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消息】三鶯橋下部落說明會。現狀的轉機?

文/沈華禛、傅鈺婷
圖/魏翊庭

十二月十一日晚間,隸屬於新北市立水利局的高灘處派遣人員針對三鶯大橋下的原民部落召開一場「河川區域內部落建物禁止新建及修繕原則」地方說明會。

三鶯大橋下的三個部落──三鶯、南靖和福爾摩沙──雖自民國七十三年以來便住在橋下,但實處大漢溪行水區內,違反水利法第七十八條:「河川區域內,禁止建造工廠或房屋」,新北市政府多次強制拆除,族人仍回來重建、不肯搬離。對此,政府曾在民國九十七年建設隆恩埔國宅供行水區內部落居住,但未考量族人真正需求,入住率在一開始僅有兩成。一名三鶯部落族人表示:「不喜歡一整棟的大樓,出門踏不到土地,在家就好像被關了起來。」隆恩埔計劃失效,到現在仍有許多族人居住在三鶯大橋下,偶爾和政府產生衝突,而隆恩埔則是開放給其他地區的原住民中低收入戶申請。

開會現場來了部落各代表參加並且關心現況。高灘處人員表示不會拆遷原有的原民部落,但是對於原有建築,水利局仍有相關規定希望居民能夠遵守,第一、不得新增建築物。第二、既有建物修繕,以不超過原使用面積、材質為原則。例如原本用鐵皮蓋屋頂,就不可以改為水泥。水利局副局長表示:「不要蓋房子,可以維修。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樣的維修是允許的,請你先打電話問我們,避免再違法。」開會期間居民也提及希望設置自來水設施與修繕道路,但因地處行水區,原本就沒有任何預算撥在這裡,官員僅以可再研究作回覆。

會後原民局人員表示:經過與朱市長多次討論研擬後,將會在臺北大學附近隆恩街巷內一處約三公頃之國有地再進行建設,不同於隆恩埔國宅的大樓,而選擇讓族人自行建設獨立的房屋。雖然每戶須自費約一百二十萬,但原民局表示會再與政府協商補助事宜,希望每棟房屋降至六十萬左右,使得原民部落可以以優惠的房價得到真正的家。政府預定在明年先建設公設,如自來水以及水電等線路工程,到後年才進行初步建築施工。

雖然水利局允許族人居住,不必拆遷,但也限制部落的維修,使得族人僅能維持現狀而無法提升生活品質。現在不少三鶯部落居民的房屋已十分破舊殘頹,希望原民局能儘快完成土地建設,並讓他們搬遷進去,達到真正的安置部落;在易地重建這份計畫中,能還給長久以來被迫一遷再遷的原住民朋友居住正義。

【專題報導】三峽臺北大學 十年印象

採訪、文字/李欣輿、林思伶、黃湘凌、傅鈺婷、魏翊庭
攝影/林裕山

民國八十八年三月十八日,第一棟人文教學大樓正式開工;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一日,國立臺北大學正式成立;經過多年蟄伏的等待,終於在民國九十八年,除進修暨推廣中心外,師生全數遷入三峽。在跨越重重臺北搬遷三峽的障礙、走過層層繁複的難關,臺北大學有幸得到各方支持,除了三峽地方集資捐贈三鶯藝術家江仲默先生作品銅雕飛鳶,各界也慨然贈與千株老樹,盼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給予臺北大學期許與祝福。如今,已過一旬十載,在這無時無刻都在變遷的校園已有了不少難忘的記憶,總結過往與現在,無論是周遭的鄰居還是校園的教職員與師生,都有說不完的感觸。

各方口述的十年

峽客這次拜訪了諸多人士,包含臺北大學校長、師生、附近店家、在地三峽居民以及我們的里長,透過外界與內部不同角度的觀察,嘗試拼湊出一幅三百六十度景象,也許好也許壞,但都是臺北大學與地方記憶的一部份。

整理隨機採訪的同學、教授的說法,「line」一下。

距離市區遠遠遠,但也因此幽靜

地處新北市邊緣的三峽校區建築物不多,校地顯得很寬闊,給人很悠閒的感受,和一股寧靜的氣氛,草地及天空透著舒適感,步調也慢了下來,整體來說環境清幽,不過有捨必有得,從三峽到市區確實需要花比較多時間。比起十年前的北大,許多方面改善不少,像是硬體設施圖書大樓的興建,不過應該加快前進的步伐,如此才能屏除北大「太清幽」玩笑說法,讓北大幽靜而不寂靜。

大家引頸企盼的互利共生

在地長大的咖啡店老闆認為:臺北大學基本上對原本三峽人的生活沒有太大的影響,「在這裡的生活還是依舊,三峽依舊是三峽」,從小在這塊土地成長,對於北大的願景與其他居民一樣,希望大學能夠與在地結合,互利互生,運用大學帶來的資源以及學生,來讓這塊土地更好。

