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三峽 – 賽神豬

文/秋本

每年初六,是三峽居民的一大盛事,祖師廟前可以看到大批信徒和幾台漂亮的花車,花車上則是一隻隻圓滾滾的神豬。其實豬公最初不是用來祭祀清水祖師的,是早期福建安溪的移民,來到三峽開墾之際,發展出除夕殺神豬拜山靈(或山神)以求平安的習俗。剛好大年初六也是安溪人的神明-清水祖師的誕辰,居民便將二者合併一同祭祀了。後來信徒們也普遍相信,神豬養的越重,並在神豬競賽中獲勝,會受到祖師爺的福庇,也為未來的一年帶來好運,這個活動傳承到現在,便是我們俗稱的『賽神豬』了。

b08a00_p_01_02-1

2006年,我印像很深刻,我叔公養的豬公得到了特獎,也就是當年的第一名。當年我和那頭神豬感情很好,她的名字叫作妞妞。妞妞被養在一座工廠裡頭,每次只要有回我阿公家,我都一定會去找妞妞玩,看我叔公怎麼照顧她,我還有幫妞妞清理過排泄物,不是我在說,豬的大便真的很臭很臭。

後來有一陣子,我比較沒有回阿公家,也就有一陣子沒看到妞妞。可是當我再次回去看她時,我整個嚇傻了,她不但變了還變成一頭大豬了!妞妞臉上的肉也多到快看不到她的表情。原本可以四處走動的妞妞,也因為體重的負荷,只能一直躺在原地,還需人定期翻身按摩,餵食喝水,變得像皇后一樣,身旁還有兩台大電風扇幫助她散熱,有助於她消化食物,變得更加龐大。

原本簡單是事情,也都變得更加複雜了,養豬公最重要的就是重量,定時餵食拍背是很重要的一環。妞妞變得巨大,也無法再順暢的咀嚼,這時候餵食的方式就要用像針頭一樣的器具,以強迫餵食的方式,直接注入食物到豬公的嘴巴中。食物都會特別磨碎成糊狀的狀態,一方面方便餵食,一方面也利於豬公消化。

當然可想而知,妞妞的體重越來越重,越來越有神豬的樣子了。我曾經幻想過假使我是妞妞,一天的任務大概就是睡覺吃飯兩個不斷的重複又重複,她的生活好像有些無趣又沒有意義,從那次開始,我漸漸感受到,其實妞妞蠻可憐的。

到了獻祭的前一天,妞妞要準備被宰殺獻祭了,大人都叫小孩不要去,但是我還是偷偷去了,躲在旁邊看妞妞是怎麼被處理的,過程真的很歷歷在目,我就不再多說,在豬叫聲下,當時我不懂,為什麼我覺得很難過,但大人們卻是歡聲慶祝一番,充滿期待的表情,但這就是現實吧。

在傳統文化的洪流下,賽豬公這文化到底是不是對的,現今的我們又是如何去應對這些文化,實在值得我們反思。其實如果執意要說,文化沒有對與錯,只是大家的價值觀不同罷了。

不同的時間空間下,當然會有不同的文化啊。

16454046740_b532b902ff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