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 長恨此身非我有

文/高敬棠
圖/維基百科、知音娛樂

香港是世界三大電影基地之一(另二是好萊塢及印度寶來塢),香港的千姿百態,提供各類電影的創作,也培育出許多著名的電影導演,其中一批電影導演在1970至1980年代,受到1950至1960年代法國新浪潮(La Nouvelle Vague)的影響,而發展出所謂「香港新浪潮」(Hong Kong New Wave),許鞍華是其中最為知名的,而她的電影最廣為人知的是劉德華與葉德嫻主演的《桃姐》。

許鞍華導演
許鞍華導演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2006)早於《桃姐》(2012)許久,是許鞍華中期的作品,既遺留新浪潮慣用的突兀手法,也融合了一些東方的、在地的元素。故事講述著「姨媽」在上海灘的經歷——她不婚,但遇上愛情會昏頭;她路見不平,但有些愛慕虛榮;她是整棟公寓唯一擁有大學學歷者,但卻沒學會知識份子的孤寂自持;她強調自己英文流利,但卻又非得強調英式英文才是正統(並且鄙視讓學童學習美式英文的家長);她看似「現代」的生活其實有著拋夫棄子的自私過去⋯⋯她集合了所有矛盾。

至於何謂「後現代生活」?以《姨》片而言,描述著對於某代歷經社會變遷的人而言,舊的東西還卡在喉嚨、新的東西卻已經塞在嘴巴,外在是那麼不友善,使他們不禁想起曾經視為封建保守傳統之一切的美好。而每代人其實都可能是如此歷經「後現代生活」的人。在高鐵上想起臺鐵的排骨便當、在昏暗的捷運隧道想起公車的明亮景致,一如該片所描述的種種:貓死導致心臟病發、吃著螃蟹牙齒斷了⋯⋯這「現代」生活中的一切,太過無力的我們只好馱著舊社會教我們的那套去面對。
電影海報(出處:wikipedia)

《姨》片中,除了周潤發的友情客串,最重要的當屬飾演「姨媽」一角的斯琴高娃,對於臺灣觀眾而言,最熟悉的當屬她早期的作品《大宅門》(2001),或是與陳道明合作的《康熙帝國》(2001)。她的演技自然灑脫,如同奔馳在蒙古大草原的公主(她是蒙古人),沒有大呼小叫、沒有生硬走位,她把姨媽的苦楚孤寂演得淋漓盡致。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影片將盡之時,有二幕讓人印象特別深刻,一則是姨媽把東西送給鄰居時,說著「在上海待不下去嚕」,另一則是在往東北的車上頻頻望向窗外——燈紅酒綠的上海,多少人抱著夢來又失望地走。姨媽最愛一句蘇東坡的詞:長恨此身非我有。她沒說出的是下半句:何時忘卻營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