而讓北大內外能夠互相交流勢必得透過種種活動的參與,不少受訪者向峽客反映活動宣傳不夠,太晚接收到消息或甚至是根本沒聽說,不少好活動可惜地少了參與者、居民也無福享用。再來就是場地租借,有里長反映向北大申請用地所費不貲,居民不便使用,造成晚上教室使用率低,顯得可惜。

學生人呢?社團不興的原因

臺北大學有不少臺北人學生反應,車程如果不是超過一個小時,常常會因為學生宿舍不足而難以建立學生的學習生活圈,上完課後就選擇通勤回家,以至於北大始終少了能把學生課後聚集在學校的感覺,下課後宛如空城,在校園內和附近不常感受到一般大學該有的熱鬧與氛圍,安靜而少有人氣。人留不住,社團不興;社團不興,人留不住,社團文化在這樣重覆的循環下,久久難以建立。

北大學生

不論是外界或是同學自己觀察,多數認為北大學生很認真,北大因此成為公務員搖籃。學校內部較少有平台或場所讓不同院或系的人交流,常常只是透過社團或活動,而社團活動又不興盛,每至週末都發覺散步運動的居民多過學生,不同院校之間互動自然不多。但大多數人還是認為學生代表朝氣與希望,生活在北大週遭,仍會感到氣氛輕盈。

不過對外與店家的聯繫,卻用了許多感情,有位老闆娘邊熟練地舀著麵線、忙著服務客人之餘,邊不忘跟峽客一搭一搭地聊天,被問及對於北大同學的印象,老闆娘爽朗的回答:「熱情、有禮貌!常常遇到一大群的同學來這裡吃東西,很有活力。」

臺北大學城的遐想

峽客在採訪時,發現許多受訪者不約而同地提到「大學城」的概念。談起大學城,大多期盼仍在構思中的「北大附中」能提升整體教學品質,舒緩三峽區內僅有明德一所高中的困境,在地的莘莘學子不必舟車勞頓跨區就讀,打造優質教學特區。但對於「北大國小」設立的必要性,里長建議保留彈性,因為三峽已有足夠的國小,現今辦學特色出眾的小學多為戶籍遷入就讀,並非在地有超額的需要,若北大國小特色不夠顯著,恐怕成為蚊子小學。也建議臺北大學多與在地的「國家教育研究院」合作,創造更多價值。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臺北大學正門連接三峽新興地區──北大特區,後門則與三峽舊市鎮相會,是當地商家、原住戶的聚集地;位在新舊住宅的交點同時又為文教機構,教育學子之餘是否能替這塊土地做些什麼呢?

大學城一詞最早源於20世紀初的歐美國家,他們將高等教育和科技產業、當地的經濟等各方面的城市發展及建設聯結,兩者相輔相成,其中德國的法蘭克福便是大學城聞名的例子之一。法蘭克福是德國重要工商業、金融及交通中心,位於萊茵河的支流下游,有著德國最大機場、火車重要結點、德國聯邦銀行總部等全國性的重要機構,以及法蘭克福大學──德國最有名氣的大學之一。大學的設立不僅替這座古城更增添文藝氣息,其學術研究不論在金融、法律、醫學及生物科技等方面皆有極亮眼的成就,濟濟人才更吸引許多大型公司進駐當地,為居民帶來就業機會,這座大學不再只是教育機構,已成為法蘭克福甚至是德國社會、政治、經濟和文化課題的研討中心,文教和經濟一同成長,替這個商業大城帶來不同風貌及朝氣。

在聽完各方聲音與觀覽他山之石之後,峽客最後採訪決策北大走向的北大薛富井校長,身為臺北大學一校之長,又同時是三峽子弟,他如何看北大、帶北大、期盼北大?

走向下一個十年

大學是知識的殿堂,人文、學識的風氣會從校園滲透到牆外,對於一地的作用以長遠來說絕對具有正面效用。而北大特區裡不乏退休的高知識分子、年輕有為自行創業等居民,舊城區也多有人文薈萃的地區、在地關懷的藝術家等,輔以北大鄰居國家教育研究院,再加上臺北大學承接傳統而有踏實的底蘊、學生進入社會後扮演中間份子的角色,這些北大自身特色,若與上述各項資源互助合作之後,相信會迸發出奪目的火光。

但臺北大學創校不久,現在仍處於硬體、軟體無法按正常比例分配的階段,將資金大量投入建築圖書大樓、未來的電機教學大樓、體育館、二期學生宿舍等等的後果,相對便是無法將太多配額給社團,但校長的時間表是預計五年內將所有硬體完工,才能根本地解決如社團不興盛等問題,二期宿舍代表的不止是更多大學生能接觸「宿舍文化」,還包括留住學生。

