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統文化 】三角湧的歷史守護者─宰樞廟

文字(採訪)/李欣輿
圖/鐘文志

悠閒的午後,峽客行經楊柳依依的三峽河畔,不遠處新建的大樓底下,有座三合院式的廟宇吸引了峽客的目光,外觀沒有祖師廟的豪氣,周遭反倒有種簡樸親切的氛圍,看見藍底金字的匾額,走近才發現原來這間古廟是宰樞廟。

來到三峽的遊客都會順著人潮往祖師廟走去,卻極少人會彎進秀川街,到宰樞廟祈求平安,當然也不知道其背後的故事。其實祖師廟和宰樞廟年代非常接近,兩廟先後興建於乾隆年間,宰樞廟在乾隆42年(西元1777年)由李家先祖集資籌建而成,以李姓同宗七大房之後裔為成員,為李氏家廟。主祀玄天上帝,故原名為上帝公廟,「宰樞」一名何時更改卻是不可考。

有關玄天上帝的民間傳說紛紜,端看信徒接納何種版本,不過玄天上帝塑像多是手持七星劍,右腳踩蛇,左腳踏龜,以威風凜凜的形象存於信徒心中。農曆三月初三是玄天上帝誕辰,宰樞廟亦訂為祭典日,回憶起過去每年的這一天,李梅樹紀念館館長─李景光老師不禁露出笑容,向峽客解釋,除了祭祀活動之外,廟前總會有李天祿布袋戲團的演出,看熱鬧更是他孩童時代非常期待的事情。宰樞廟為地方信仰中心,信徒祈求玄天上帝保佑全家平安且率利走過生活裡的不順遂。

宰樞廟的廟埕廣場前即是三峽河,清朝時是三角湧(今三峽)的碼頭腹地,當時三峽往台北得倚賴水運,也成為貨物及客人的集散地,帶動了地方經濟產業發展,後來民權街市集的興起也自此開始。但在1933年三峽橋完工後,碼頭逐漸失去其重要性,到1940年代,船隻不再駛進三峽河,過去繁榮景象也不復見,在這二百多年間,宰樞廟見證了三角湧的興衰。

古老的建築總是給人一種安祥的感覺,仔細觀察宰樞廟,牆壁為土角壁,即是用水泥包裹泥土和稻草構成,轉頭一看,門框上的刻花別具特色,李梅樹也曾捐獻一件木雕,別具意義。可惜的是廟內的木頭雕刻皆被香火燻黑,看不清原本的精緻模樣,李老師惋惜地說,要修復這些雕刻是一大工程,希望參拜的民眾盡可能只點一炷香或是不點香火,也能響應環保。的確,處於傳統習俗和歷史文物維護的拉扯中,大家都要配合改變,才能保證信仰存續的同時,文化遺跡亦得完整保存。心誠則靈,走訪宰樞廟時,不妨捨棄香火,讓宰樞廟以現有樣貌留存至許多個百年後吧!

【地方消息】三峽水滿為患

文字(採訪)/顏振祐

暑期間,蘇拉颱風強沛的雨量使三峽河暴漲,掏空清水街地基,造成道路崩塌,導致一位騎車路過而跌入坑洞的花店老闆喪命,而三峽河邊緣的民宅以及店家則是遭受淹水之苦,位在上游位置的老街和清水祖師廟也難逃災禍,當地民眾反映此次事件是近年來最嚴重的水災。

民眾質疑,此次災禍是由於高灘地工程使河道變窄,河裡淤積卻沒有及時清理,舊攔河堰抬高了上游水位,導致河水無法宣洩,只能從排水管逆流而出,因而衝破護堤,沖刷侵蝕清水街的地基,造成此次嚴重的狀況。

新北市市長朱立倫表示,這次釀災原因包括河床淤積及護堤、攔河堰設計等多重可能,不是單一原因,三峽河整治工作應重新調整,市府強調,未來會由水利署長陳伸賢召集相關單位,重新研擬中長期整治計畫,以確保堤防及河岸旁住戶安全。

另外,針對台北大學校園時常因豐沛的雨量而變成「學生游泳池」的問題,多方報導質疑,是不是北大特區開發過度?三峽民眾:「我覺得排水系統不好,要檢討。」新北市水利局副局長宋德仁表示:「主因還是降雨量太大,三峽有一些下水道系統的銜接,不是那麼順暢,這一部分水利局會盡快來改善。」

不論如何,若這些淹水問題再不進行改善,對於生活在三峽地區的學生和居民,都將對生活會有關鍵影響.只願新北市政府能夠有效率地做好水利規劃,讓大家有個安全且舒適的生活環境。日後三峽客將深入探討與追蹤相關防治辦法與改良。

2011/11/20 每日一圖

圖 / 趙浩宏
文 / 趙浩宏

文化志工帶著孩子們認識三峽感受在地好滋味

台北大學三峽文化志工與自願服務的同學,
帶著孩子們認識三峽感受在地好滋味,
認識提供學習的場所、回饋鄉里,是大學生應該要參與的。
大家一同努力,三峽加油!

2011/11/16每日一圖

圖 / 趙浩宏
文 / 趙浩宏

攝自-三峽祖師廟一隅
攝自-三峽祖師廟一隅

虔誠的信徒手中,香燼紛落。
佝僂拉著腳步,緩走過三川殿,擲出手裡疑似過客仰望月夜眉間的兩道寂寞,
窗廊的花兒早已沉睡,匍匐的象凝視失焦的開間,人生笑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