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北大】垃圾減量從細節做起

採訪/王睿瑜

文字/王睿瑜、羅郁凱

攝影/王睿瑜

一大早,踏著慵懶的步伐,緩緩的步入教室。放下書包便開始享用起美味的早餐。吃飽喝足後,拎起大大小小的塑膠袋、飲料杯起身,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回收桶,心裡充滿複雜的感受。不是因為分類很麻煩,而是看到同一個垃圾桶內各種回收垃圾都有,毫無分類可言。不禁想,為什麼區區的丟垃圾都做不好呢?凌亂的垃圾滿出一般垃圾桶的桶緣,旁邊的回收桶則只有幾個回收物。我們不需要去收拾這些髒亂,所以只想到自己方便就好,但對於收拾的人呢?如果認真想想我們所做的事是否會帶來困擾,是不是我們就會好好的將垃圾分類?如果換個立場想,是不是我們就會改變我們的行為?

辛苦誰人知?穿梭校園的打掃人員

訪問打掃校園環境的人員關於垃圾分類的問題,發現普遍有相同的答案。「垃圾沒分類好的情形早已見怪不怪」,阿姨無奈的搖頭嘆道。「看到這樣的情形,我會自己把垃圾整理好就好」阿姨接著又說。打掃的叔叔跟阿姨們都認為校內垃圾分類做得不好已經是常態,發現髒亂常常吭也不吭,就自己把垃圾整理乾淨,他們每天都在校園的每個角落清理環境,在同學尚未進教室前整理桌椅,留下乾淨的黑板,仔細刷洗每一間廁所,留給所有師生潔淨整齊的空間,甚至各院外圍的雜草與落葉整潔都由他們一手包辦。採訪的過程中,阿姨另外提起關於廚餘亂丟的問題,打掃廁所時發現馬桶堵塞,原來有廚餘卡住,「遇到這種狀況都要處理很久」,阿姨語重心長地說道,同學可能不曉得在每個垃圾桶與回收桶旁都有一個集中廚餘的小桶子,若有廚餘就倒在裡面,一來減少環境髒亂,二來減輕打掃人員的負擔。

從發現垃圾分類不足提起,又發現大家時常忽略一些簡單的環境整潔品德,打掃阿姨希望同學在食用完食物後都能將垃圾確實丟進垃圾桶,若是能夠回收的物品就丟進回收桶,便當盒或飲料罐等回收物都只需順手處理。每一位同學都減少一部份垃圾,對打掃環境的阿姨和叔叔們來說,可以減輕其工作量,對整個校園,是保持環境整潔最簡單確實的方法。

美麗北大你我有責

能夠漫步在美麗乾淨的校園內,能夠在乾淨的教室內上課,除了感謝打掃阿姨、叔叔的辛苦以外,我們所能做的事便是隨手帶走自己製造的垃圾,並且做好垃圾分類,減少他們的工作量。對我們來說,順手將自己的垃圾帶走或者是將其丟在該丟的地方其實並不難。很多時候,我們一個小小的行為都會影響別人很多,北大的校園其實不小,到處都有垃圾桶和回收桶,但清潔人員的人力是有限的,如果我們每個人都督促自己多話一秒或兩秒的時間處理好垃圾,不僅可以減輕很多清潔人員負擔和龐大的工作量,也能夠讓我們的校園更加乾淨舒適。


 

【瘋北大】「左右看」學雜費調漲

文字(採訪)/林雨陽

攝影/林雨陽

「左右看」學雜費調漲
文字/呂謦煒

有一個幽靈,調漲學費的幽靈,在台灣上空遊蕩。

每年,教育部幾乎都會拋出調漲學雜費的議題,不過每每受到輿論反對,最後擱置凍漲,今年的「常態性大學學雜費調整方案」也不例外。它分兩部分:針對私立大學,不分新生舊生,最多統漲5%,而公立大學舊生漲5%,新生則漲10%;第二部分則針對所有大學,又分反映辦學成本變動與反映教育品質兩大部分,前者調幅最高5%,後者則須學校提出計畫,報教育部審核。

何以調漲學雜費?教育部有以下幾點考量:

