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快遞】鶯歌八十年老煙囪 恐將消逝

文字(採訪)/郭姿伶、陳佳伶
攝影/郭姿伶
採訪/郭姿伶
文字/郭姿伶、陳佳伶
攝影/郭姿伶

它,曾經見證了鶯歌陶瓷業的百年風華。

早年窯場滿佈、煙囪林立,是老一輩鶯歌人的共同記憶。位於國慶街與光明街路口的包子窯煙囪,便是現今僅存的七支老煙囪之一。此瓦窯以土埆磚砌成,將山坡作為窯床,窯壁緊靠山壁,使其不易因熱漲冷縮而變形,窯頂似烏龜般成拱型,稱為「窯龜」;特殊之處便是其煙囪與其他地方瓦窯短小不同,高度長達十公尺以上;已有八十年歷史、燒至近黑色的老煙囪,每逢假日,吸引不少遊客慕名而來。

鶯歌最早期的陶瓷產業,以燒製蓋房子用的磚、瓦起家,包子窯扮演燒製紅磚瓦的重要角色,後因社會建築風格改變,磚瓦市場銳減;再者塑膠、鋁製品出產,及國民生活水準提高後,傳統陶器市場不斷萎縮。傳統窯場因燒陶原料成本增加,加上鄰近三峽大量煤礦出產,便逐漸改以燒煤為主的四角窯燒製精緻陶器。當時,在燒煤時煙囪排放的黑煙若遇上下雨,會形成落塵,使地上泥濘,於是有「好天落坱,下雨落糕」的俗語,其中的「坱」、「糕」聽起來就像鶯歌的發音,這也是鶯歌地名來源說法之一。

遺憾的是,包子窯與老煙囪即將因土地開發建設,恐將拆除,地主也無意願保留。建國里里長表示,為了地方發展,不可避免的須淘汰一些舊時代的產物,但舊窯場與煙囪紀錄許多鶯歌發展的回憶,盼政府能拆遷重建至觀光景點,將其再生活化。新北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科對此表示,拆遷無論實行或經費皆有困難,也須有公有地可供重組,因此可行性不高。

包子窯是現今少數保有完整的窯體與煙囪,在民國五、六十年代用來燒製紅瓦及黑瓦,隨陶瓷產業轉型,便逐漸荒廢,但足以代表台灣早期窯業特色,也見證了陶瓷產業的興盛與時代變遷,極具保存價值。政府致力發展老街商圈觀光、舉辦各式產業交流活動,吸引外地遊客的同時,維護傳統文化資產有其必要與迫切性,盼能傳統與創新並蓄,相關單位能更正視其存在之價值與重要性。

小檔案:

包子窯,狀如包子而得名,為台灣原始窯之一,早期燒製紅磚瓦的重要角色,南部則稱「龜仔窯」。

四角窯,外型四方而得名,又稱「四方窯」,源自日本,可大量燒製精緻陶瓷,是臺灣陶瓷邁向「工業化」的重要基礎。

【特色店家】筆鋒中灌注文化傳承的使命──敦品製筆

文字(採訪)/魏翊庭
攝影/魏翊庭

三峽民權老街用紅磚透著古樸,以矮房說著歷史;街上店家賣著牛角麵包、手工肥皂、藍染彩布,或是在地美食或是在地手藝,處處都有著濃濃的古早味;其中有間泛著鵝黃光暈、擺飾典雅的毛筆店,更是老街與商品自然地交相呼應的經典,老街的古樸與毛筆的傳統文化互襯,濃濃的舊時幽情充斥窗櫺。

 敦品製筆的陳文堂老闆製作毛筆至今已逾二十年,與毛筆結緣算是誤打誤撞,國中時,沒有特別的理想,於是奉父母命,向師傅學藝,當時毛筆業尚處巔峰,原子筆還不流行,書寫仍以毛筆為主,所以學徒眾多,不過加入與留下是兩回事,一如我們常聽到的故事,學功夫前總得先挑水、砍柴;一開始學製筆也是辛苦,由於「牛筆梳」有著銳利的梳針,功夫還不透徹的學徒,時常會扎到手,有時甚至會見紅,老師傅以此當做篩選機制,學徒撐不下去自然會走人,而今天的敦品,是當年堅持下來的結果。

 學製筆到了中後期,不僅只跟著師傅,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開始拿起成品試筆,慢慢地,體會毛筆「尖、圓、齊、健」中,作工與書寫的關係,也漸漸修正生硬的作工,這是手工毛筆永遠勝過機器製筆的原因,因為手工能夠微調至完美,機器卻只能按照輸入的程序作業。

 在自己開店之前,老闆曾歷經數年漂泊的日子,資本不足時,在夜市擺攤賣筆兩年;也曾加入官方的民俗團,參與推廣文化的工作,為時四年多;後因為了能在固定的地方為顧客服務,便有了開店的念頭。老闆選定的店址大多在觀光區,如此大家都能輕易找到它,曝光度更高,讓大家都能接觸毛筆藝術。陳老闆賣筆不只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所以敦品的員工會定期接受書法或毛筆的相關課程,為的就是向顧客介紹毛筆的特性、如何使用與保養等等,進而引發顧客的興趣與熱情。

至今,毛筆業已然不如往昔,但持續推廣毛筆與中華傳統文化的使命在老師傅的堅持之下,從不停歇。

地址:新北市三峽區民權街76號

電話:0932-545-980

營業時間: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