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蘭的第一個星期日

文/呂若谷
攝/呂若谷

2015年的9月,我在波蘭山上一間由廢棄的舊火車站改建而成的藝術中心打工換宿,所有的志工都在我抵達後過沒幾天就離開了,老闆忙著籌劃即將到來的活動,村內的居民鮮少會說英文,因此我幾乎沒有可以說話的對象,日子靜悄悄地度過。當我得知波蘭朋友Okti會帶著她的好友Dominika來拜訪我,簡直比一年有兩次農曆過年還要興奮!我立刻向老闆預借她的黑色腳踏車。「我們會在米爾斯克(Mirsk)小鎮的公車站牌前期待著黑色騎士的到來。」Okti說。

米爾斯克(Mirsk)廢棄的火車站
米爾斯克(Mirsk)廢棄的火車站

那天星期日早晨,天色灰濛濛,飄起了綿綿細雨,騎在沒有路標和行人的山野小路上,一個小時後才到達離藝術中心最近的小城鎮米爾斯克。波蘭百分之九十的人口都信仰天主教,因此星期日早上大部分的人都會上教堂做禮拜,店家會關門休息或提早結束營業時間,小鎮看起來冷冷清清。

在公車站一直等不到朋友們,當時我還沒有波蘭電話卡,於是用有限的波蘭語尋求路人們的幫忙,幾次雞同鴨講後都無疾而終,最後在超商外遇見一位推著嬰兒車的善心媽媽,她替我撥打電話給我的朋友。一波三折後終於看見朋友們出現在馬路彼端,還沒打招呼就激動地抱住對方。

米爾斯克(Mirsk)的街景
米爾斯克(Mirsk)的街景

飢腸轆轆的我們幸運地找到了一家星期日仍然有營業的餐廳,我將腳踏車停放在餐廳外面。這是我第一次品嘗波蘭水餃(pierogi),和台灣最不同的地方是,不僅有鹹的口味,還有甜的,譬如藍莓。鹹的口味可以搭配炒熟的洋蔥丁或甜辣醬入口,甜的口味則是沾果醬和奶油。我們點了起司、香菇水餃各一盤以及一份獵人燉肉(bigos),都是道地的波蘭菜,而且非常美味。朋友們教我用波蘭語點菜,老闆娘看我努力地說出完整的句子便對我微笑和給予肯定的眼神,並且用波蘭語向朋友們稱讚我。我後來發現,只要我用波蘭語說謝謝,店員大多都會十分開心,其實打破藩籬並不困難,讓他人感受到真誠的態度,自然會得到溫暖的回應。

波蘭水餃pierogi和獵人燉肉bigos
波蘭水餃pierogi和獵人燉肉bigos

用餐畢,我們在小鎮上散步,但雨勢漸漸變大,我們躲到附近另外一個公車站,三個人擠在一起取暖。看到路旁有許多被風吹落的蘋果,朋友們說:「如果能用一種水果代表波蘭,那麼毫無疑問地,一定是蘋果。」我們在公車站一邊唱歌一邊等待著雨勢減弱,只見行人們一個比一個狼狽地奔跑在雨中,我們也放棄了繼續等待的念頭,數到三後一起衝往最近的超市。在超市裡看到許多熟悉的國際品牌,拜全球化之賜,我們會唱一樣的歌,童年裡有著相同味道的巧克力。

最後我們回到了第一間餐廳,卻發現腳踏車不見了。原來是因為曾經有人的腳踏車被偷,老闆娘特地幫我收起來,我一時感動的除了說謝謝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窗外仍然下著滂沱大雨,我打電話給打工換宿的老闆,她立刻請一位朋友開車來載我和腳踏車。當波蘭人的溫暖善良就快把我融化時,老闆的陶藝家朋友找到了我,帶我回藝術中心。沿途上他說他聽過台灣,而且還讀了相關的文獻。雖然天公不作美,但這些點點滴滴的善意讓我始終嘴角上揚。

米爾斯克(Mirsk)的餐廳
米爾斯克(Mirsk)的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