1.以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來改善反重分配現象。公立大學的學生大多擁有較好的社經背景(100學年度第1學期申請低收入戶學雜費補助的學生佔全校學生比例最少的大專院校前五名分別為陽明大學、台灣大學、交通大學、中央大學、清華大學,比率在0.34%到0.42%間,而這些學校都受教育部五年五百億經費補助;低收入戶子弟比例最多的大專院校則是慈惠醫專(8.66%)),若政府總是補助公立大學,使其能壓低學雜費,對於就讀私立大學的弱勢生來說,確屬不公。

2.提高學雜費能讓學生受教的品質更進一步的提高,且提高學生的讀書誘因。學校錢多好辦事;而且,學費多了,若不用功浪費的也多了,會心痛吧!

3.台灣學費已相對低廉。台灣公立大學民國92-93年平均學費為5.8萬元(新台幣,下同),同時期香港中文大學已達16.8萬,而新加坡大學更收37.2萬元;歐美著名大學收的學費更不會比台灣便宜。

典型的右派思維

其實,支撐教育部主張的背後論點是使用者付費與市場機制。很公平啊!你來讀書,就付錢給學校;你不付錢,就不要讀書。沒有人逼迫你,畢竟大學不是義務教育;而且大學在漲價時也要考慮市場機制,若學費太高,學生就會流失,因此學校會做出最適當的調整。

這正是典型右派主張。右派認為,最小政府干預,放任市場自由運作,可以達到最好的結果。人人追求自利,可以達到社會共同福祉的提升。因此更有人主張教育商品化,將教育當成商品,可以達到最大效度使用,不好嗎?

層層剝削 左派反彈

不過,許多團體持不同的意見:

1.大學是強迫性又難以回本的投資。大學生滿街跑,沒有大學學歷,就等於失去基本競爭力,還不算義務教育嗎?

2.政府口口聲聲調漲學雜費,但自己卻逐年減少對學校的補助。如此一來,所多收的學費只使學校財政收入基本衡平,根本沒辦法提升教學品質。

3.要改善反重分配現象,應從向資本家課徵資本稅著手,並拿來支應教育經費。大學是為資本家培養「便宜又好用」的人才,他們理應投資;如今卻讓大學生自己投資,實在偏向資產階級利益。何況,現在貧富差距擴大的事實,就是資產階級層層剝削造成的結果!要解決重分配問題,應從資本家著手。

4.何況,嚴峻的情勢擺在現在的大學生面前。起薪只有22K,而許多人身上都有學貸壓力,不知何時才能還清?若調漲學費,情何以堪?對窮學生來說更是個重擔,若調漲學費,窮苦人家心中「辛苦讀書,考上好大學」的翻身夢,就將成為泡影。更有人主張,即使要「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也應該是私立大學學費降到與公立大學同樣水平,而非調漲!

左派強烈反對教育商品化,認為政府應該要介入教育,主張教育公共化。他們認為,市場化的自由放任,最終只會擋住無產階級翻身的機會,是資本家用來剝削無產階級的工具,從而讓教育的階級流動功能徹底喪失。

探尋「第三條路」

然而筆者認為,若教育經費全由政府補助,也不見得符合公義。一來,仍有人決定不讀大學,全盤補助對未讀大學的繳稅者而言並不公平;二來,若不分對象齊一施予補助,仍無法讓貧窮學子獲得相對較需的幫助,且「羊毛出在羊身上」!拿國外的例子來說,歐陸多國都免學費或只收便宜的註冊費;然而這些國家稅賦比例偏高,如比利時的國民賦稅負擔率達45%,法國也有43%,台灣目前僅為11%;蘇格蘭仍有免費大學教育,但蘇格蘭的高教經費已有1.55億英鎊的缺口,若持續,就得削減其他預算以支應教育支出。以我國現狀來說,財政已很窘迫,似無法對教育經費有如此慷慨的支出。對資本家課徵資本利得稅或對資本家調高稅率,雖然理論上可行,但是一來,中華民國國會效率一向不彰,而且證所稅才一提出,便遭群起圍剿,最終雖仍通過,但已是閹割版,早不具公義本質;資本利得稅若搬上檯面,會是怎樣光景?二來,對資本家調高稅率或課徵新稅,資本家投資誘因必定降低;這是否會使工作機會或競爭力降低?對台灣的影響為何?這些損失與所獲稅收孰輕孰重?仍需考量。

