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中南柯 】 浮沉

文/官山柳
圖片來源/霹靂會月刊第205期

聊了九回角色後,某柳想談談看戲的心情。

友人問我怎麼最近討論得少了、追進度追得慢了,一時難以回答。大致來說,在「偶像取向」的現在,不公開談看法是為了避免爭執,畢竟我對論壇上的多數意見抱持著不同的態度,且最近布袋戲的改變我得花些時間適應。

十年來,台灣娛樂環境經歷了不小的變化。受日韓動漫與國外電影技術的影響,新生代多喜歡酷炫新穎的東西,故事內容不需要媲美文學作品,畫面漂亮、有噱頭、有震撼力,似乎就足夠讓人滿意,久而久之,以經典文學為演出主要的布袋戲光芒不再。即使是雲州大儒俠史豔文,也開始比不過〈七龍珠〉的孫悟空──相較之下,布袋戲戲偶沒有動漫漂亮、電視特效沒有電影好、故事不夠現代……在在令布袋戲文化產業面臨衝擊。

而霹靂布袋戲崛起的原因,依某柳淺見,除了劇情不再侷限傳統文學,加入了諸如奇幻、武俠、西方吸血鬼等新元素,戲偶的精緻化、配樂中西合璧並流行現代化,以及特效的進步,皆為重要。尤其近年,故事的文學色彩更加淡化,電視布袋戲已逐漸變成有如實體動漫的節目。

如此趨勢中,資深戲迷看戲的心態很需要調整轉變,不能再將布袋戲當成一部章回小說看待。抱著娛樂的態度看戲後,我的確不再計較劇情上的不合理、前後不一,僅偶爾為角色的草草收場抱憾。

霹靂布袋戲的新改變雖迎來了革新重生,相對的也產生許多以前沒有的狀況。戲迷們來來去去,喜歡故事、喜歡角色、喜歡戲偶,各類型的人聚在一起,忘了彼此尊重時自然發生摩擦。因為喜愛而投入是件好事,這些反應也合乎常情,但幾度被言語質疑、只因想法不同,的確令人疲憊。不過,有更多時後,討論板上的有趣發言讓我在看戲時聯想到布袋戲以外的事物,有了不一樣的心情。縱然我曾對「失憶」的劇情安排十分不滿離開了一陣子,還是忘不了占據我部分人生的世界。

這是布袋戲在新世紀的新風貌。我們不再按時等在電視機前、單方面接受霹靂帶給我們的一切。而是會問:「這是怎麼了?」、猜測著之後可能如何,像父母崇拜史豔文一般,喜愛著其他角色。而看進角色的靈魂,則是某柳的小小樂趣。

 

【非強制閱讀】你是位讀者,正在閱讀…


文(採訪)/吳翰昇
圖/ W. H. SHENG

書名:《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Se una notte d’inverno un viaggiatore)

作者: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

校譯:吳潛誠

出版社:時報出版 06.2011

你是位讀者,正在閱讀新一期的《三峽客》,你很喜歡這期的內容,但就是忍不住先翻到「非強制閱讀」專欄,看看這次又推薦哪本有趣的書?當你翻到這頁時,看見了〈你是位讀者,正在閱讀…〉。這期介紹的是卡爾維諾寫的小說:《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這篇短文,作者回憶了大三選修中文系「20世紀中國文學史」時,陳大為老師曾用大陸作家馬原一篇名為〈虛構〉的短篇,介紹後設小說;文中,作者還流露出一點驕傲,引用了之前上課所寫的〈「虛構」之後〉講述後設寫作與後現代主義之間的關係。「…後設小說,因為其所呈現的多元視角(小說中的人物/小說作者/在前兩者之上的讀者),於是在大陸被翻譯成『元小說』…」;在該段的最後,作者彷若回顧似的寫到,在讀完《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後,雖然更能理解為何課堂上老師會說「後設小說玩完了」,但還是很頑強的加註了一些反對意見。

才發覺,這些字眼對於鮮少閱讀小說的你來說,確實有點艱深難懂。你不過是個剛好出來覓食的顧客,於某家餐廳看到新出刊的公閱版《三峽客》,想在等餐之餘利用它打發時間罷了,為何還要被後設或後現代等詞彙折磨呢?更何況,在大陸所稱的「元小說」,與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所謂的「原小說」有何異同又干你什麼事?

