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北大】垃圾減量從細節做起

採訪/王睿瑜

文字/王睿瑜、羅郁凱

攝影/王睿瑜

一大早,踏著慵懶的步伐,緩緩的步入教室。放下書包便開始享用起美味的早餐。吃飽喝足後,拎起大大小小的塑膠袋、飲料杯起身,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回收桶,心裡充滿複雜的感受。不是因為分類很麻煩,而是看到同一個垃圾桶內各種回收垃圾都有,毫無分類可言。不禁想,為什麼區區的丟垃圾都做不好呢?凌亂的垃圾滿出一般垃圾桶的桶緣,旁邊的回收桶則只有幾個回收物。我們不需要去收拾這些髒亂,所以只想到自己方便就好,但對於收拾的人呢?如果認真想想我們所做的事是否會帶來困擾,是不是我們就會好好的將垃圾分類?如果換個立場想,是不是我們就會改變我們的行為?

辛苦誰人知?穿梭校園的打掃人員

訪問打掃校園環境的人員關於垃圾分類的問題,發現普遍有相同的答案。「垃圾沒分類好的情形早已見怪不怪」,阿姨無奈的搖頭嘆道。「看到這樣的情形,我會自己把垃圾整理好就好」阿姨接著又說。打掃的叔叔跟阿姨們都認為校內垃圾分類做得不好已經是常態,發現髒亂常常吭也不吭,就自己把垃圾整理乾淨,他們每天都在校園的每個角落清理環境,在同學尚未進教室前整理桌椅,留下乾淨的黑板,仔細刷洗每一間廁所,留給所有師生潔淨整齊的空間,甚至各院外圍的雜草與落葉整潔都由他們一手包辦。採訪的過程中,阿姨另外提起關於廚餘亂丟的問題,打掃廁所時發現馬桶堵塞,原來有廚餘卡住,「遇到這種狀況都要處理很久」,阿姨語重心長地說道,同學可能不曉得在每個垃圾桶與回收桶旁都有一個集中廚餘的小桶子,若有廚餘就倒在裡面,一來減少環境髒亂,二來減輕打掃人員的負擔。

從發現垃圾分類不足提起,又發現大家時常忽略一些簡單的環境整潔品德,打掃阿姨希望同學在食用完食物後都能將垃圾確實丟進垃圾桶,若是能夠回收的物品就丟進回收桶,便當盒或飲料罐等回收物都只需順手處理。每一位同學都減少一部份垃圾,對打掃環境的阿姨和叔叔們來說,可以減輕其工作量,對整個校園,是保持環境整潔最簡單確實的方法。

美麗北大你我有責

能夠漫步在美麗乾淨的校園內,能夠在乾淨的教室內上課,除了感謝打掃阿姨、叔叔的辛苦以外,我們所能做的事便是隨手帶走自己製造的垃圾,並且做好垃圾分類,減少他們的工作量。對我們來說,順手將自己的垃圾帶走或者是將其丟在該丟的地方其實並不難。很多時候,我們一個小小的行為都會影響別人很多,北大的校園其實不小,到處都有垃圾桶和回收桶,但清潔人員的人力是有限的,如果我們每個人都督促自己多話一秒或兩秒的時間處理好垃圾,不僅可以減輕很多清潔人員負擔和龐大的工作量,也能夠讓我們的校園更加乾淨舒適。


 

【活動快遞】撿拾不平凡的人生-甘樂文創淨溪活動

文字(採訪)/謝有聞、楊嘉君

攝影/李欣輿

翻開三峽歷史的第一頁,就要從河川說起。在長福橋畔的三峽河岸曾是繁忙的碼頭,上游的舢舨和下游的船隻在此交會,風光一時。然而,因為時代變遷,漸漸不若往昔熱鬧;人工河岸的興築,也讓這個親水空間變調,許多菸蒂和垃圾更在草叢中若隱若現。坐落在溪畔的甘樂文創有感於此,號召三鶯青年志工團,發起了淨溪活動,希望讓河川恢復以往美景。現在,披上橘色的志工背心,跟著峽客的腳步出發吧。

下午一點三十分,在甘樂文創聚集的人們,備妥工具之後就一同前往河岸淨溪。到了河岸第一眼看見的是遍佈的菸蒂,連草叢堆和水管附近都可以看見。瓷器和玻璃的碎片也是比較常見到的垃圾。淨溪隊伍大致上沿著河岸撿拾,參與的民眾各個彎下腰來仔細檢查有些不輕易察覺的地方。儘管正值陽光強烈的下午,參與民眾仍低著頭認真地檢視。清理過後的河岸,垃圾也減少許多,淨溪活動結束的成果是一袋袋的垃圾以及嶄新的三峽河岸。

在甘樂服務的陳淨表示,這次的活動結束的較早,是由於對岸正在施工的緣故,所以暫時只能清理河岸的一側。前陣子因為颱風的緣故,河岸邊增設了消波塊,擋到淨溪的路徑,已通報政府希望能將消波塊移走。淨溪活動也算是一種對於三峽河表達感謝的方式,回饋河川所帶給我們的便利及美麗。我們可以藉由自己的雙手,為環境保留乾淨的樣貌。如果認同這裡是你的家,就不該在家中亂扔垃圾;即便你是遊客,進入別人的家園也不該這樣做。將心比心,環境將變得更為整潔。

