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振盪上合歡

文/浪浪
攝/浪浪

在今年的一月二十四日我們趕在北極震盪產生寒流的同時上山到合歡,感受近幾年來台灣最佳的雪況。
111
近十年最佳的雪況在副熱帶的台灣所代表的也是近十年最冷的寒流,為了能夠成功抵達合歡北峰登山口,並且雪攀登頂,我們找了專業的司機備妥雪鏈以及完善的雪地裝備,包含一雙十二爪冰爪、防風防水的外層衣物、保暖衣物、冰斧和登山杖,一路從東部太魯閣上中橫公路,閃過另一頭賞雪的車潮。在雪季,山區時常會塞車,除了因為車潮以外,另一個很大的原因在於台灣的駕駛許多經驗不足再加上並非四輪驅動就上山,導致輛打滑後在山路進退兩難,反而造成前後來車的困擾,堵塞交通。

為了安全爬上合歡山北峰,我們第一天先停留在未達三千公尺的合歡派出所留宿一晚,一方面這樣可以減少罹患高山症的可能,二來過了慈恩後地上就已經開始大量積雪影響開車速度。我們抵達派出所後,先一起準備了豐富的晚餐,並且與當地的員警共同聊天喝茶,早早睡覺後等待隔天一早前往登山口。
1
第二天一早,我們在道路管制開放後就驅車北上,抵達位於台14甲34K的小風口登山口準備裝備攀登合歡山北峰。一下車,狂風就陣陣吹來,雖然天氣晴朗但依然漫雪紛飛,心中有些小退卻但在穿玩冰爪後依舊照原訂計畫毅然決然開始行進,前往標高3422 公尺的合歡山北峰步道。

前往合歡山的路途滿是積雪,路基在雪中幾乎消失,只能循著前方的步伐踏出腳點,踩踏在深三、四十公分深的鞋印路徑上。一路上兩旁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在上升約一百公尺後,樹木就幾乎不再生長,兩旁只剩下一片雪白將低矮灌木埋在下方,也因此看似平坦的路也變得更充滿踏空的風險,有時候只要不小心踩在灌木間的空隙就會下陷,甚至到一公尺深,所以步伐也必須更緩慢小心,但真正困擾我們的並不是腳下的路,而是越來越劇烈且寒冷的風。
11
大約過了步道1.1公里處,我們終於上到準備通過高山反射板的水平稜線,此時狂風開始吹起,雪花從空中擊上臉龐,十分的疼痛,我們開始越來越無法站穩在路徑上,但兩旁卻是至少四十公尺的落差與山谷,我看著前方的夥伴島在路上開始用爬的前進,我放慢的腳步用雙手杵著登山杖慢慢前進,接著領隊從後面大喊,要我們撤退,結束這次的行程。

無法登頂固然遺憾,但安全永遠是登山的首要條件,而且回程依然美麗,所以我們就拿起相機一邊慢慢的在雪地理悠走,一邊記錄兩旁美麗的山林雪境。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