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北大】綜合體育館可望在一百零四年底前完工

文字(採訪)/林雨陽

攝影/林雨陽

採訪、文字/林雨陽

圖片來源/總務處營繕組

大家剛來到北大時可能都會有個小疑問,為什麼堂堂國立大學竟然沒有綜合體育館?當初從臺北校區遷來三峽時,三峽校區還缺乏很多硬體設施,比如說正在興建中的圖書館、規劃中的體育館以及二期宿舍和電資大樓;再加上教育部的五年五百億計畫中並未包含臺北大學,以致學校空有理想而無法建設。

綜合體育館的必要性

三峽校區目前並沒有羽球場和游泳池,體育課上游泳或是羽球得要跑到校外、羽球系隊甚至要騎很遠到鶯歌或明德高中等地練球,除了來回時間長以外,交通安全更是個大問題。再來學校缺乏能夠容納全校師生的室內空間,目前最大室內空間為商學院二樓的國際會議廳,僅能容納四百人左右,非常不便於舉辦大型活動,如學期初大一新生參加的新生訓練,其中的迎新說明會將學生分為三組輪流進行,不只讓整場活動的時間延遲,台上的師長們同樣的話講了三遍也會覺得累人。而新生家長說明會當天人數更是大爆滿,許多人千里迢迢趕來卻被擋在門外,現場有不少家長們氣憤地抗議。

八十九年創校至今為何遲遲不肯興建?

臺北大學並不是一開始就擁有這樣的規模,民國九十六年才將社會科學院建成,現在所看到的法律學院大樓、公共事務學院大樓更是三年前才完工並將進修推廣部以外所有師生遷來三峽校區。但即使移至三峽校區,學校並未獲得完整的校地使用權,學校許多空地仍然屬於新北市政府,一直到了九十九年九月新北市政府終於簽屬同意三峽校地給予臺北大學無償使用,學校始獲得完整的土地管理權。延宕已久的圖資大樓於隔年開始動工興建,綜合體育館亦開始進行招標。但在去年十月左右學校重新修正了綜合體育館的建案,將原來的五億八千萬擴增為六億八千萬,其中有四億八千萬為政府的補助,學校出資為兩億元,期望修正後更能符合同學、學校的需求。

何時才能完工?

總務處表示:目前卡在送往新北市政府的公文尚未過關,但預計過關後,明年即可開始動工,倘若順利的話在一百零三年底可以完工。如果想找更詳細的資訊可以到總務處營繕組的網站查詢,若有任何建議也歡迎提供給學權部。

草民聲鳶

各位同學還有發現什麼問題沒被反映出來嗎?學生會提供一個申訴的管道,任何有關同學的權益受損或是你對校內哪件公共事務有問題,
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請在標題註明「草民聲鳶」,我們會轉達給學權部長,他會義不容辭化身正義使者,向學校提出問題,並解決問題。

【活動快遞】亞洲盃行進樂隊大賽在三峽

文字(採訪)/魏翊庭、謝有聞

2012亞洲盃行進樂隊大賽暨觀摩表演大會

在8/19的那天早上,平時安靜無聲的北大田徑場上響起一波波聲樂音,直入雲霄,形形色色的管樂器羅列在空曠的草地上燦爛奪目。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樂團以及藍魔鬼行進樂隊(Blue Devils)訓練營團員齊聚北大,在烈日下揮灑著汗水不畏高溫做比賽前最後的衝刺和排練,同時也為三峽這個小鎮帶來濃濃的音樂氣息和朝氣。

這次台北室內合奏團邀請到世界知名的藍魔鬼行進樂隊的資深樂手協助指導,也聘請了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地的評審。大會執行長黃健能先生表示因為經費短缺和時間不足等因素,比賽本來要被迫停辦,但後來因為有文化部補助才得以讓夏令營的活動進行。其中行進樂隊夏令營有45名團員,清一色都是高中生,一半左右的團員只有10個月左右的學習經驗,而且在表演前五天才拿到譜開始練習,可以說是十分不容易。黃先生說,他希望藉由這次的行進樂隊比賽可以推廣行進樂隊,並且讓學員利用暑假時間參加樂隊學習,從中獲得成就感,同時他也邀請大陸的行進樂團前來比賽,互相交流觀摩和分享彼此的學習經驗。

