峽老街。說著說著,廖先生起身把後門的鐵捲門給拉開來,指著旁邊說道:『以前船隻還能夠從大稻埕開進來祖師廟這呢!船隻就停在廟旁邊的河道上,我們的棉布都從這挑上來的。現在的河道都變了啦,恁即馬攏悶哉啊。』

這句話令我們發人深省,的確,現今還有多少年輕世代知道這些事情?甚至不想理解在他們生長的土地上,曾經有過的歲月痕跡。

繃布機使用示意圖
繃布機使用示意圖

三峽隨時間變遷,人也隨著世代改變,未來還會有多少的歷史被遺忘,我們也無從得知。廖先生也很感慨的和我們說,與他同代的本地人也不多了,還有多少的機會能像這樣,分享他們的回憶及故事,有些還是連聽都不想聽了呢!

最後,峽客想告訴大家,如果家中有長輩的話,應該好好珍惜,多去挖些寶聽聽不一樣的故事,透過他們的回憶,能夠更加認識自己的家鄉,並從這些歷史文化,人文地景當中,好好把土地的精神給傳承下去,就像金聯春所承載的三峽一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