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快遞】校樹認養系列活動–欒樹下的約定

文字(採訪)/張柏宥

攝影/張柏宥

走在臺北大學內,除了特色鮮明的建築群之外,放眼望去,校內的植栽成了點綴校園最稱職的配角,不論在草坪、建築旁、植栽區、圍牆旁,都可以看到校樹的身影,隨著四季更迭,花開花謝,婉如一場花朵的盛宴。平時你我都不曾抬頭看,紅黃交錯的欒樹,在九月到十月,正是他們的季節,畢業生也在此留下了畢業紀念的照片。北大缺乏的是一個傳統,雖然不像百年名校,只有十幾個年頭的北大,卻有著發展傳統的潛力,校樹在印象中或許不太深刻,但透過校樹認養的活動,讓北大學生們,跟著校樹的變化,一起成長,分享喜怒哀樂,是其他國內大學沒有的活動,這學期首先推出的是「欒樹下的約定」,將畢業典禮週前的禮拜五,訂為埋下時光膠囊的日子,今年是在5/31,也盼望這個活動能成為北大的傳統,讓未來的學生與校樹有所連結,增進對學校的認同感。

除了「欒樹下的約定」之外,下個學年度將繼續推動更多校樹認養的活動,有102學年度新生的「埋下希望的種子」、校內學生的「樹木即樹人」、校友、教職員、校外人士的「培育夢想的樹苗」等活動。目的是要讓校樹認養,推廣到全校師生一同參予,甚至連校友與熱心人士,都可以共襄盛舉,讓美麗的校園環境,讓更多人認識,並樹立國立臺北大學不同於其他大學的特色。

SONY DSC

【專題報導】「麥」擱來啊!–麥仔園地區都市計畫的癥結

文字/李欣輿、林思伶、陳琬瑩、黃湘凌
採訪/李欣輿、林思伶、陳琬瑩
攝影/劉秉峰、傅鈺婷
資料提供/劉秉峰、新北市城鄉發展局

今年十月二十七日,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召開「三峽麥仔園地區都市計畫」第一次說明會,龍埔里里民高舉「反對區段徵收」、「官商勾結」等標語,頭上繫著抗議紅布條,向前來說明的官員表明,龍埔里內99%的居民反對政府強制徵收,誓死捍衛家園!然紛爭總有緣起,跟著峽客們一同追根究柢!

不要流離!還我居住正義

龍埔里在三峽區內佔地廣闊,最初範圍涵蓋目前的北大特區、國家教育研究院、桃園農業改良場台北分場,里內三個地段,分別為劉厝埔、隆恩埔與麥仔園,大多為休耕農地。為了捷運三鶯線的建設開發及解決違規工廠問題,政府欲區段徵收捷運路線附近的土地,以及擴大徵收劉厝埔與麥仔園的農地,「這次徵收案若再通過,已經是龍埔里第四次被徵收了!」龍埔里陳志育里長激動地控訴著,前三次接連擾民後,又來一個都市計劃,居民憤怒又無奈。

峽客實地訪談里長與居民,大致整理出三點疑慮:首先,捷運用地計寬三十米,況目前的三鶯線捷運仍處於計畫階段,只是要將平面道路先行開通,實無迫切擴大徵收的必要。居民認為:「之前北大特區以臺北大學名義徵收180公頃土地,但北大佔地僅約60公頃左右,剩下三分之二因為普遍居民得到土地坪數過少而轉售給建商財團,現在過度開發造成房價高漲,空屋率也高。難道也要害麥仔園變成這樣嗎?」其次,違規工廠的問題三峽區內僅佔5-10%,其餘90-95%皆在樹林及柑園一帶,政府不先單就問題解決,卻以「優先示範地區」之由徵收土地,況且非所有工廠皆是違規,僅因地目不合無法登記而不合法。里長說「地主將閒置農地出租獲利,政府按時收稅,廠主則能以低成本租地,目前基本上是三贏的局面。」若能從變更地目下手,也許較佳。最後一點,十七年前政府徵收北大特區時,承諾兩年後完工的安置住宅,至今成為空話,說明會中安置配套也隻字未提,要居民如何再相信政府?

