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女孩 – 琉璃藝術家薛慈雯

文/李羽容、李承哲
攝/李羽容、薛慈雯

走進工廠印入眼簾的是本次的採訪對象「玩火少女」薛慈雯老師和她的先生 「打鐵人」江承堯老師,伴隨著鏘鏘作響的打鐵聲,薛慈雯老師也慢慢地與我們訴說她的故事。薛慈雯老師是一位熱愛挑戰與學習不同技術的人,老師認為別人做得到的為什麼自己做不到,這樣的個性也促使老師去嘗試各種藝術,並懂得運用不同的技術。
12980853_1052025178193452_921029882_o

求學的過程

老師在國小二年級左右第一次接觸了藝術,也就是書法。但真正有了可以往藝術方面走的想法是在國中時期接觸了國畫,小時候老師居住在澎湖而在澎湖並沒有油畫甚至連品質好一點的水彩紙也買不起,因此在當時非常羨慕身邊的人可以用好的紙,這也促使了她想讀本島藝術高中的想法,同時老師也靦腆得說當初會在高中決定去讀美術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害怕自己考不上高中。

在家庭方面,老師的家庭其實是從事商業方面因此並沒有很支持她從事藝術方面的活動,而當時在國高中時也因為家中比較不給零用錢因此多是參加比賽來累積零用錢,但這樣反而讓她更有自信往這方面走。之後高中時幾經波折因為身體的因素從台南回到澎湖但是對於藝術的追求更是讓她下定決心在高二時去復興商工讀美工科,並在高三時分班選擇了雕塑組,對於當時的她來說可以把藝術從平面轉為立體是一件非常厲害的事,而從平面到立體也是老師接觸玻璃的一個轉機。

與琉璃的相遇

而與玻璃的相遇是在高中畢業後,偶然的一次機會下在百貨公司看到了琉璃的作品,而在高中雕塑的作品對比之下老師深深地被琉璃的美所吸引,並發現了台灣藝術大學有相關的課程並下定決心要去那裡進修,之後又一邊半工半讀在研究所當助教,而當時薛慈雯老師在每年寒暑假都會拜不同的老師學習技術這也讓她在偶然的情況下遇見了現在的先生「打鐵人」江承堯老師並一同成立了現在的工作室並一起來到了三峽。
13010198_1052026121526691_329085877_o

業精於勤荒於嬉

在台灣藝術圈中,像薛老師這般從事立體琉璃創作的女性藝術家,算是少數。當提及這個問題時,她表示這來自於從小到大的好勝心。因為家人還有那些曾經不看好她的人的批評,反倒激勵她更加努力。「那些傷害、批評過我的人,都是我的貴人!」

在創作的過程中,薛老師覺得單做平面無法做出特色來,加上平面作品不容易保存,所以轉向立體雕塑學習。提及最特別的創作經驗,老師語帶興奮的說,她的碩士論文是和「裂紋」的主題有關。做法大致是先將玻璃摔破,再將其熔合。就象徵意義而言,就彷彿人類的情感,在面臨挫折時容易碎裂,時間過了表面又會復合,事實上裂痕還是存在。老師形容熔合表面的過程彷彿傳統的「補破碗」,是一份「惜物」的精神。
12992106_1143973145615889_17554810_n

談及台灣的藝術環境,老師面帶微笑地說:台灣人對於藝術很友善。但原本堅持的「純藝術」理想,在商業化的社會氛圍下,著實很難繼續下去。然而,對於藝術、對於理想,薛老師還是懷抱著熱忱,她希望自己的藝術作品能被更多人看見,進而分享自己在藝術品當中寄託的感動。在歷年的「梅樹月」中,老師和她的丈夫都相當積極地參展,唯獨今年缺席,是因為要將心力放在照顧剛出生不久的小寶寶身上。

在訪問的最後,薛老師親自為我們示範了琉璃的創作過程。不同顏色的玻璃棒,在藍色的火中熔化,在老師的專注及巧手之下,出現不同層次的變化。她正在做的,是包覆親人骨灰的琉璃珠。這個作品代表一份來對家人、對土地的真摯情感。偷偷告訴讀者們,其實薛老師還特別作了呼應「梅樹月」的梅花,雖然老師謙虛地說手藝有點退步,但不管怎麼看,都還是很美啊!文末,峽客衷心祝福「玩火女孩」和「打鐵人」在藝術這條路上,繼續用愛創作,朝著理想前進,並且感動更多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