此外來自各地的比賽團體都頗具盛名,有石家莊嘉平愛樂陽光樂團、台北學生樂旗聯隊、桃園新興高中樂旗隊、香港青年部操樂團及嘉義民雄國中樂旗隊等。表演的部分有藍魔鬼訓練營行進樂隊和新北市政府警察局警察樂隊兩團。兩岸各地好手雲集較勁,每個樂旗隊都各具有特色,整齊的號角鳴聲、輕快而穩健的鼓聲以及脆耳的鐵琴聲,搭配著敏捷的隊形變換,一點也不輸國慶閱兵的氣勢,讓大家為之驚嘆連連,最後以大合奏-號角齊發畫下美好的句點。

想要再一睹行進樂隊的風采嗎?在今年12月嘉義管樂節台北室內合奏團會安排樂團上台演出,還有在明年的國際音樂節他們也將邀請外國的團體來台灣,會用更嶄新的主題呈現給觀眾們,就讓熱愛音樂的我們拭目以待吧!



【旅遊專欄 】境外之地,忘俗之境,圓山水神社

文字(採訪)/趙浩宏

台北,一個充滿現代化建設卻又蘊藏歷史與文化的城市,儘管兩百萬人穿梭其中,卻不失一片靜謐之地。這一次浪浪來到與士林商圈僅僅相隔一條路的老神社,一個溫柔古樸而自在的角落。

踏上最後一個階梯,便抵達第一個平台,一棵老榕鬚垂飄盪,遠遠便看到風韻十足的日建「活水頭」高塔,看過去照片中的高塔整個建築物爬滿了薜荔,但今天的高塔非常乾淨,明顯近期有經人重新整理。

後方挑高處是「圓山貯水池」,早期為了供應台北市大量得自來水需求,日本水利局由大屯山南麓的竹子湖以及紗帽山一帶引用天然湧泉,於是開始規劃興建「草山水道系統」來北水南調,而圓山貯水池便是此系統的一個重要水利節點。

本地屬於草山水道系統屬於1928年動工,歷經各種困難挑戰,四年後成功將陽明山的湧泉輸送下山,沿途經過了重重山巒與數個接續井,再利用大量管線和水管橋通過溪谷河流等麻煩地形,再流到三角埔發電所然後才流進「圓山貯水池」 ,圓山貯水池將帶電的水處理過後最後才接到台北城的水道系統供台北市民使用, 每日提供28800公噸供水 ,對於當時人口的快速增加有非常重要的舒緩效果。

遺跡群的主要建築便是「活水頭」高塔,但與其說他是一座塔,稱其為一個「門」更為貼切,內部有一個地洞,是過去工作人員通往圓山貯水池的入口。而在高塔旁邊有一當時工作人員的宿舍,一打開門便有個小小驚喜,幾乎究極體大小的無疣蝎虎在門縫休息。

日本神社的建造一定都是依據固定型制,儘管是這麼小的神社亦然也分成三階。第一階的部分是個花園,有個寫著圓山水神社的石碑在神社左側,年代是昭和十三年,以及階梯兩側各有一個石燈,由水道課課員所奉獻,背面刻著昭和十三年四月的字樣。第二階兩側是狛犬,也稱高麗犬,為水道課同仁所捐獻。第三階是神社主體,不過神聖已經不再。


「手水缽」,上頭刻有「奉納」和「水」的字樣,是日本人對於神的敬重,信徒進入神社參拜前必須先淨手洗滌身心,以示尊重。整體保存得非常良好。一走出階梯,心境與環境便瞬間回到都市的繁榮之中,非常的有趣與值得回味的一小段路,輕鬆五分鐘的階梯便可瞬間拖離塵囂,心情煩悶需要散心時絕對是上上之選。小徑、歷史、古剎、老樹、自來水,不要每次走出劍潭站只曉得往夜市方向前進,圓山水神社絕對是個值得一探的地方。

圓山水神社所在地: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台北市士林區圓山水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