而對於這次徵收案本身的不滿,主要有三點:第一,以往補償費過低,政府標售價高。捷運計畫道路將強制徵收六間民宅,其中一戶於民國87年時以現金加貸款約710萬元買入,但政府現依公告現值計算補償費,主建物、土地加上作物搬遷費共僅500多萬元,顯然不合情理,然政府可標讓售土地售價卻與公告現值差異甚大(見表),這次難保無補償費糾紛。第二,換地方式不合理。只有大地主能換地,小地主僅能依法受領補償費,且土地所有權人領回土地比例依法為40%,以住宅區為例,又限制建蔽率60%,容積率210%,也就是一百坪土地僅60坪能蓋房子,樓高三樓半。此限制有損經濟利益,讓人不免懷疑這項計畫是否能達成將土地做最有效運用,發揮最大效益的目標。第三,居民反映不僅說明會通知書發送不全、會後意見調查樣本數亦有造假嫌疑。政府失信於民,無怪乎會引發居民強力抵制徵收案。

 關於麥仔園地區都市計畫與區段徵收

城發局解釋,目前流程尚在第一階段之製作申請書、尋找可行性規畫,其餘第二階段擬定實質法定計畫、都市計畫及第三階段實施區段徵收都要先經過第一階段與居民理性溝通,達成協議才可進行後續處理。也強調此都市計畫與以往臺北大學特定區不同,並不是全區性的徵收土地,圖?中所標示的「住一」並不納入區段徵收範圍,可原地保留,而「住二」區內之合法住宅可在不妨礙都市計畫的前提下,按原位置申請保留分配。

屆時補償機制為發給地價補償費,且此費應按照徵收當期之市價補償期地價,若不領取補償費,則可領回土地,稱之「抵價地」。抵價地發還比例將比照臺北大學社區特定區案例以40%計,惟實際抵價地比例應以區段徵收主管機關新北市地政局報經核定之比例為準。而計畫的土地開發強度擬比照相鄰都市計畫規定辦理。關於補償費及抵價地的確切細節,屬第三階段地政局作業,故領回地的比率尚無設定門檻,原地坪要多少以上才可領地也還無音訊。

而說明會報告中,提及以區段徵收為行事基準的理由,根據土地徵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新設都市地區之全部或一部,實施開發建設者,得為區段徵收」、非都市土地申請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作業要點第五點「開發方式採區段徵收為原則,採其他開發方式者,應敘明不採區段徵收之理由」以及行政院行政院民國79年8月10日台內字第23088號函示「凡都市計畫擴大、新訂或農業區、保護區變更為建築用地時,一律採區段徵收方式開發」。

 土地徵收背後的省思

土地徵收對於多數人而言是個十分陌生的議題,為此峽客請教了臺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的廖本全教授,讓大家能對區段徵收有更加完整的認識。

所謂的區段徵收是指政府將欲蓋建公共設施土地及周邊土地一併收購,至於補償部分則是採取市價補償,僅給予地主遭徵收的不動產等值的房屋、土地或是補償金,雖然在「都市計劃辦理程序」的第一階段及第二階段之中,民眾可以反應意見,但有多少能被政府聽見沒人能夠保證,一旦通過前兩階段,民眾就沒有任何決定權,只能看著土地遭到強制徵收。

廖教授認為都市計劃應在不影響人民的情況下實行,土地徵收是在迫不得情況下才採取的最後手段,除了整個程序必須符合正當性,且對於人民的補償必須合理,足夠讓其維持和先前一樣的生活水準。但如今土地徵收條例不再替人民把關政府的政策,反而成為土地徵收的鐮刀,收割被徵收者的命運。若是麥仔園都市計畫真要施行,龍埔里地區的土地必然遭到強制徵收,人民的財產權連國家都無法為其保障,所謂的居住正義、土地正義將只是口號,而麥仔園將成為不公政策下的犧牲者。

原樣或開發該用何衡量

除了反覆思考徵收土地的必要性、徵收目的是否符合比例原則以及徵收之後的安置被徵收者的配套措施,居民對於麥仔園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情感,不少是世世代代在此生活兩、三百年的人家,不願讓這塊富有純樸農村風貌的土地淪為高樓林立的冰冷都市用地,他們訴求政府多重視農業,不要犧牲農業以促進城市發展。

憲法第15條條文提及「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政府的設立是為了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雖然公共設施的確對於大多數的人民有益處,但是少數反對者的利益就應該被犧牲嗎?我國從事農業人口日漸萎縮,造成近年糧食自給率降低,潛藏糧食危機的可能,加上都市計劃施行下,越來越多農地被強迫開發,更是阻礙了農業的發展,且以農業、農人對土地的情感及糧食自給率換取都市發展是可行的嗎?

