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遊樹林系列 – 吳栩菲師生聯展

文/Albee

吳栩菲,1983年出生於台北,2009年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所中國書畫組,其作品包含水墨、水彩、油畫、素描等各種媒材創作,從小得獎不斷。

據吳栩菲的創作自述:「自有記憶開始,畫畫一直是我最熱衷的事。藝術是多采多姿的世界,然而只怕學太晚知道的太少,盡可能在有限的時間和精力內多方學習各種媒材和技法,以表達符合自己心中創作之理想。」不難看出,這是一位對藝術相當執著,有生命力、有想法的創作家。今年(2015)一月,吳栩菲老師更被新北市政府評選為樹林的年輕代表畫家。

吳栩菲的作品,很有個人風格與特色,其畫作給人一種平靜溫和的感覺,用色也很樸實,卻不致落於單調乏味,反而能在自然中流露出祥和靜謐與一絲絲的高雅之感。吳栩菲的畫,總能讓人再多留心幾眼,適合在悠閒的午後細細品味。

一群熱愛繪畫藝術跟咖啡同好,將繪畫藝術與生活品味結合,大家邊喝咖啡邊畫畫,交流繪畫學習心得,分享工作資源與生活經驗,更將生活情趣融入繪畫藝術,於是有了這一次展覽的產出。無論是平時就對藝術頗有鑽研者,或是單純喜歡一個悠閑愜意的空間,都歡迎攜帶自己的靈魂,到吳栩菲的世界裡遊歷。

本次展覽為免費入場,展覽時間自11月1日起至11月27日止,每周一至周六在樹林區保安市民活動中心,詳細資訊可上樹林區網站查詢。
吳栩菲作品(圖片取自數位島嶼網站)

【專題報導】「麥」擱來啊!–麥仔園地區都市計畫的癥結

文字/李欣輿、林思伶、陳琬瑩、黃湘凌
採訪/李欣輿、林思伶、陳琬瑩
攝影/劉秉峰、傅鈺婷
資料提供/劉秉峰、新北市城鄉發展局

今年十月二十七日,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召開「三峽麥仔園地區都市計畫」第一次說明會,龍埔里里民高舉「反對區段徵收」、「官商勾結」等標語,頭上繫著抗議紅布條,向前來說明的官員表明,龍埔里內99%的居民反對政府強制徵收,誓死捍衛家園!然紛爭總有緣起,跟著峽客們一同追根究柢!

不要流離!還我居住正義

龍埔里在三峽區內佔地廣闊,最初範圍涵蓋目前的北大特區、國家教育研究院、桃園農業改良場台北分場,里內三個地段,分別為劉厝埔、隆恩埔與麥仔園,大多為休耕農地。為了捷運三鶯線的建設開發及解決違規工廠問題,政府欲區段徵收捷運路線附近的土地,以及擴大徵收劉厝埔與麥仔園的農地,「這次徵收案若再通過,已經是龍埔里第四次被徵收了!」龍埔里陳志育里長激動地控訴著,前三次接連擾民後,又來一個都市計劃,居民憤怒又無奈。

峽客實地訪談里長與居民,大致整理出三點疑慮:首先,捷運用地計寬三十米,況目前的三鶯線捷運仍處於計畫階段,只是要將平面道路先行開通,實無迫切擴大徵收的必要。居民認為:「之前北大特區以臺北大學名義徵收180公頃土地,但北大佔地僅約60公頃左右,剩下三分之二因為普遍居民得到土地坪數過少而轉售給建商財團,現在過度開發造成房價高漲,空屋率也高。難道也要害麥仔園變成這樣嗎?」其次,違規工廠的問題三峽區內僅佔5-10%,其餘90-95%皆在樹林及柑園一帶,政府不先單就問題解決,卻以「優先示範地區」之由徵收土地,況且非所有工廠皆是違規,僅因地目不合無法登記而不合法。里長說「地主將閒置農地出租獲利,政府按時收稅,廠主則能以低成本租地,目前基本上是三贏的局面。」若能從變更地目下手,也許較佳。最後一點,十七年前政府徵收北大特區時,承諾兩年後完工的安置住宅,至今成為空話,說明會中安置配套也隻字未提,要居民如何再相信政府?

而對於這次徵收案本身的不滿,主要有三點:第一,以往補償費過低,政府標售價高。捷運計畫道路將強制徵收六間民宅,其中一戶於民國87年時以現金加貸款約710萬元買入,但政府現依公告現值計算補償費,主建物、土地加上作物搬遷費共僅500多萬元,顯然不合情理,然政府可標讓售土地售價卻與公告現值差異甚大(見表),這次難保無補償費糾紛。第二,換地方式不合理。只有大地主能換地,小地主僅能依法受領補償費,且土地所有權人領回土地比例依法為40%,以住宅區為例,又限制建蔽率60%,容積率210%,也就是一百坪土地僅60坪能蓋房子,樓高三樓半。此限制有損經濟利益,讓人不免懷疑這項計畫是否能達成將土地做最有效運用,發揮最大效益的目標。第三,居民反映不僅說明會通知書發送不全、會後意見調查樣本數亦有造假嫌疑。政府失信於民,無怪乎會引發居民強力抵制徵收案。

