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消息】 北大附中明年招生 將按教育部入學辦法/土石流防災演習 今年移師安坑里舉行

文字(採訪)/魏翊庭

圖/三峽區公所經建課、龍埔國中辦事處

北大附中明年招生 將按教育部入學辦法

近來頗受各界關注的臺北大學附設高中,3月31日在龍埔國中預定地正式動土,揭開北大特區從國小到大學完整教育圈的序幕。北大附中乃因十二年國教趨勢而起,為提供明顯成長的遷入人口教育服務,故在缺乏高中教育的北大特區成立北大附中。

其籌備處已於3月7日進駐臺北大學,現名稱雖仍為「新北市立龍埔國中(北大附中預選學校)」,但只要教育部核准改隸計畫書,103年招生時,便可正式掛上北大附中的校牌;而對這份改隸計畫,應是能得到正面回覆。

既然北大附中為使三峽莘莘學子能就近就讀,入學資訊必然重要,龍埔國中教務主任游主任說:「國中部104年才會正式招生,高中部則要依照基北區免試入學招生委員會103學年度的入學辦法,不採特色招生。」每年三月左右,教育局會按該期資料,如設籍資料、鄰近學校招生狀況等,調整國中學區劃分的範圍,故屆時還得多加注意公告。為因應十二年國教,未來高中學區將為「北北基免試就學區」,和國中學區有所不同,會輔以鄰近縣市所形成之地方生活圈概念,將位處免試就學區交界的學校,由跨區主管機關協調「共同就學區」之劃分範圍。

教育部3月1日公布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實施計畫」其中提及,各主管機關應於每年6月10日前,將次學年度免試就學區及共同就學區函報教育部,經核定後,最晚應於7月20日發布範圍並納入免試入學招生簡章。目前北大附中高中部學區為「北北基」,國中部則無明確所屬學區劃分,故考生與家長應多注意相關之公布,也應注意十二年國教之動態。

土石流防災演習 今年移師安坑里舉行

三峽區公所經建課每年都會舉辦一場土石流防災演習,以往均在五寮國小,今年為因應去年安坑里建安路有幾處路段因風災毀損,故在3月27日下午於安坑里保安宮舉行。除下午的實際演習,當日上午有防災說明會,衛生局也進行CPR教學。

安坑里里長表示,水保局前年有提供雨量筒,今年經建課亦跟進,屆時請里長配合每小時回報災害應變處理中心。若超過黃色警戒(300mm/hr)將會勸離保全戶,而達紅色警戒(500mm/hr),則會強制撤離。而三峽區已放置雨量筒的里尚有:插角里、五寮里、有木里、竹崙里、金圳里,多一份防範,多一份居處土石流潛勢溪流保全戶的安全保障。

 


【瘋北大】「左右看」學雜費調漲

文字(採訪)/林雨陽

攝影/林雨陽

「左右看」學雜費調漲
文字/呂謦煒

有一個幽靈,調漲學費的幽靈,在台灣上空遊蕩。

每年,教育部幾乎都會拋出調漲學雜費的議題,不過每每受到輿論反對,最後擱置凍漲,今年的「常態性大學學雜費調整方案」也不例外。它分兩部分:針對私立大學,不分新生舊生,最多統漲5%,而公立大學舊生漲5%,新生則漲10%;第二部分則針對所有大學,又分反映辦學成本變動與反映教育品質兩大部分,前者調幅最高5%,後者則須學校提出計畫,報教育部審核。

何以調漲學雜費?教育部有以下幾點考量:

1.以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來改善反重分配現象。公立大學的學生大多擁有較好的社經背景(100學年度第1學期申請低收入戶學雜費補助的學生佔全校學生比例最少的大專院校前五名分別為陽明大學、台灣大學、交通大學、中央大學、清華大學,比率在0.34%到0.42%間,而這些學校都受教育部五年五百億經費補助;低收入戶子弟比例最多的大專院校則是慈惠醫專(8.66%)),若政府總是補助公立大學,使其能壓低學雜費,對於就讀私立大學的弱勢生來說,確屬不公。

2.提高學雜費能讓學生受教的品質更進一步的提高,且提高學生的讀書誘因。學校錢多好辦事;而且,學費多了,若不用功浪費的也多了,會心痛吧!

3.台灣學費已相對低廉。台灣公立大學民國92-93年平均學費為5.8萬元(新台幣,下同),同時期香港中文大學已達16.8萬,而新加坡大學更收37.2萬元;歐美著名大學收的學費更不會比台灣便宜。

典型的右派思維

其實,支撐教育部主張的背後論點是使用者付費與市場機制。很公平啊!你來讀書,就付錢給學校;你不付錢,就不要讀書。沒有人逼迫你,畢竟大學不是義務教育;而且大學在漲價時也要考慮市場機制,若學費太高,學生就會流失,因此學校會做出最適當的調整。

這正是典型右派主張。右派認為,最小政府干預,放任市場自由運作,可以達到最好的結果。人人追求自利,可以達到社會共同福祉的提升。因此更有人主張教育商品化,將教育當成商品,可以達到最大效度使用,不好嗎?