不管在經濟、情感或是人權方面,相信土地徵收有著許多可以討論的面向,也有許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一個真正成功的都市計劃,不僅要有完善的公共設施和有效率的施工,更重要的是此工程背後不要因為疏忽而傷了百姓!

【專題報導】三峽臺北大學 十年印象

採訪、文字/李欣輿、林思伶、黃湘凌、傅鈺婷、魏翊庭
攝影/林裕山

民國八十八年三月十八日,第一棟人文教學大樓正式開工;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一日,國立臺北大學正式成立;經過多年蟄伏的等待,終於在民國九十八年,除進修暨推廣中心外,師生全數遷入三峽。在跨越重重臺北搬遷三峽的障礙、走過層層繁複的難關,臺北大學有幸得到各方支持,除了三峽地方集資捐贈三鶯藝術家江仲默先生作品銅雕飛鳶,各界也慨然贈與千株老樹,盼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給予臺北大學期許與祝福。如今,已過一旬十載,在這無時無刻都在變遷的校園已有了不少難忘的記憶,總結過往與現在,無論是周遭的鄰居還是校園的教職員與師生,都有說不完的感觸。

各方口述的十年

峽客這次拜訪了諸多人士,包含臺北大學校長、師生、附近店家、在地三峽居民以及我們的里長,透過外界與內部不同角度的觀察,嘗試拼湊出一幅三百六十度景象,也許好也許壞,但都是臺北大學與地方記憶的一部份。

整理隨機採訪的同學、教授的說法,「line」一下。

距離市區遠遠遠,但也因此幽靜

地處新北市邊緣的三峽校區建築物不多,校地顯得很寬闊,給人很悠閒的感受,和一股寧靜的氣氛,草地及天空透著舒適感,步調也慢了下來,整體來說環境清幽,不過有捨必有得,從三峽到市區確實需要花比較多時間。比起十年前的北大,許多方面改善不少,像是硬體設施圖書大樓的興建,不過應該加快前進的步伐,如此才能屏除北大「太清幽」玩笑說法,讓北大幽靜而不寂靜。

大家引頸企盼的互利共生

在地長大的咖啡店老闆認為:臺北大學基本上對原本三峽人的生活沒有太大的影響,「在這裡的生活還是依舊,三峽依舊是三峽」,從小在這塊土地成長,對於北大的願景與其他居民一樣,希望大學能夠與在地結合,互利互生,運用大學帶來的資源以及學生,來讓這塊土地更好。

而讓北大內外能夠互相交流勢必得透過種種活動的參與,不少受訪者向峽客反映活動宣傳不夠,太晚接收到消息或甚至是根本沒聽說,不少好活動可惜地少了參與者、居民也無福享用。再來就是場地租借,有里長反映向北大申請用地所費不貲,居民不便使用,造成晚上教室使用率低,顯得可惜。

學生人呢?社團不興的原因

臺北大學有不少臺北人學生反應,車程如果不是超過一個小時,常常會因為學生宿舍不足而難以建立學生的學習生活圈,上完課後就選擇通勤回家,以至於北大始終少了能把學生課後聚集在學校的感覺,下課後宛如空城,在校園內和附近不常感受到一般大學該有的熱鬧與氛圍,安靜而少有人氣。人留不住,社團不興;社團不興,人留不住,社團文化在這樣重覆的循環下,久久難以建立。

北大學生

不論是外界或是同學自己觀察,多數認為北大學生很認真,北大因此成為公務員搖籃。學校內部較少有平台或場所讓不同院或系的人交流,常常只是透過社團或活動,而社團活動又不興盛,每至週末都發覺散步運動的居民多過學生,不同院校之間互動自然不多。但大多數人還是認為學生代表朝氣與希望,生活在北大週遭,仍會感到氣氛輕盈。

不過對外與店家的聯繫,卻用了許多感情,有位老闆娘邊熟練地舀著麵線、忙著服務客人之餘,邊不忘跟峽客一搭一搭地聊天,被問及對於北大同學的印象,老闆娘爽朗的回答:「熱情、有禮貌!常常遇到一大群的同學來這裡吃東西,很有活力。」

