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消息】公車需求說明會-三峽直達新店不是夢

文字(採訪)/黃湘凌
圖/臺北客運呂燦亮副理提供

因應公車搭乘路線與需求問題,十二月二十日黃志雄立委邀請交通局吳股長與台北客運呂副理舉行說明會,提供民眾一個意見交流平台。

近幾年來,北大特區的發展可謂蒸蒸日上,臺北大學學區加持、台北高房價推擠效應、未來交通三環三線等因素,越來越多外地人口進駐此地。民國95年北大特區僅有1294戶,總人口3026人,到民國101年11月已增加至7542戶,總人口更多達17336人。六年來增加將近一萬五千人口,北大特區顯得更加生氣勃勃,然而大眾交通工具的供給已不足民眾的需求。為此,今年增加了兩種不同行駛路線的公車,分別是101年3月通車的「三峽-板橋」932公車及101年6月底營運的「三峽-台北市政府」939公車,從三峽直達板橋與台北東區著實節省更多通勤時間,藉此紓緩北大特區對外交通的不便。在這場說明會中,呂副理更提出未來將有一條「三峽-新店」路線的公車即將營運,行經北二高後下安坑交流道,途中經過耕莘醫院,可抵達捷運七張站與捷運大坪林站。目前台北客運已備好車輛,因路線會行經國道,只待新北市交通局審議,再向交通部核備,核准後即可上路為民服務。如此一來,不久的以後三峽居民欲往新店上班、上學的距離將更加縮短。除了三峽能直達新店的好消息,呂副理也說了臺北客運已申請三峽到林口長庚醫院的營運路線,要等待交通部公路總局勘察國道行駛是否會有競爭情形發生等業務,才會有進一步消息。

早晨七點到八點半,台北客運在恩主公醫院一站會派人導覽民眾搭車,並查看通車狀況,也體認到對於民眾所述公車班次不足的情形,呂副理反應未來會有增加十輛公車的計劃,審慎評估後增加於需要的公車上,期許能解決民眾久久等待公車之苦。除了民眾關心的公車通車問題,說明會中另有居民拋出北大特區交通安全之議題,「在路口馬路上,行人紅燈違規穿越馬路的情形屢見不鮮,甚至看過一位媽媽牽著小孩不顧燈號直接穿越,簡直難以想像」,他沉痛的說道,「除此之外,也有汽車在人少時段不顧號誌違規行車,怎能罔顧安全恣意開車?」

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普行,不僅能幫助三峽居民通勤時間,更能改善空氣汙染、維護環境免於破壞。在北大特區人口急遽增加之時,更是樂見規劃更多公車路線活絡三峽與其他城市的往來。更重要的是,交通安全是一大要點,期許民眾皆能奉公守法,齊心締造安全幸福的家園。

【店鋪專欄】不私藏的天然與健康–高迪New City Bakeshop

文字(採訪)/潘乃欣

圖/http://ncbakeshop.blogspot.tw/

冷風肆虐、寒氣逼人的氣候裡,推開門走進這鮮明色系交織的店鋪,欣賞著美式復古壁畫及收藏,奔波於返程的旅人無不渴望能稍稍停留,享用甫出爐的現烤披薩及異國點心,替顫抖的身軀添些能量。

英倫司康餅、法式草莓塔、美國家常甜點Carrot cake,再加上光聽名字就令人垂涎的布朗尼、波士頓派、提拉米蘇,形形色色的糕點精緻並列於櫃台前的暖黃燈光下,宛若迷你版的萬國地圖,任君遨遊;各式手工披薩羅列於眼前,經典的瑪格莉特、夏威夷火腿,無不是受歡迎的寵兒。兩位女主人在廚房忙碌,女孩自適地在店內外穿梭玩耍,無須特別營造家的感覺,親情的溫馨感已在輕鬆的氛圍中自然流洩。

被父母笑稱是「不務正業」的兩姊妹Jess和Jill,原先頂著高學歷與電子業的高薪光環,因緣際會下,毅然決然選擇放棄優渥的生活,拾起食譜與理想,從懵懂到專精,在窯烤烘焙的領域持續留下腳印。於大學期間自南部北上求學,開始接觸都市的飲食環境,高迪New City Bakeshop的名氣起初聞香於南京東路及師大一帶的巷弄間,後因女兒居住環境的考量,遷址到這裡,就近服務著三峽的住戶及家庭。