層層剝削 左派反彈

不過,許多團體持不同的意見:

1.大學是強迫性又難以回本的投資。大學生滿街跑,沒有大學學歷,就等於失去基本競爭力,還不算義務教育嗎?

2.政府口口聲聲調漲學雜費,但自己卻逐年減少對學校的補助。如此一來,所多收的學費只使學校財政收入基本衡平,根本沒辦法提升教學品質。

3.要改善反重分配現象,應從向資本家課徵資本稅著手,並拿來支應教育經費。大學是為資本家培養「便宜又好用」的人才,他們理應投資;如今卻讓大學生自己投資,實在偏向資產階級利益。何況,現在貧富差距擴大的事實,就是資產階級層層剝削造成的結果!要解決重分配問題,應從資本家著手。

4.何況,嚴峻的情勢擺在現在的大學生面前。起薪只有22K,而許多人身上都有學貸壓力,不知何時才能還清?若調漲學費,情何以堪?對窮學生來說更是個重擔,若調漲學費,窮苦人家心中「辛苦讀書,考上好大學」的翻身夢,就將成為泡影。更有人主張,即使要「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也應該是私立大學學費降到與公立大學同樣水平,而非調漲!

左派強烈反對教育商品化,認為政府應該要介入教育,主張教育公共化。他們認為,市場化的自由放任,最終只會擋住無產階級翻身的機會,是資本家用來剝削無產階級的工具,從而讓教育的階級流動功能徹底喪失。

探尋「第三條路」

然而筆者認為,若教育經費全由政府補助,也不見得符合公義。一來,仍有人決定不讀大學,全盤補助對未讀大學的繳稅者而言並不公平;二來,若不分對象齊一施予補助,仍無法讓貧窮學子獲得相對較需的幫助,且「羊毛出在羊身上」!拿國外的例子來說,歐陸多國都免學費或只收便宜的註冊費;然而這些國家稅賦比例偏高,如比利時的國民賦稅負擔率達45%,法國也有43%,台灣目前僅為11%;蘇格蘭仍有免費大學教育,但蘇格蘭的高教經費已有1.55億英鎊的缺口,若持續,就得削減其他預算以支應教育支出。以我國現狀來說,財政已很窘迫,似無法對教育經費有如此慷慨的支出。對資本家課徵資本利得稅或對資本家調高稅率,雖然理論上可行,但是一來,中華民國國會效率一向不彰,而且證所稅才一提出,便遭群起圍剿,最終雖仍通過,但已是閹割版,早不具公義本質;資本利得稅若搬上檯面,會是怎樣光景?二來,對資本家調高稅率或課徵新稅,資本家投資誘因必定降低;這是否會使工作機會或競爭力降低?對台灣的影響為何?這些損失與所獲稅收孰輕孰重?仍需考量。

不過,右派主張的教育商品化,竊以為亦不可行。英國年前也進行了一波學費調漲,學費上限由3000英鎊調到9000英鎊(約由新台幣138900元調到416700元)。英國政府認為調到上限的學校應該不多,因為若是同樣教學品質但學校學費不同,追求自利的學生會選擇較便宜的一家。然而實情是約有45間大學調整學費到9000英鎊的上限,更低的只在少數。因為大學預料到人人都有的想法:一分錢一分貨。收較低的學費,是否代表學校承認教學品質輸人?由此可知,市場機制並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良方,人不完全理性,市場也不一定能達到最適結果。

許多人都盼望藉由教育達到脫貧。然而,學費的調漲、學貸的壓力,似乎讓這份理想越飛越遠。右派沒有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對大學生負擔沉重學貸只能拿22K月薪償還的問題,也置若罔聞。如此一來,即使公私立大學學費齊一化是為了解決反重分配問題,但採取的手段本身卻已讓家境不好的學生跌入了更深沉的淵藪。

學生們團結起來

根據「國立臺北大學校務基金收支餘絀決算表」,民國100年度臺北大學餘絀達7830萬元。筆者認為,「合理」的學雜費調漲,並非不可行。但是,若要調漲,錢最後花到哪裡去了?學生應該有知的權利;再者,現行對家境清寒者的補助措施仍嫌不足,教育部在這方面甚至遭監察院糾正過。若要調整學費,絕對要加大對家境清寒者(無論是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或者有其他困難者)的補助或獎助,方符公平正義;至於公私立大學的定位問題,學費齊一化應是目標,畢竟,無論是考試也好、推甄也罷,對家境清寒的學童往往不利,許多學童即使十分上進,仍難逃結構性因素影響,只能進入私立院校就讀;若對他們徵收較高額的學費,但官方補助經費仍獨厚公立大學,顯得不公。但若像右派一樣強調市場至上,那是否應建立一個大學的退場機制?許多學校雖屬私立,辦學仍然優良;部分公立大學品質卻難以卒睹。若能減少對辦學不佳的大學之經費補助,甚至將其淘汰,把錢花在刀口上,如此一來,學費是否仍然非漲不可呢?當然,最重要的問題,也是許多左派憂心忡忡的,政府應該為年輕人創造一個具有前景的就業市場,並且盡力建立較公義的稅制,而非處處為資產階級服務。

英國2011年學費調漲,曾引發一場學潮;今年初加拿大想漲學費75%,引發學生長達百日的抗議。無論你是否同意筆者的觀點,本文的目的是希望喚起大家注意與自己切身相關的學費問題。無論你偏左或靠右,學費是學生的大事,若我們學生自己都不清楚,還有誰會為學生著想呢?