臺北大學城的遐想

峽客在採訪時,發現許多受訪者不約而同地提到「大學城」的概念。談起大學城,大多期盼仍在構思中的「北大附中」能提升整體教學品質,舒緩三峽區內僅有明德一所高中的困境,在地的莘莘學子不必舟車勞頓跨區就讀,打造優質教學特區。但對於「北大國小」設立的必要性,里長建議保留彈性,因為三峽已有足夠的國小,現今辦學特色出眾的小學多為戶籍遷入就讀,並非在地有超額的需要,若北大國小特色不夠顯著,恐怕成為蚊子小學。也建議臺北大學多與在地的「國家教育研究院」合作,創造更多價值。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臺北大學正門連接三峽新興地區──北大特區,後門則與三峽舊市鎮相會,是當地商家、原住戶的聚集地;位在新舊住宅的交點同時又為文教機構,教育學子之餘是否能替這塊土地做些什麼呢?

大學城一詞最早源於20世紀初的歐美國家,他們將高等教育和科技產業、當地的經濟等各方面的城市發展及建設聯結,兩者相輔相成,其中德國的法蘭克福便是大學城聞名的例子之一。法蘭克福是德國重要工商業、金融及交通中心,位於萊茵河的支流下游,有著德國最大機場、火車重要結點、德國聯邦銀行總部等全國性的重要機構,以及法蘭克福大學──德國最有名氣的大學之一。大學的設立不僅替這座古城更增添文藝氣息,其學術研究不論在金融、法律、醫學及生物科技等方面皆有極亮眼的成就,濟濟人才更吸引許多大型公司進駐當地,為居民帶來就業機會,這座大學不再只是教育機構,已成為法蘭克福甚至是德國社會、政治、經濟和文化課題的研討中心,文教和經濟一同成長,替這個商業大城帶來不同風貌及朝氣。

在聽完各方聲音與觀覽他山之石之後,峽客最後採訪決策北大走向的北大薛富井校長,身為臺北大學一校之長,又同時是三峽子弟,他如何看北大、帶北大、期盼北大?

走向下一個十年

大學是知識的殿堂,人文、學識的風氣會從校園滲透到牆外,對於一地的作用以長遠來說絕對具有正面效用。而北大特區裡不乏退休的高知識分子、年輕有為自行創業等居民,舊城區也多有人文薈萃的地區、在地關懷的藝術家等,輔以北大鄰居國家教育研究院,再加上臺北大學承接傳統而有踏實的底蘊、學生進入社會後扮演中間份子的角色,這些北大自身特色,若與上述各項資源互助合作之後,相信會迸發出奪目的火光。

但臺北大學創校不久,現在仍處於硬體、軟體無法按正常比例分配的階段,將資金大量投入建築圖書大樓、未來的電機教學大樓、體育館、二期學生宿舍等等的後果,相對便是無法將太多配額給社團,但校長的時間表是預計五年內將所有硬體完工,才能根本地解決如社團不興盛等問題,二期宿舍代表的不止是更多大學生能接觸「宿舍文化」,還包括留住學生。

臺北大學在三峽扮演的角色,應該是積極協助地方找到特色、發展特色產業,透過相關系所講師教授的專業,和地方人士彼此學習,尤其是原本社區的口述歷史、地方原始風貌的保存,在居民參與的過程中,培養出相互依賴的友好關係、成長可能。現在已是國際化的時代,因此校長特別注重全球移動能力,陸續推動許多海外遊學、實習、志工等,但我們總得先認識自己,才能在國際間展現自我,故臺北大學未來的發展方向會持續是:在地關懷,全球行動。

三峽客認為三峽要更好,北大絕對佔了其中一部份,其代表了某些三峽的新意像,不管過去如何,將來他都將一直存在,雖然校長在社區關係這一面有滿多想法和見解,不過許多時候北大與在地的關係時常備受質疑,對於社區居民的需求也相對沒這麼友善,這方面比起許多學校依然有很多進步的空間。期許臺北大學能在學術面有更好的表現,也希望能帶領三峽地區的孩子有一個好榜樣,對在地有更多的關懷,一起創造更美好的家園。

【店鋪專欄】美味,義於言表──王小姐義大利麵

文字(採訪)/潘乃欣、傅鈺婷
攝影/傅鈺婷

暮色下,循著醒目的綠底招牌走進店裡,映入眼簾的是舒適的長吧台與半開放式的廚房;一面等候餐點,一面與王小姐閒聊,溫馨的互動讓美味零距離。親手繪製的菜單別出心裁,搭配炙暖的燈光及橙黃交融的牆壁漆色,與繁複華麗背道而馳的裝潢,反而在無形中提供一種居家般愜意氛圍。