不過,右派主張的教育商品化,竊以為亦不可行。英國年前也進行了一波學費調漲,學費上限由3000英鎊調到9000英鎊(約由新台幣138900元調到416700元)。英國政府認為調到上限的學校應該不多,因為若是同樣教學品質但學校學費不同,追求自利的學生會選擇較便宜的一家。然而實情是約有45間大學調整學費到9000英鎊的上限,更低的只在少數。因為大學預料到人人都有的想法:一分錢一分貨。收較低的學費,是否代表學校承認教學品質輸人?由此可知,市場機制並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良方,人不完全理性,市場也不一定能達到最適結果。

許多人都盼望藉由教育達到脫貧。然而,學費的調漲、學貸的壓力,似乎讓這份理想越飛越遠。右派沒有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對大學生負擔沉重學貸只能拿22K月薪償還的問題,也置若罔聞。如此一來,即使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是為了解決反重分配問題,但採取的手段本身卻已讓家境不好的學生跌入了更深沉的淵藪。

學生們團結起來

根據「國立臺北大學校務基金收支餘絀決算表」,民國100年度臺北大學餘絀達7830萬元。筆者認為,「合理」的學雜費調漲,並非不可行。但是,若要調漲,錢最後花到哪裡去了?學生應該有知的權利;再者,現行對家境清寒者的補助措施仍嫌不足,教育部在這方面甚至遭監察院糾正過。若要調整學費,絕對要加大對家境清寒者(無論是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或者有其他困難者)的補助或獎助,方符公平正義;至於公私立大學的定位問題,學費齊一化應是目標,畢竟,無論是考試也好、推甄也罷,對家境清寒的學童往往不利,許多學童即使十分上進,仍難逃結構性因素影響,只能進入私立院校就讀;若對他們徵收較高額的學費,但官方補助經費仍獨厚公立大學,顯得不公。但若像右派一樣強調市場至上,那是否應建立一個大學的退場機制?許多學校雖屬私立,辦學仍然優良;部分公立大學品質卻難以卒睹。若能減少對辦學不佳的大學之經費補助,甚至將其淘汰,把錢花在刀口上,如此一來,學費是否仍然非漲不可呢?當然,最重要的問題,也是許多左派憂心忡忡的,政府應該為年輕人創造一個具有前景的就業市場,並且盡力建立較公義的稅制,而非處處為資產階級服務。

英國2011年學費調漲,曾引發一場學潮;今年初加拿大想漲學費75%,引發學生長達百日的抗議。無論你是否同意筆者的觀點,本文的目的是希望喚起大家注意與自己切身相關的學費問題。無論你偏左或靠右,學費是學生的大事,若我們學生自己都不清楚,還有誰會為學生著想呢?

全世界的學生們,團結起來!

【瘋北大】綜合體育館可望在一百零四年底前完工

文字(採訪)/林雨陽

攝影/林雨陽

採訪、文字/林雨陽

圖片來源/總務處營繕組

大家剛來到北大時可能都會有個小疑問,為什麼堂堂國立大學竟然沒有綜合體育館?當初從臺北校區遷來三峽時,三峽校區還缺乏很多硬體設施,比如說正在興建中的圖書館、規劃中的體育館以及二期宿舍和電資大樓;再加上教育部的五年五百億計畫中並未包含臺北大學,以致學校空有理想而無法建設。

綜合體育館的必要性

三峽校區目前並沒有羽球場和游泳池,體育課上游泳或是羽球得要跑到校外、羽球系隊甚至要騎很遠到鶯歌或明德高中等地練球,除了來回時間長以外,交通安全更是個大問題。再來學校缺乏能夠容納全校師生的室內空間,目前最大室內空間為商學院二樓的國際會議廳,僅能容納四百人左右,非常不便於舉辦大型活動,如學期初大一新生參加的新生訓練,其中的迎新說明會將學生分為三組輪流進行,不只讓整場活動的時間延遲,台上的師長們同樣的話講了三遍也會覺得累人。而新生家長說明會當天人數更是大爆滿,許多人千里迢迢趕來卻被擋在門外,現場有不少家長們氣憤地抗議。

八十九年創校至今為何遲遲不肯興建?