Jill認為,每份餐點的產出都像一個化學實驗,食材是否貨真價實、調配是否均衡,全看廚師的掌下工夫。兩姊妹雖從他行跳槽、加入餐飲領域,卻秉著優異的外語能力,博覽群書,遊遍各地體驗異國風味,歸程後一而再、再而三地鑽研出菜單上的每道經典。有別於其他餐飲業師徒制的傳承學習,在這樣的背景下,料理總能多出許多新穎及創意,烘烤過程也都選購天然素材,從零開始,在這加工物與半成品大量產出的科技世代,讓「吃」這件事保有一絲純粹和原汁風味。

歷經數次健康警訊,兩姊妹對市面上包裝過度的食品感到畏懼,體認到化學物質對身體造成的負擔,也替日趨眾多的外食族倍增擔憂。為此,從最原始的麵團、餅皮,Jess堅持手工,毫不馬虎。營業時間開始前,總見鐵捲門半關著,各式聲響由內而外隱約傳出,流理台上的準備工作早已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將所有顧客都視為家人,是她們一貫的原則,期盼品嚐入口的美味皆是舒服與安心的享受,畢竟,即便物價高漲,把關健康的工作仍要凌駕於上。

除了藉由料理供應幸福感覺,兩姊妹也於部落格分享烘焙經驗,希望與更多同好交流互勉。若想毫無顧慮地來上一頓親手打造的晚餐,那麼,來高迪坐坐吧!

店家資訊:
高迪New City Bakeshop
(02)2671-9866
新北市三峽區國學街16號

【專題報導】親愛的大地,我能感受妳的溫度嗎

文字(採訪)/魏翊庭、李欣輿、郭姿伶、陳琬瑩、林思伶

攝影/魏翊庭

家,需要建築在包容、諒解、歸屬感、愛,還有土地之上。從古至今,土地之於我們好比母親之於孩子一般,沒有土地就沒有家,沒有家我們就無法安心的生活,所以居住權一直以來都是國家應該給予人民的基本照顧。然而,對於一些人來說,家與土地之於自己得關係卻不是那麼的單純。對於親愛的大地,2012年的尾聲他們正努力的感受來自歸屬的溫度。

住在別人土地上的人

在土城媽祖田,供奉媽祖的慈祐宮自古以來便是當地人的信仰中心,從清朝歷經日據時代,至民國建立後的現在,都未曾改變。世代居住在此的居民,因為地區的貧窮以及為了躲避不堪負荷的稅收,清代時紛紛將土地登記在慈祐宮名下以避重稅,然而民初時居民因未參與土地所有權登記,現今即使拿出史料、戶籍證明,也抵不過廟方當初參與土地登記後持有的所有權狀;土地,因此畫上問號。

數年前,慈祐宮為了開發土地賺取暴利開始干擾地上建物,居民試圖自救,但這是一場寺廟財團與經濟弱勢的農民間的不公平戰爭,儼然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抵抗。短時間內,慈祐宮雙管齊下,對居民和法院寄出存證信函,兩個禮拜內須決定是否簽立正式房屋租約或搬離,否則就依法提起告訴;事實上,多數居民根本負擔不起龐大的訴訟費用與敗訴後的拆遷費用。而廟方依住戶地理位置區分每坪租金價碼,乘與公告地價的百分之十,若能向戶政事務所取得各時期居住證明者,另有不同額度的租金減免,與現行新北市鄰近地區地價相較,雖然便宜許多,但一連串動作進行下,居民被迫走向沒有選擇餘地的不歸路。「他們要的就是宣示主權,我們沒有抗衡的本錢」,多數居民在時間緊迫與現實壓力下,只能妥協,祖田里里長黃豐明先生如此感慨。

誰能想到盡然有人惡劣到以神明的名義欺負窮苦人家,年近八旬的老婦人哭泣道。

如今,在媽祖田的住戶,大多已與廟方完成簽約,不認同此作法的居民,房子已被拆除並遷離。表面上似乎已塵埃落定,實際上是因居民對於這樣的不公幾乎無力抗衡;慶幸的是,居民生活不致陷入絕望困境,但他們也只能消極地希望恢復平靜生活。

啟人疑竇的是,在簽訂的新租約中明訂,租期屆滿前,倘若廟方為開發或政府徵收該筆土地,居民應於通知期限三個月內無條件返還土地並搬離。問到是否會擔心未來某天突然被告知須即刻拆除,里長略帶心酸地笑了笑;「走一步,算一步」,是目前所有居民的心聲,與其等待沒有結果的答案,不如面對現實,對於辛苦生活的人來說過日子總是比較重要。

每張五年期的租約,承載的是每個家庭搖搖欲墜的居住保障,以及不得不接受的無奈與妥協。那麼,承載虔誠信眾的媽祖廟呢?神與人爭地,媽祖婆豈有可能認同?