在小小的抱怨後,你繼續讀下去。彷彿心電感應,作者早已料到那些第一次接觸後設小說的讀者,將會產生種種疑問似的,於是在純理論的介紹後,在下段文中,以電影《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舉例,說這種「現實生活與小說世界兩種文本的互涉,便是後設手法最明顯也最吸引人的特徵」。你回想起,這部就是前幾天在HBO看到的電影,而你確實很被它的拍攝手法所吸引,於是你漸漸懂得後設小說到底在搞什麼花樣,也明白原來影像的舉例要比純理論說明更容易產生理解與共鳴。

很好。你的閱讀終於漸入佳境,想要看看這篇文章究竟對這本小說有何評價。不過此時,文章脈絡好似風箏斷了線那般,徒留讀者你一人領著殘餘的線段,在原地看著風箏越飄越遠。你不甘心閱讀就這樣硬生生地被打斷,尤其在興致剛被激起之時。但很不巧的,你的餐點已經好了,現在必須拿著它回家,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公閱版,你默默的帶著這本《三峽客》走出餐廳。

到家後,你邊吃著熱騰騰的湯麵,邊翻閱偷帶回來的《三峽客》。你翻找前後兩頁「掌中南柯」與「漫步山林」的專欄,希冀編輯只是不小心將這篇文章的後段,排版到其他頁上;但你什麼也沒發現。這時你瞄了左下角(或右下角)的執行編輯一眼,心裡滴咕著為什麼偏偏這時排版錯誤要如此的徹底?

不需要說,你現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你再度頂著高溫,忍受慘烈的紫外線,走到了書店。你越過了門口的排行榜專櫃,看到你最愛的詩人鯨向海的詩集《犄角》出了一段時日卻遲遲沒時間購入,但你知道今天仍然無法將它買進,因為你在意的只有一件事情。好不容易找到了義大利文學專櫃,幸運的是,在那專櫃前正好有位你很中意的女讀者,不過,你現在沒時間將目光擺在她那誘人的白皙長腿上(夏天真好,你想著);你客氣地跟她說聲借過,在眾多卡爾維諾的作品中,準確地挑出你要的那本。

再度回到家中,你坐在長久以來習慣的閱讀位置,邊想著那清秀的女讀者(也許不久後你們還會相遇),邊翻開小說。現在,你是位讀者,正在閱讀《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在地消息】三峽歷史文物館 文物館?蚊子館?管一管吧!

文字/許天昀
採訪/徐逸丞

在三峽的中山路上,可以看到一棟非常氣派並且看起來相當具有歷史的建築,它便是「三峽歷史博物館」。這棟三峽文物館展出了非常多三峽地區的文物資料,平時也會舉辦展覽供民眾觀賞,可以說是匯集了各種在地文化藝術。然而文物館從去年九月開始便暫停對外開放,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年多,難道這個坐擁如此豐富文物資料的地方將會變成「蚊子館」?

那麼為什麼文物館會暫停開放呢? 之所以不得不讓它關起大門的原因,其實就在於這棟建築的安全疑慮。去年文物館無法提出他們的使用執照與建築物的所有權狀,所以無法通過消防與公共安全檢查,而按照現行法規,在消防局確認其安全疑慮可以消除之前必須停止對外開放,以期能提供民眾一個可以安心的藝文空間。現在文物館方面也有尋求文化局的幫助,希望能夠得到相關資料或是古蹟認定,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尚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三峽文物館本身就是一棟超過八十年的建築,從它的外表便可看得出來這是一棟日式建築,因為它是建於日治時期。一九二九年這棟文物館完工,不過一開始並不是作為展覽使用,而是三峽庄「庄役場」, 也就是所謂的公所。光復之後又成為鎮公所, 四十年後鎮公所搬遷到其他地方,這裡進行整修後才於民國八十八年成為三峽鎮歷史博物館。而後因為升格新北市,最後更名為現在的三峽歷史博物館。

文物館經歷過這麼久的歲月,除了其豐富的歷史意義具有推廣三峽文化與教育的作用,也是居民們可以擁有的休閒空間,不應該成為蚊子館。然而一個安全的保證也是必須的,僅期待文物館可以盡快提出資料,通過安全檢查,讓這個地方重回以前的風采。

【在地消息】殯葬特區蓋不蓋?關切政府的下一步

文字/許天昀
採訪/徐逸丞、石展丞
攝影/石展丞

「新北市三峽生命園區」--這個議題因為種種爭議,從去年以來一直無法有個明確的決定。四月二十五日,台北大學朱彥華教授帶領數百位北大特區抗議民眾來到國民黨中央黨部進行下跪陳情,除了遞送陳情書與萬人連署書,更「飛鴿傳書」將寫著「總統,救救我們」的信放到空中,表現其強烈的反對態度。不過雖然經過長期的抗議,殯葬園區到底會不會蓋仍然是個問題。 繼續閱讀 【在地消息】殯葬特區蓋不蓋?關切政府的下一步

【地方消息】三峽夏日盛事-綠竹筍梨仔筍文化季

三峽綠竹筍
三峽綠竹筍

文字/林郁瑄、陸姿羽
採訪/林郁瑄
圖片來源/ http://goo.gl/vXh97

三峽盛產的農產品除了著名的碧螺春、蜜香紅茶,同樣富有盛名的即為綠竹筍。三峽為北部著名綠竹筍產地之一,農會更在每年六月中旬舉辦綠竹筍文化季,以進行推廣綠竹筍的活動。

繼續閱讀 【地方消息】三峽夏日盛事-綠竹筍梨仔筍文化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