臺北大學並不是一開始就擁有這樣的規模,民國九十六年才將社會科學院建成,現在所看到的法律學院大樓、公共事務學院大樓更是三年前才完工並將進修推廣部以外所有師生遷來三峽校區。但即使移至三峽校區,學校並未獲得完整的校地使用權,學校許多空地仍然屬於新北市政府,一直到了九十九年九月新北市政府終於簽屬同意三峽校地給予臺北大學無償使用,學校始獲得完整的土地管理權。延宕已久的圖資大樓於隔年開始動工興建,綜合體育館亦開始進行招標。但在去年十月左右學校重新修正了綜合體育館的建案,將原來的五億八千萬擴增為六億八千萬,其中有四億八千萬為政府的補助,學校出資為兩億元,期望修正後更能符合同學、學校的需求。

何時才能完工?

總務處表示:目前卡在送往新北市政府的公文尚未過關,但預計過關後,明年即可開始動工,倘若順利的話在一百零三年底可以完工。如果想找更詳細的資訊可以到總務處營繕組的網站查詢,若有任何建議也歡迎提供給學權部。

草民聲鳶

各位同學還有發現什麼問題沒被反映出來嗎?學生會提供一個申訴的管道,任何有關同學的權益受損或是你對校內哪件公共事務有問題,
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請在標題註明「草民聲鳶」,我們會轉達給學權部長,他會義不容辭化身正義使者,向學校提出問題,並解決問題。

【瘋北大】北大人邁向全球職場

文字(採訪)/王睿瑜
圖/職涯發展中心

北大人邁向全球職場

為什麼出國?

時代劇變,台灣大學生滿街跑,大學畢業證書宛如國民身分證般普遍,大學生面臨畢業即失業的恐懼時,你,選擇出國深造嗎?

校慶前夕,職涯發展中心舉辦三場關於全球職場的講座,邀請的來賓或者校友都具備豐富的職場經驗,為同學分析目前的就業趨勢與培養自身的就業競爭力。許多年輕人面對國內失業的恐懼,選擇國外留學、打工,多數人認為轉往海外發展會有更大的收穫。

我該具備甚麼能力

來賓認為工作態度決定個人的高度,良好的工作態度且熱愛工作對職場生涯有關鍵性的影響。好的工作態度包括自信、好奇心、勇敢與堅持,加上本身具備的專業素養,語言、電腦等專長都能為個人的求職加分。大學是通才教育的環境,同學能拓展各種專長並不限於自身科系所學的領域,積極準備,提升自己的軟實力。有人會問為什麼在華爾街工作的大多是數學系畢業的人呢?一定要數學能力優秀嗎?事實上數學能力只是其次,數學系出身的人從數理本身的推算證明上訓練良好的邏輯思考力,因此更適合勝任此項工作,另外無論是社交技巧或者是組織能力都能藉由學習、訓練所具備。就業是一條長遠的路,並非一蹴可幾,有來賓認為職場就是訓練自我能力的最佳場所,能夠培養經驗與責任感,持續累積經驗與實力鋪向未來的成就。

主動表現自我

面對全球化的趨勢,每一位年輕人就業的競爭對手來自全世界,同為說中文的大陸學生,相較下台灣的學生不夠積極踴躍發言,自我表現不足容易在競爭上趨於下風,但過於積極卻未準備好則會自曝其短,因此建議同學無論在學習上或職場上可以在適當時機發表自身意見,取中庸之道找尋合適的切入點增加表現。目前台灣青年在國際上的移動率比起他國尚顯不足,提升國際移動的專業能力,在大學四年多方學習,培養專長,再加上台灣多國免簽證的優勢,為就業找尋適當的路。職涯發展中心陸續會舉辦相關的活動,海外志工、海外企業實習等,同學們持續關注吧!