住在寒冷陸橋下的人

 ──抗爭與傳統

車流量多的三鶯橋下住著近百戶人家,他們沿襲阿美族傳統,挑選大漢溪旁的河埔地作為安居樂業的家園,但自2008年政府確認為行水區而幾次強制拆遷之後,他們的家園不再安寧。

住在部落已二十多年的靜英阿姨說,三鶯部落是她的故鄉,談及現況阿姨很有感觸,她說:「對我們而言土地是大家的,只要適宜人居、不妨礙到他人就可以居住,但是現在的人不這麼想,把土地當作商品在買賣」。不動產商品化在台灣屢見不鮮,節節高升的房價,讓真正想要買房的人只能望之興嘆,而部落多是聚集無法負擔高房價才到此地安居的族人。至於政府易地重建方案,阿姨表示「雖然大水從未淹至部落,但最近氣候異常,大家也擔心居地的安全性,族人接受易地重建來保留部落。不過這件事明明11月底就聽說該跑完程序,政府現在(12月)卻遲遲沒有動作」,易地重建其實是住民須向預定地地主購買或承租才能取得土地,而地點也非河埔地,不僅是違反族人自古以來的生活方式,對其經濟也造成一定的負擔,但阿姨說只要可以保障他們的居住安全,不用擔心被拆遷,這些他們都可以勉強接受。

另外對於上月中旬的拆除事件,阿姨認為是兩方認知的誤差,之前政府來測量,表示只要三鶯部落維持在42戶,不再新蓋或拓建房屋,就可以保留部落直到找到替代居住地,「我們都有遵守,卻有人跟政府說我們在蓋新房子,但我們只是翻修漏水的屋頂跟朽掉的柱子,空照圖也顯示屋數並沒增加,但政府沒多久就貼公文說要來拆除,直到陳情抗議後,才撤拆除公文」,最後是新翻修的屋子向內縮減數十公分後這場紛爭才得以落幕。

現在雙方已協商出「易地重建」的方案,卻未趕緊推動反而嚴慎檢視三鶯部落有無新建或拓寬房屋,彷彿要將刁民的形象強加其上,政策施行的緩慢及一系列行政作為的不適當已經一次次傷害族人的居住自由,讓他們得在寒冷的冬天憂心房子會不會被拆毀,對於未來充滿不確定及不安。迎著冬天的刺骨寒風,走在偶爾被三鶯橋兩側新增設裝飾燈光暈染變色的漆黑小路,回頭望去,質樸的部落被刻鏤上俗艷的色彩,如新結痂的傷疤。

 ──安穩生活的渴求

在橋墩另一頭的南靖部落,接受峽客拜訪的主席娓娓道來相同的困境。主席一家是民國50年代從花蓮、台東原鄉部落迢迢搬至板橋、土城一帶,為了節省生活開銷,5年前在朋友的介紹下,遷移到了南靖部落,其實部落本來沒有名字,剛好隸屬鶯歌區南靖里,才因而得名。

定居在這塊土地上,喚醒他們對故鄉的熟悉感,卻也有苦惱許久的問題,民生用水為最先。雖然鶯歌區公所提供大水桶,並每月補水供部落居民使用,但因非自來水,居民不敢貿然飲用,煮飯燒菜便用瓶裝礦泉水代替,大水桶只拿來洗滌,而在夏天時經常不敷使用。關於居住,由於自建房屋是用中古木材建成,屋頂材料也是中古鐵皮或帆布,幾年過去,漏水問題越趨嚴重,讓居民擔心有天屋頂會被吹掀。

