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消息】三峽水滿為患

文字(採訪)/顏振祐

暑期間,蘇拉颱風強沛的雨量使三峽河暴漲,掏空清水街地基,造成道路崩塌,導致一位騎車路過而跌入坑洞的花店老闆喪命,而三峽河邊緣的民宅以及店家則是遭受淹水之苦,位在上游位置的老街和清水祖師廟也難逃災禍,當地民眾反映此次事件是近年來最嚴重的水災。

民眾質疑,此次災禍是由於高灘地工程使河道變窄,河裡淤積卻沒有及時清理,舊攔河堰抬高了上游水位,導致河水無法宣洩,只能從排水管逆流而出,因而衝破護堤,沖刷侵蝕清水街的地基,造成此次嚴重的狀況。

新北市市長朱立倫表示,這次釀災原因包括河床淤積及護堤、攔河堰設計等多重可能,不是單一原因,三峽河整治工作應重新調整,市府強調,未來會由水利署長陳伸賢召集相關單位,重新研擬中長期整治計畫,以確保堤防及河岸旁住戶安全。

另外,針對台北大學校園時常因豐沛的雨量而變成「學生游泳池」的問題,多方報導質疑,是不是北大特區開發過度?三峽民眾:「我覺得排水系統不好,要檢討。」新北市水利局副局長宋德仁表示:「主因還是降雨量太大,三峽有一些下水道系統的銜接,不是那麼順暢,這一部分水利局會盡快來改善。」

不論如何,若這些淹水問題再不進行改善,對於生活在三峽地區的學生和居民,都將對生活會有關鍵影響.只願新北市政府能夠有效率地做好水利規劃,讓大家有個安全且舒適的生活環境。日後三峽客將深入探討與追蹤相關防治辦法與改良。

【旅遊專欄 】境外之地,忘俗之境,圓山水神社

文字(採訪)/趙浩宏

台北,一個充滿現代化建設卻又蘊藏歷史與文化的城市,儘管兩百萬人穿梭其中,卻不失一片靜謐之地。這一次浪浪來到與士林商圈僅僅相隔一條路的老神社,一個溫柔古樸而自在的角落。

踏上最後一個階梯,便抵達第一個平台,一棵老榕鬚垂飄盪,遠遠便看到風韻十足的日建「活水頭」高塔,看過去照片中的高塔整個建築物爬滿了薜荔,但今天的高塔非常乾淨,明顯近期有經人重新整理。

後方挑高處是「圓山貯水池」,早期為了供應台北市大量得自來水需求,日本水利局由大屯山南麓的竹子湖以及紗帽山一帶引用天然湧泉,於是開始規劃興建「草山水道系統」來北水南調,而圓山貯水池便是此系統的一個重要水利節點。

本地屬於草山水道系統屬於1928年動工,歷經各種困難挑戰,四年後成功將陽明山的湧泉輸送下山,沿途經過了重重山巒與數個接續井,再利用大量管線和水管橋通過溪谷河流等麻煩地形,再流到三角埔發電所然後才流進「圓山貯水池」 ,圓山貯水池將帶電的水處理過後最後才接到台北城的水道系統供台北市民使用, 每日提供28800公噸供水 ,對於當時人口的快速增加有非常重要的舒緩效果。

遺跡群的主要建築便是「活水頭」高塔,但與其說他是一座塔,稱其為一個「門」更為貼切,內部有一個地洞,是過去工作人員通往圓山貯水池的入口。而在高塔旁邊有一當時工作人員的宿舍,一打開門便有個小小驚喜,幾乎究極體大小的無疣蝎虎在門縫休息。

日本神社的建造一定都是依據固定型制,儘管是這麼小的神社亦然也分成三階。第一階的部分是個花園,有個寫著圓山水神社的石碑在神社左側,年代是昭和十三年,以及階梯兩側各有一個石燈,由水道課課員所奉獻,背面刻著昭和十三年四月的字樣。第二階兩側是狛犬,也稱高麗犬,為水道課同仁所捐獻。第三階是神社主體,不過神聖已經不再。


「手水缽」,上頭刻有「奉納」和「水」的字樣,是日本人對於神的敬重,信徒進入神社參拜前必須先淨手洗滌身心,以示尊重。整體保存得非常良好。一走出階梯,心境與環境便瞬間回到都市的繁榮之中,非常的有趣與值得回味的一小段路,輕鬆五分鐘的階梯便可瞬間拖離塵囂,心情煩悶需要散心時絕對是上上之選。小徑、歷史、古剎、老樹、自來水,不要每次走出劍潭站只曉得往夜市方向前進,圓山水神社絕對是個值得一探的地方。

圓山水神社所在地: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台北市士林區圓山水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