 關於麥仔園地區都市計畫與區段徵收

城發局解釋,目前流程尚在第一階段之製作申請書、尋找可行性規畫,其餘第二階段擬定實質法定計畫、都市計畫及第三階段實施區段徵收都要先經過第一階段與居民理性溝通,達成協議才可進行後續處理。也強調此都市計畫與以往臺北大學特定區不同,並不是全區性的徵收土地,圖?中所標示的「住一」並不納入區段徵收範圍,可原地保留,而「住二」區內之合法住宅可在不妨礙都市計畫的前提下,按原位置申請保留分配。

屆時補償機制為發給地價補償費,且此費應按照徵收當期之市價補償期地價,若不領取補償費,則可領回土地,稱之「抵價地」。抵價地發還比例將比照臺北大學社區特定區案例以40%計,惟實際抵價地比例應以區段徵收主管機關新北市地政局報經核定之比例為準。而計畫的土地開發強度擬比照相鄰都市計畫規定辦理。關於補償費及抵價地的確切細節,屬第三階段地政局作業,故領回地的比率尚無設定門檻,原地坪要多少以上才可領地也還無音訊。

而說明會報告中,提及以區段徵收為行事基準的理由,根據土地徵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新設都市地區之全部或一部,實施開發建設者,得為區段徵收」、非都市土地申請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作業要點第五點「開發方式採區段徵收為原則,採其他開發方式者,應敘明不採區段徵收之理由」以及行政院行政院民國79年8月10日台內字第23088號函示「凡都市計畫擴大、新訂或農業區、保護區變更為建築用地時,一律採區段徵收方式開發」。

 土地徵收背後的省思

土地徵收對於多數人而言是個十分陌生的議題,為此峽客請教了臺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的廖本全教授,讓大家能對區段徵收有更加完整的認識。

所謂的區段徵收是指政府將欲蓋建公共設施土地及周邊土地一併收購,至於補償部分則是採取市價補償,僅給予地主遭徵收的不動產等值的房屋、土地或是補償金,雖然在「都市計劃辦理程序」的第一階段及第二階段之中,民眾可以反應意見,但有多少能被政府聽見沒人能夠保證,一旦通過前兩階段,民眾就沒有任何決定權,只能看著土地遭到強制徵收。

廖教授認為都市計劃應在不影響人民的情況下實行,土地徵收是在迫不得情況下才採取的最後手段,除了整個程序必須符合正當性,且對於人民的補償必須合理,足夠讓其維持和先前一樣的生活水準。但如今土地徵收條例不再替人民把關政府的政策,反而成為土地徵收的鐮刀,收割被徵收者的命運。若是麥仔園都市計畫真要施行,龍埔里地區的土地必然遭到強制徵收,人民的財產權連國家都無法為其保障,所謂的居住正義、土地正義將只是口號,而麥仔園將成為不公政策下的犧牲者。

原樣或開發該用何衡量

除了反覆思考徵收土地的必要性、徵收目的是否符合比例原則以及徵收之後的安置被徵收者的配套措施,居民對於麥仔園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情感,不少是世世代代在此生活兩、三百年的人家,不願讓這塊富有純樸農村風貌的土地淪為高樓林立的冰冷都市用地,他們訴求政府多重視農業,不要犧牲農業以促進城市發展。

憲法第15條條文提及「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政府的設立是為了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雖然公共設施的確對於大多數的人民有益處,但是少數反對者的利益就應該被犧牲嗎?我國從事農業人口日漸萎縮,造成近年糧食自給率降低,潛藏糧食危機的可能,加上都市計劃施行下,越來越多農地被強迫開發,更是阻礙了農業的發展,且以農業、農人對土地的情感及糧食自給率換取都市發展是可行的嗎?

不管在經濟、情感或是人權方面,相信土地徵收有著許多可以討論的面向,也有許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一個真正成功的都市計劃,不僅要有完善的公共設施和有效率的施工,更重要的是此工程背後不要因為疏忽而傷了百姓!

【活動快遞 】大漢溪畔的休閒好去處─鹿角溪人工濕地

文字(採訪)/李欣輿
攝影/李欣輿

昏沉的午後不想待在屋內,卻不曉得該往何處去嗎?三峽客踩著自行車來到了鹿角溪人工濕地,豐富的濕地生態結合完善的大漢溪自行車道,讓峽客遇見不少特地走訪此地的車友呢!