另外,主席也提到,因為沒有戶籍,部落裡的孩子要上學得寄戶口,或是父母咬牙在外頭租房子才能就讀,「孩子喜歡讀書嗎?」峽客問,「小孩子喜歡啊,可是爸爸媽媽繳學費很辛苦」,話語間道出滿滿的無奈。

一年前開始有台中的愛心協會注意到南靖部落,不定時補給物資,幫助居民度日子,但對他們來說,能夠平靜地過才是首要,「當然不要有事,能安靜安全地過,沒有人會想有事的」。最近,政府要求部落得有自治組織以作為溝通協調的管道,於是南靖部落成立了協會,卻又被駁回協會得在成立滿一年才算有效,面對存在已久的種種不便,又尋無門路解決,在這樣的情況下,要待何時居民才能擁有渴望的平靜生活?

用愛溫暖,用心關懷──扎實的零距離踩踏

走訪土地困擾的三處後,峽客了解到社會的某些角落,有群即便歲末圍爐仍嚐不出滋味的家庭,這些家庭中有孩子因為經濟困難而不受重視,在同儕間因為本能保護自己而被排擠,甚至是被師長誤解或放棄,在他們的心裡,可能天天都是寒冬。所幸冬日裡,暖陽仍會照著,峽客造訪鶯歌充滿愛與關懷的希望城堡──台灣兒童少年希望協會。

走進協會的第一眼,便是往上高築的樓梯,一邊擺置著整齊而乾淨的鞋櫃,供社工、孩童以及來訪客人換鞋,兩邊牆上則掛著一幅幅溫馨的照片,孩子們的滿足笑容,讓人望著不自覺心都暖和起來!一進門,協會的督導便熱情地邀我們坐下聊天,陪同的是準備和峽客分享故事的社工姐姐。

在講故事前,先來認識一下台灣兒少協會吧!他們的前身是「鶯歌鎮青少年教育關懷協會」,目前主要服務三峽、鶯歌地區,往後如果經費、能力許可,希望能擴及整個台灣。目前服務的項目眾多,包含弱勢家庭兒少課後照顧與生活輔導、關懷訪視、心理諮商與治療等等。位於三鶯兩地不同計畫所負責的社工不同,鶯歌中心主要是安排像休閒輔導、學科能力補強以及舉辦各項活動的工作,三峽的隆恩工作站除學科能力補強,也很重視原住民族傳統文化傳承學習。前述的三鶯部落孩童,由於學區限制現在有部分也是鶯歌中心服務的對象。

峽客問及:「在關懷孩童時,有沒有碰到什麼困難?」社工笑說:「困難是一定有的呀!例如:協會主要像安親班的功能,可以給孩子們陪伴,但教育授課專業的部份,協會可運用的資源少,要透過尋找及轉介資源,才能有較全面的照護。另外,從社工專業角度看,協會人數是足夠的,可業務範圍廣,社工其實都很忙碌,但外界仍會有所誤解、社工們的工作心態和生活時間也都需要調適。但我們一定有辦法克服這些困難的!像學習,現在會用點數制激勵孩子們多多看書!」

在社工關懷的過程中,也觀察到孩子們特別的地方,「這些孩子們的成長環境多半是比較特別的,像是單親或是隔代教養,不知情的人會覺得他們天生難教,其實抗拒與攻擊是他們保護自己的本能方式。我們也發現,這些孩子有提早社會化的傾向,比較懂得察言觀色,但在我們看來,那只是在找對自己較有利的途徑,其實不是真的懂事……。」

孩子不能決定原生家庭,家庭也不是自願為難孩子,這樣的環境下,他們普遍沒有自信,也許這是無可避免的必然;但大家的了解、關心、包容與體諒,卻能提供這些孩子正常的成長環境,除了這群默默耕耘幼小心田的社工和志工外,其實每個人都有義務參予以及關心這個社會的各種問題,別讓遠離彼此的社會結構使我們冷淡,在台灣,你我都是能讓一切好轉的重要力量!

【地方消息】三鶯橋下部落說明會。現狀的轉機?