臺北大學在三峽扮演的角色,應該是積極協助地方找到特色、發展特色產業,透過相關系所講師教授的專業,和地方人士彼此學習,尤其是原本社區的口述歷史、地方原始風貌的保存,在居民參與的過程中,培養出相互依賴的友好關係、成長可能。現在已是國際化的時代,因此校長特別注重全球移動能力,陸續推動許多海外遊學、實習、志工等,但我們總得先認識自己,才能在國際間展現自我,故臺北大學未來的發展方向會持續是:在地關懷,全球行動。

三峽客認為三峽要更好,北大絕對佔了其中一部份,其代表了某些三峽的新意像,不管過去如何,將來他都將一直存在,雖然校長在社區關係這一面有滿多想法和見解,不過許多時候北大與在地的關係時常備受質疑,對於社區居民的需求也相對沒這麼友善,這方面比起許多學校依然有很多進步的空間。期許臺北大學能在學術面有更好的表現,也希望能帶領三峽地區的孩子有一個好榜樣,對在地有更多的關懷,一起創造更美好的家園。

【專題報導】夕暮夜景一次滿足-三鶯沉澱之旅

採訪/林思伶、陸姿羽、許函玉、郭姿伶、黃郁凱、湯宏達、楊伊婷、劉又瑋
謝有聞、韓鈺瑩、魏翊庭
文字/林思伶、郭姿伶、魏翊庭
攝影/郭姿伶、魏翊庭

詩人李商隱告訴我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晚景雖然美好,卻也無法久留,此中隱藏了淡淡的傷感,但在這社會紛紛擾擾的時代,我們也就單純地看夕陽就好,少一點感概吧!不論下班、放學後的步伐是輕是重,跟著峽客擁抱美景去!煩悶隨夕陽西沉後,從山上眺望傍晚平地的自己,那種感覺你也該試試。

【世外桃源,三鶯陶花源】

傍晚來到陶博館前剛開放不久的三鶯陶花源,探訪的不是藝術村,也不是在遼闊草原上恣意奔跑,而是尋覓一天勞碌後的片刻悠閒。

踏上至高點放眼望去,館前路一排排的路燈正亮起,面東南處可眺望北大特區,想當然爾,面西處即是夕陽美景,日暮將片片白雲染成橘紅,天空由淺藍、黃、橙色依序漸層,這是太陽一天中最美麗的時刻;因三鶯近山區,想一覽萬里無雲實屬不易,但雲層包覆著落日,半邊天空盡是橙紅雲朵點綴,也別有一番風情!

微風徐徐,除了一飽眼福,更能卸除一天疲累,峽客巧遇附近居民溜狗,一問之下才得知,原來當地不少人習慣來此地慢跑、散步,更有情侶、親子前來欣賞午後景色,人景相依偎,成了一座滿是確幸的小天堂。

有別於平時我們只能在大樓與窗框的縫間,隱隱約約地看一抹夕色,陶花源四周沒有遮蔽的寬敞,可將三百六十度的景色納入眼底,下班後、放學後,有空時來走走,順便逛逛鶯歌吧!

【夕陽與波光交會,板新給水廠】

「夕陽無限好」的無限讓人有了想像,到底怎麼無限?是配一片無雲的天空、探出層疊絲縷一般的雲還是若隱若現躲在如閨中的雲後面?這可能因人而異,但板新給水廠的環境,確實讓夕陽的美更上層樓。
位於繁忙交流道下,讓人容易直接路過,忽略它的存在,板新給水廠的水藍色大門看不出夕陽的魅力,別急,這只是開端,沿著河岸前進,已見到樹木草叢間透出一道道橘紅光芒,光影隨著枝葉擺動,經過閘門,找個空曠處,眼見夕陽餘光倒映在水面上,把集水區染成一池溫暖的橙色,更上游處似乎沒有盡頭,夕陽的魅力無限延伸,對岸的路彷若一道堤防,滿天彩霞,逐漸在其身後隱沒。可惜秋冬之際太陽西沉的特別快,讓人不禁詠嘆,原來,傍晚時分的三峽,可以如此美麗。

 

【幾近零遮蔽,鶯歌千年老榕】

在樹林區、鶯歌區與龜山鄉山區交界一帶,錯落許多登山步道,其中有幾條會途經千年老榕,是白日熱門的路線,登及至高處後,遮蔽物不多,可以將三區全開風景盡收眼底,而夜幕低垂後又有一番風情,但別擔心,峽客不是要大家摸黑爬山,這裡有條路可開車或騎機車到達喔!