全世界的學生們,團結起來!

【瘋北大】初生之職涯發展中心,邀你一同來關照

採訪/王睿瑜、魏翊庭、羅郁凱

文字/王睿瑜

初生之職涯發展中心,邀你一同來關照

大一的新生們還記得新生訓練時,曾到「大專校院就業職能平台UCAN」,做了一次職業興趣探索嗎?或許尚未全然了解而已遺忘,不過懂得善用這平台與認識辦理活動的處室,和同學往後就業有關喔!背後推手是今年八月初才新成立的單位──職涯發展中心。

成立宗旨

也許有大一甚至是大二到大四的同學,對這單位感到陌生,其實它的前身大家都耳熟能詳,是學務處的「就業輔導組」。近年來由於景氣低靡,青年失業率高,待業期拉長,畢業生正面臨嚴酷的就業環境;大學生對於畢業後的去向感到茫然,學校為此配合教育部政策,將就業輔導組擴編為職涯發展中心,在人力與資源上有大幅度的提升。職涯發展中心,顧名思義,不僅僅把目標放在大四會遇到的就業問題,也協助同學打造更良好的職業遠程規劃,補足原本就業輔導組專攻高年級就業的不足,冀望能夠藉由此單位使學生在未來職場上有更明確目標與務實的規劃。

了解資源、善用資源
我可以怎麼做?

大一新生或許還沒有明確的就業規畫,但可以及早準備,在現階段的大學生活裡面探索自己的興趣與潛能,訂立自己未來的目標;若是大二到大三的學生對未來的職場目標有初步規劃,更是鼓勵前往職涯發展中心做更深入的職能診斷,了解自己的能力是否符合就業的基本條件,藉此診斷出自己所需加強的能力;至於大四的學生,不論是繼續深造或投入職場,職涯發展中心都會舉辦相關的活動、提供相關的資訊,例如面試技能講座、撰寫履歷、優化職場氣質與就業品牌力等多方面職場資訊,以利應屆畢業生更快適應職場,未來也將成立「職場新鮮人工作坊」,提供就業前完善的資訊。另外,若想自己創業卻不知如何開始,未來也將有「青年創業工作坊」,邀請各界前輩分享創業資訊和經驗,培養創業膽識、企劃及執行能力。

職涯發展中心聘有專業職涯諮商師,無論是大學的哪個階段都能向諮商師預約時間,進行個別或團體的諮商,有問題儘管開口吧!

在未來,還能……

目前職涯發展中心的軟體資源逐漸茁壯,除了基本的個人與團體諮商外,在未來會更進一步設立系所職涯導師,以近距離了解學生需求、更貼近學生對於所屬科系的職涯規劃。此外,臺北大學有許多校友對大學生的職涯規劃相當看重,願意回饋母校,擔任職涯發展諮詢顧問的角色,提供學生更完善的職場經驗分析與分享。

職涯發展中心也會持續規畫企業、政府和非營利組織的實習機會,與系上實習不同的是,未來的實習對象並不限科系,都能夠參與,也會針對各系所,開發不同的實習領域。在未來,職涯發展中心為學生所做的規劃將不只把目標著重在國內,更隨著職場的全球化,邁向跨國實習,提高青年就業全球流動率,各位同學可以持續關注職涯發展中心的相關訊息,以免錯過活動與機會。

另外,中心會持續關注畢業生的流向與發展,透過學生流向與雇主滿意度調查來進行後續追蹤,若學生投入就業職場工作的品質與雇主需求期待有落差,則反向回饋到學校內部的教育方式、內容,以期能夠為畢業生達到與職場無縫接軌的目標,持續提升學生品質。

不多說,來喝杯茶就知道

踏進行政大樓四樓,職涯發展中心外有整齊明亮的交誼空間,同學可以依照需求自由使用。走進職涯發展中心,寬敞明亮的開放職涯圖書閱讀空間,搭配輕鬆的音樂,是個舒適的環境,除了有個人諮商的專屬區域,也有團體諮商的大型會議室,有需求的學生都能夠善加運用。提醒想諮商的同學,可以藉由電話、網路還有現場預約的方式與相關人員約定時間。職涯發展中心很歡迎同學多多拜訪!

連絡資訊:

辦公時間 : 禮拜一到禮拜五 8:30-17:30
辦公地點 : 行政大樓4F
處室電話 : (02)8674-1111 轉 66206~66210
傳真: 8671-8033
E-mail :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 台北大學職涯發展中心
Website : http://www.ntpu.edu.tw/admin/a8/org/a8-4/news.php(上網搜尋:「臺北大學首頁-學務處-職涯發展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