文/沈華禛、傅鈺婷
圖/魏翊庭

十二月十一日晚間,隸屬於新北市立水利局的高灘處派遣人員針對三鶯大橋下的原民部落召開一場「河川區域內部落建物禁止新建及修繕原則」地方說明會。

三鶯大橋下的三個部落──三鶯、南靖和福爾摩沙──雖自民國七十三年以來便住在橋下,但實處大漢溪行水區內,違反水利法第七十八條:「河川區域內,禁止建造工廠或房屋」,新北市政府多次強制拆除,族人仍回來重建、不肯搬離。對此,政府曾在民國九十七年建設隆恩埔國宅供行水區內部落居住,但未考量族人真正需求,入住率在一開始僅有兩成。一名三鶯部落族人表示:「不喜歡一整棟的大樓,出門踏不到土地,在家就好像被關了起來。」隆恩埔計劃失效,到現在仍有許多族人居住在三鶯大橋下,偶爾和政府產生衝突,而隆恩埔則是開放給其他地區的原住民中低收入戶申請。

開會現場來了部落各代表參加並且關心現況。高灘處人員表示不會拆遷原有的原民部落,但是對於原有建築,水利局仍有相關規定希望居民能夠遵守,第一、不得新增建築物。第二、既有建物修繕,以不超過原使用面積、材質為原則。例如原本用鐵皮蓋屋頂,就不可以改為水泥。水利局副局長表示:「不要蓋房子,可以維修。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樣的維修是允許的,請你先打電話問我們,避免再違法。」開會期間居民也提及希望設置自來水設施與修繕道路,但因地處行水區,原本就沒有任何預算撥在這裡,官員僅以可再研究作回覆。

會後原民局人員表示:經過與朱市長多次討論研擬後,將會在臺北大學附近隆恩街巷內一處約三公頃之國有地再進行建設,不同於隆恩埔國宅的大樓,而選擇讓族人自行建設獨立的房屋。雖然每戶須自費約一百二十萬,但原民局表示會再與政府協商補助事宜,希望每棟房屋降至六十萬左右,使得原民部落可以以優惠的房價得到真正的家。政府預定在明年先建設公設,如自來水以及水電等線路工程,到後年才進行初步建築施工。

雖然水利局允許族人居住,不必拆遷,但也限制部落的維修,使得族人僅能維持現狀而無法提升生活品質。現在不少三鶯部落居民的房屋已十分破舊殘頹,希望原民局能儘快完成土地建設,並讓他們搬遷進去,達到真正的安置部落;在易地重建這份計畫中,能還給長久以來被迫一遷再遷的原住民朋友居住正義。

【 旅遊專欄 】 良心與堅持。茶山坊肥皂文化體驗館

文字(採訪)/浪浪

攝影/浪浪

位於三峽的「茶山坊肥皂文化體驗館」前身為「美盛堂化工」的製皂工廠,後來經由內部裝潢改建而成,起初創場於1957年,曾經是台灣唯一使用純天然原物料製作不傷肌膚的「浮水」肥皂的工廠。但與三峽的藍染產業一樣,遭受到機械化與化學工業技術的進步,逐漸被產量大成本低的化學產品給取代,歷經將近一甲子的時間,秉持著良心與天然,然後結合了後代的行銷創意,尋找到一個全新的地位。

2007年,「美盛堂」製皂公司傳至第三代,面臨傳統產業的沒落與轉型危機,新的繼承人翻新皂廠的老招牌,以「茶山房」的名字從三峽老街再度出發,讓人耳目一新,廣受許多健康族群的喜愛;2010年,為了響應政府的「觀光工廠輔導計畫」,公開了廠內神祕的傳統熱煮製皂法以及茶山房的嚴選物料,將兩百坪左右的廠房開闢成上下雙層,約450坪大小的觀光體驗工廠,一次帶給訪客包含趣味導覽、肥皂業歷史介紹、地方文化物品展示、生產線參觀,與寓教於樂的手製肥皂DIY體驗課程等。讓冰冷的工廠轉身成為一個生活化而且充滿歷史蘊涵的嶄新空間。

延續五十年的堅持,茶山房的老師傅說:「做肥皂是一件良心事業」,僅記著善良的傳統,就算經歷許多事業的不順遂,茶山坊從來沒有放棄。而這一個不逐利而行的態度不但讓人敬佩也讓茶山坊有了更多的客群給予支持,讓充斥著未知化學原料與風險的當代社會有一個乾淨安心的選擇。

冬天的三峽假日若有難得好天氣,不妨去茶山坊肥皂文化體驗館走一遭,一種符合三峽態度與堅持的良心企業值得你的了解與支持。


完整圖文版於『浪。山林』:http://hero780403.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