從入口一路往上騎,可以感受到秋風的威力,蜿蜒得越高越明顯,若是穿薄外套肯定冷到皮膚下。有些路段沒有路燈,提醒各位要更小心路況!到目的地前,會經過兩處也看得到夜景的彎道,唯沒有涼亭和看台,否則也是令人驚艷的觀景點。

一到目的地的平台,目光很快就被眼前一片點點亮光吸引,馬上湊到看台前,想一看究竟。映入眼簾的是細長的一帶夜景,像是大地披了件絲綢,耀眼奪目,遠方的地平線上方幾片雲也被染得淡紅。景色的最右邊是桃園,明顯能看出獨特的台地地形,中間則是鶯歌和三峽,左手邊陸續是中和、板橋,若天氣夠好,甚至可以看到101呢!由此可見視野之廣,是三峽周遭數一數二的夜景必去處。

 

【登鳶山而小三峽,半山腰覽勝亭】

鳶山,以步道、銅鐘、五月油桐花紛紛而頗負盛名,時常可以看到咖啡色的鳶山登山步道指標,醒目好找;隨著季節的推移,鳶山展現出不同的風情,若時間軸縮短一些,一天當中也呈現出多樣的面貌,白日的鳶山大家耳熟能詳,夜晚的鳶山則清幽許多,只是偶有車輛行經或停下。峽客這次選的觀景點是位於半山腰的覽勝亭,平台不大,約只能停放兩三輛轎車,不過,由於夜晚人跡不多,規模也算足夠。

從遠說到近,對面如剪影的黑色偏右山稜有七顆白色亮點,那是鶯歌大榕樹所在,可知覽勝亭與千年老榕的景色剛好左右相反,左上角依序是桃園、鶯歌,以及正前方的三峽,沿著高速公路過去便是樹林一帶。而由於左、右兩側均有山和林木的遮蔽,覽勝亭的視野較狹窄,不過它的特別在於距高速高路較近,可以觀察南來北往的車流,對拍攝車流著迷的攝影朋友不妨上鳶山試試。

【解憂望俗,鶯歌碧龍宮】

三鶯地區和台北都會區最大的不同就是此地仍留有大自然原始風貌,放眼遠望即可看到蓊鬱的山群,而這次峽客要介紹的景點就是藏身在鶯歌建德山林木中的碧龍宮。

碧龍宮原本是座供奉龜公石的小廟,後因香火鼎盛,在民國80年擴建成今日規模;所謂的龜公石是指貌似烏龜的石頭,而這塊「鎮廟之石」有一傳言:「一農人虔心祭拜此石其痼疾便就此痊癒」,此後龜公石能治百病的說法不脛而走,許多民眾慕名遠來參看。除了龜公石及鄉野傳奇,古色古香的碧龍宮還有另一個可看之處--夜景。

建德山坐落在三峽及鶯歌的交界地域,從廟前的廣場往下俯看便能將兩地景致盡收眼底。左方是高樓起落的北大特區、右側是平房群聚的鶯歌,相異的兩地用燈光將彼此串起,車燈和街燈、霓虹燈及民房裡的燈火斑斕交織,炫目的令人移不開眼睛,颯颯的秋風拂過樹梢、刷過臉龐,依稀聽見的鳥叫聲,遠方披著煙霧的山峰隱約透出綠意為如此夜景增添雅致。古寺山景和現代燈景衝突又和諧的組合,在闃無人聲的深山眺望燈火通明的城鎮,想像著遠方的繁華,真有與世獨立之感。想解放自己、遠離城囂嗎?就到鶯歌碧龍宮吧!

【快訊 】三鶯部落新宅,最快明年下半年完工

文字(採訪)/沈華禛

新北市三鶯大橋下的三鶯部落將在新北市政府規劃下被異地安置到三峽隆恩街一處巷內空地,原住民議員夷將.拔路兒及忠仁.達祿斯卻指出市府要求住戶須自籌一百萬經費,許多經濟弱勢的族人根本負擔不起。

自民國七十三年以來三鶯部落便在三鶯橋下居住,因地處大漢溪行水區內,每到颱風季節便有水患洪災的安全之虞,加上近年來推動三鶯橋下游新生地規劃案,居民在此地違章建築會影響市容。新北市政府多次強制拆除,族人卻仍回來重建,不肯搬離。對此,新北市政府以建設新住宅的方式來安置居民,並在今年四月確定地點在三峽隆恩街一處巷內空地,占地約三公頃,最快明年下半年完成基礎建設,同時也會向中央爭取經費或透過募款,希望降低族人的負擔至五十萬。

三鶯部落自救會表示:「居住在河岸旁是為了延續祖先傳承數百年的文化與精神,希望政府能多尊重,並設立平等的溝通管道。也盼族人可以『自力造屋』、『自主管理』,符合社會住宅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