大漢溪沿著河川高灘地規劃了左右岸兩條自行車道,而這次要介紹的鹿角溪人工濕地便位於大漢溪左岸。此地原本為垃圾掩埋場,嚴重汙染的廢水不斷地排入大漢溪,為了改善汙水問題,16公頃的河川高灘地於2007年闢建完成,為一仿自然汙水處理廠,利用水生植物及自然淨化工法淨化家庭汙水。濕地系統含有沉沙池、漫地流區、近自然式溪流淨化區、草澤溼地區及生態池等五個部份。由入口處進入直行後不久,閘門附近散發的陣陣惡臭味,為汙水排放的第一站,這些廢水會排入沉沙池,依序流經各區形成一個系統。沿流而下,會發現河川不再瀰漫著臭味,淨化水質的效果顯而可見。

除了汙水處理,鹿角溪人工濕地也是多功能的生態教育場所,整建後的濕地保留了良好的水域環境,因而吸引了多種類的鳥類及昆蟲前來棲息,提供認識生態的絕佳環境。濕地成為鄰近學校學生的自然教室,招募有興趣的小朋友成立了河川小小巡守隊,讓小小巡守員進行生態池的水質檢測、撿拾垃圾及觀察水棲生物等,更重要的是,守護濕地的過程,可以讓保育生態的觀念自小扎根,進而培養出一顆顆珍惜土地、愛護自然的心。

走近生態池,水面倒映著藍天白雲以及次生林,峽客也驚喜地看見水鳥飛過樹林,自在棲息在水畔的模樣,如畫的景致使人著迷。在鹿角溪人工濕地,民眾可以非常親近自然,幾乎沒有距離,唯有深入接觸自然生態,才能發現濕地的迷人之處,也難怪車友們直跟峽客推薦鹿角溪人工濕地為休閒的最佳去處。

走訪濕地注意事項:

1.汽機車不能進入。

2.勿隨意棄置垃圾及任意活動破壞美麗的環境。

【旅遊專欄】鶴鳴山下蓋淡坑 山仔腳小村風情

文字(採訪)/趙浩宏

鶴鳴山下蓋淡坑 山仔腳小村風情

位於樹林的山佳小鎮舊名山仔腳,背倚群山面朝溪流,對於時常搭乘火車或居住於樹林鶯歌一帶的人都不陌生,但卻鮮少人知道這涵洞後的小社區曾是過去輝煌的礦產小鎮。


風情老礦坑

民國48年封坑的蓋淡坑,與樹林土城一代的大量煤礦同屬於海山煤礦的一脈,早年礦產十分豐富,至盛時期曾經高達千名礦工在小小的山佳小村工作。其中山佳地區蓋淡坑的礦產更是早在清朝就已經備受重視,直到日據時期更是受到日本人的喜愛,此時正逢高度發展重工業的備戰時期,日本人於此搭建山仔腳驛,也就是現今被設定為市定古蹟的山佳舊車站,作為運送煤礦的專用車站。

而山佳礦坑的盛況直至民國48年才因為過度開挖接二連三的發生冷礦爆炸,而且北台灣四處都發生嚴重礦災,又加上礦工生活處境備受政府關注,才被迫下令封坑。據說當時礦坑已深達一千多公尺,而且從入口搭乘礦車到挖礦處虛耗時兩個小時,可想當時盛況。

順訪鶴鳴山慈皇宮

到了山佳,除了必訪的山佳車站和蓋淡坑,千萬別忘記向山上造訪樹林地區難得的觀景展望平台。

就位於山佳所倚靠的鶴鳴山上有一座壯觀的廟宇,主祀靈山七仙女之一的白鶴仙姑。根據鸞堂經文所述,七位仙姑為了與王母分憂,故而姐妹相稱。每位仙姑跟王母娘娘一樣,都是身奉地母懿旨,時常代替王母娘娘現身凡間救世,巡查三界人間一切苦情。而慈皇宮便是主祀王母娘娘座前七仙女之一的白鶴仙姑。


除了燒香求平安,慈皇宮時常會有不少附近的居民因為山上的美景帶著家人前來觀景乘涼,站在廟宇前的停車平台向外望便可看到大漢溪兩側的三峽鶯歌與土城樹林,涼風吹來讓人心曠神怡,除此之外夜裡這裡也是很棒的賞夜景與聊天的好去處。

山佳,一個美麗的角落。除了古蹟和歷史舊址,也有幾條值得一走的登山步道可通往鶯歌和桃園的山區,假日想出遊又找不到好去處,到山佳走走吧!恬靜的小地方,讓人會一去再去。

交通資訊

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可搭乘台鐵至山佳火車站下車

自行前往:進入樹林接中山路至三段,看到山佳車站由左側涵洞進入山佳地區。

【地方消息】聯外公車整併 851、852直抵鶯歌樹林

文 / 鍾旻育

聯外小巴樣式
聯外小巴樣式

851、852、853與855等四線公車自去年十月通車以來,一直以搭乘率不高為人所詬病,而經民眾反應後,交通局終於同意整併此四線公車。自四月十六日起,此四線公車整併為「851北大-鶯歌」、「852北大-樹林」,期許能帶給民眾最大的方便! 繼續閱讀 【地方消息】聯外公車整併 851、852直抵鶯歌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