一條河川,對一個聚落來說,不僅是生活和遊憩用途,更是維繫文化傳承的命脈,或許我們可以想想:要留下一個怎樣的環境給後代?而我們現在又能做什麼?在拾起垃圾的那瞬間,淨化溪床,同時洗滌了心靈,河水潺潺聲,彷彿是上游而來的道謝,重要的是完成了守護河川的使命。在這些志工中,我們看到平凡中的不平凡,也見到了三峽河重生的一道曙光。

讓我們一起挽起衣袖淨溪吧

活動資訊
時間: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日 下午一點
地點:甘樂文創前集合(地址:清水街317號,三峽拱橋旁)
備註:參與淨溪活動有折抵餐飲優惠

【地方消息】紅火蟻再現 居民要當心

文字(採訪)/劉又瑋
攝影/劉又瑋

平靜了一段時間,紅火蟻再現三峽北大社區!目前已在靠近台北大學正門的學勤路旁花圃以及大學路一處社區中庭花圃發現蹤跡。區公所在接獲通報後,已經前往噴藥及圍起警戒線,也提醒民眾留意避免靠近草叢以及花圃。

三峽地區的紅火蟻警報最早始於民國93年,台北大學三峽校區是最為嚴重的疫區,在政府努力之下,於97年12月脫離監管,未料,這卻成了三峽蟻災的開端。防治單位有效控制了台北大學的情況,但三峽其它地區卻因為通報措施的疏漏,使得紅火蟻悄悄的入侵了,紅火蟻的蟻丘出現在三峽各處,舊市鎮以及北大社區幾乎無一倖免,並且於99年紅火蟻再度入侵台北大學校園。面對疫情的擴散,政府相關單位在民眾通報過後,都有進行相關處理,但尚未將紅火蟻根除。

 

負責處理紅火蟻事務的三峽區公所林專員表示:「三峽現在有30處被區公所列為監控的紅火蟻疫區,但紅火蟻仍有可能在其他地區出沒。請民眾在發現後,不要私自進行處理,若撲殺方式不當,反而會造成疫情的擴散。正確作法應該是立即向當地里長或經建課通報,並且不要靠近該處。」

如同紅火蟻的名稱,被叮咬者傷口會引發如火燒傷般的灼熱感,約經過四小時,被螫傷處將腫起白色膿包。如民眾不慎被叮咬,不用過度驚慌,應立即冰敷患部,並以肥皂與清水清洗;其次要忍耐身體不適,不可伸手抓揉被叮咬處,以免將膿包弄破,大部分的人十天過後就能自然復原;但若被叮咬後產生不適症狀,就應該儘速就醫。 只要掌握『冰敷、不抓、就醫』三步驟,就可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

面對紅火蟻的入侵,居民們必須提高警覺,並且做到確實通報,一旦發現蟻蹤,一定要立即反應。這樣除了保護自己的安全,也給予大家一個生活的保障,這場「人蟻大戰」早已開打,每位居住在此的居民都有責任一同抗戰,期望早日戰勝紅火蟻,大家都可以有個安穩的生活環境。

三峽區經建課電話:02-26733649

【地方消息】三峽水滿為患

文字(採訪)/顏振祐

暑期間,蘇拉颱風強沛的雨量使三峽河暴漲,掏空清水街地基,造成道路崩塌,導致一位騎車路過而跌入坑洞的花店老闆喪命,而三峽河邊緣的民宅以及店家則是遭受淹水之苦,位在上游位置的老街和清水祖師廟也難逃災禍,當地民眾反映此次事件是近年來最嚴重的水災。

民眾質疑,此次災禍是由於高灘地工程使河道變窄,河裡淤積卻沒有及時清理,舊攔河堰抬高了上游水位,導致河水無法宣洩,只能從排水管逆流而出,因而衝破護堤,沖刷侵蝕清水街的地基,造成此次嚴重的狀況。

新北市市長朱立倫表示,這次釀災原因包括河床淤積及護堤、攔河堰設計等多重可能,不是單一原因,三峽河整治工作應重新調整,市府強調,未來會由水利署長陳伸賢召集相關單位,重新研擬中長期整治計畫,以確保堤防及河岸旁住戶安全。

另外,針對台北大學校園時常因豐沛的雨量而變成「學生游泳池」的問題,多方報導質疑,是不是北大特區開發過度?三峽民眾:「我覺得排水系統不好,要檢討。」新北市水利局副局長宋德仁表示:「主因還是降雨量太大,三峽有一些下水道系統的銜接,不是那麼順暢,這一部分水利局會盡快來改善。」

不論如何,若這些淹水問題再不進行改善,對於生活在三峽地區的學生和居民,都將對生活會有關鍵影響.只願新北市政府能夠有效率地做好水利規劃,讓大家有個安全且舒適的生活環境。日後三峽客將深入探討與追蹤相關防治辦法與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