美食部落客佳評如潮,休假日往往一「味」難求,從台北大學民生校區遷徙至三峽校區,王小姐的魅力始終不減。如今設址三樹路服務著每顆渴望美味的心,許多畢業校友與老饕客始終不辭千里地追隨老闆的腳步,甚至有曾經旅居義大利的朋友表示:「每道餐點都非常道地!」在許多人心目中,王小姐無疑是難以取代的私房主廚。

「所有醬料和食材都將成為無可取代的伴侶,妥善搭配,皆能烹調出獨一無二的風味,」從小就熱愛著料理,也勤於下廚的王小姐,對美味本著一份完美的堅持,講究食材選用,注重原汁原味,厚實的美味一入口,便知其與坊間選用加工醬料的店家別有不同。特別的是,王小姐十分相信情緒與料理的連結,在她看來,若沒有好的心情,用再上等的食材都是枉然。的確,可口的料理貴在用心,我想這才是王小姐義大利麵能夠聲名遠播的主要原因。

起初懷抱著開店創業的夢想,翻遍食譜獨自鑽研義大利麵的料理方式,王小姐就這樣經營出莫大的興趣與成就。最後,問到給顧客的一句話,她毫不猶豫答道:「請耐心等候!」每份餐點都是細膩的客製化商品,王小姐對義式料理的堅持與巧思,期盼饕客們用心品嚐,體會出各種美食的獨特價值。

【特別推薦】

藏於菜單右下角,看似別無二致的超白酒蛤蜊義大利麵,以清炒方式呈現食材的原味,雖然沒有加入醬汁,但吃起來可以感覺到濃郁的海洋風味。以白酒為底,不惜成本的加入大份量的蛤蜊,值得喜愛清淡口味的朋友們找機會一試!

【店家資訊】

王小姐義大利麵

三峽區三樹路86號

02-86716722(週一公休)

【瘋北大】Go、Fight、Win!校慶啦啦前哨戰

文字(採訪)/潘乃欣
Go、Fight、Win

競技啦啦隊是結合體操、跳躍、特技、口號及舞蹈編排的有氧運動。最早的啦啦隊出現於1880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美式足球賽中,起初的參與成員清一色是男生,演變到現在反而以女生為主。本只是運動賽事中陪襯於場邊的加油表演,卻隨著參與人數的增加,逐漸產生慣用的呈現形式,最後自成一運動競賽項目。各種級別的競技啦啦隊比賽也雨後春筍般地展開,許多熱中啦啦隊的參與者甚至努力為啦啦隊競賽成為奧運項目一事付出心力,可見這項運動的普及與魅力。

台北大學的校慶啦啦隊競賽行之有年,也是國內大專院校舉辦啦啦隊競賽的先驅之一。其實這項運動在校內一炮而紅的因素其來有自:剛遷來三峽校區時,各項運動場設施方興未艾,僅一片空曠的水泥地,校方因而決定將唯一能進行的競技啦啦隊列入當時校慶的運動競賽項目。殊不知這項結合力與美、團結與汗水的運動強烈凝聚了參與成員的情感,各隊的演出激起了校慶活動的高潮,整齊劃一的手勢、高空中翻躍滾動譜下了耀眼的回憶扉頁。飛鳶在三峽校區振翅幾年,學生們共襄盛舉的啦啦隊競賽亦隨之緣起不滅。隨著經驗的傳承累積,各系於校慶的演出日益精湛,參與的隊伍和人數也逐漸增加,準備時間亦不斷拉長,許多系甚至從迎新活動就開始招募新兵,接著便是一連串緊鑼密鼓的練習,說這是開學季校內最風靡的活動,的確無庸置疑。

然而,知悉日前某科技大學女學生在技巧練習的過程中摔落,後腦不慎直接撞擊地面,送醫後不治的噩耗,相關單位謹慎衡量競技啦啦隊的危險性,並著手修改本次校慶競賽的評分機制,改以創意為主,技巧為輔,希望藉此降低意外發生的機率,又將不失舉辦比賽的初衷。

散佈各院的練舞身影,訴說著一場精美絕倫的演出即將展開。力求完美的拋接、氣勢凌人的歡呼口號再度點綴整個校園,無論夜晚或假日,沸騰的汗水無時無刻替秋意漸濃的氣候加溫。無論最終的成績如何,這段朝夕相處、同甘共苦的練習時光,將永遠是大學生涯中無可取代的美好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