【瘋北大】初生之職涯發展中心,邀你一同來關照

採訪/王睿瑜、魏翊庭、羅郁凱

文字/王睿瑜

初生之職涯發展中心,邀你一同來關照

大一的新生們還記得新生訓練時,曾到「大專校院就業職能平台UCAN」,做了一次職業興趣探索嗎?或許尚未全然了解而已遺忘,不過懂得善用這平台與認識辦理活動的處室,和同學往後就業有關喔!背後推手是今年八月初才新成立的單位──職涯發展中心。

成立宗旨

也許有大一甚至是大二到大四的同學,對這單位感到陌生,其實它的前身大家都耳熟能詳,是學務處的「就業輔導組」。近年來由於景氣低靡,青年失業率高,待業期拉長,畢業生正面臨嚴酷的就業環境;大學生對於畢業後的去向感到茫然,學校為此配合教育部政策,將就業輔導組擴編為職涯發展中心,在人力與資源上有大幅度的提升。職涯發展中心,顧名思義,不僅僅把目標放在大四會遇到的就業問題,也協助同學打造更良好的職業遠程規劃,補足原本就業輔導組專攻高年級就業的不足,冀望能夠藉由此單位使學生在未來職場上有更明確目標與務實的規劃。

了解資源、善用資源
我可以怎麼做?

大一新生或許還沒有明確的就業規畫,但可以及早準備,在現階段的大學生活裡面探索自己的興趣與潛能,訂立自己未來的目標;若是大二到大三的學生對未來的職場目標有初步規劃,更是鼓勵前往職涯發展中心做更深入的職能診斷,了解自己的能力是否符合就業的基本條件,藉此診斷出自己所需加強的能力;至於大四的學生,不論是繼續深造或投入職場,職涯發展中心都會舉辦相關的活動、提供相關的資訊,例如面試技能講座、撰寫履歷、優化職場氣質與就業品牌力等多方面職場資訊,以利應屆畢業生更快適應職場,未來也將成立「職場新鮮人工作坊」,提供就業前完善的資訊。另外,若想自己創業卻不知如何開始,未來也將有「青年創業工作坊」,邀請各界前輩分享創業資訊和經驗,培養創業膽識、企劃及執行能力。

職涯發展中心聘有專業職涯諮商師,無論是大學的哪個階段都能向諮商師預約時間,進行個別或團體的諮商,有問題儘管開口吧!

在未來,還能……

目前職涯發展中心的軟體資源逐漸茁壯,除了基本的個人與團體諮商外,在未來會更進一步設立系所職涯導師,以近距離了解學生需求、更貼近學生對於所屬科系的職涯規劃。此外,臺北大學有許多校友對大學生的職涯規劃相當看重,願意回饋母校,擔任職涯發展諮詢顧問的角色,提供學生更完善的職場經驗分析與分享。

職涯發展中心也會持續規畫企業、政府和非營利組織的實習機會,與系上實習不同的是,未來的實習對象並不限科系,都能夠參與,也會針對各系所,開發不同的實習領域。在未來,職涯發展中心為學生所做的規劃將不只把目標著重在國內,更隨著職場的全球化,邁向跨國實習,提高青年就業全球流動率,各位同學可以持續關注職涯發展中心的相關訊息,以免錯過活動與機會。

另外,中心會持續關注畢業生的流向與發展,透過學生流向與雇主滿意度調查來進行後續追蹤,若學生投入就業職場工作的品質與雇主需求期待有落差,則反向回饋到學校內部的教育方式、內容,以期能夠為畢業生達到與職場無縫接軌的目標,持續提升學生品質。

不多說,來喝杯茶就知道

踏進行政大樓四樓,職涯發展中心外有整齊明亮的交誼空間,同學可以依照需求自由使用。走進職涯發展中心,寬敞明亮的開放職涯圖書閱讀空間,搭配輕鬆的音樂,是個舒適的環境,除了有個人諮商的專屬區域,也有團體諮商的大型會議室,有需求的學生都能夠善加運用。提醒想諮商的同學,可以藉由電話、網路還有現場預約的方式與相關人員約定時間。職涯發展中心很歡迎同學多多拜訪!

連絡資訊:

辦公時間 : 禮拜一到禮拜五 8:30-17:30
辦公地點 : 行政大樓4F
處室電話 : (02)8674-1111 轉 66206~66210
傳真: 8671-8033
E-mail :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 台北大學職涯發展中心
Website : http://www.ntpu.edu.tw/admin/a8/org/a8-4/news.php(上網搜尋:「臺北大學首頁-學務處-職涯發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