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的三鶯小日子

文/李文成
攝/李文成

隨著鶯歌自行車站的設置,從此要遊歷大漢溪兩岸的選擇,不再只有辛苦的慢跑。

今年的冬天來的比往年晚,也推遲了芒草盛開的季節,隨著這波東北季風的南下,河谷兩岸也逐漸披上一層白色的薄紗,踏上鐵馬輕鬆地往南方前進就可以飽覽這蒼茫又壯麗的景色,除此之外,一年四季都安靜而優雅的鳶山堰水庫也很快的映入眼簾,這裡的風景瞬間開闊了起來,往南方可以望向大溪三坑一帶,左手邊是八德桃園台地,對岸則是三峽的鳶山;因為冬季北部水氣較豐沛的關係,滿水位的湖面猶如鏡子一般,微風吹拂掀起小小一折的波瀾,更顯得寧靜,岸邊的綠草地與沙洲上的蘆葦,形成自然色彩的漸層,令人心曠神怡。
12231467_1168717776475077_440163180_n

再往下騎就可以抵達新北與桃園的交界,從此之後景觀為之一變,綠色的農村田園風光取代了河谷的風景,一種質樸的溫暖在金色陽光下顯得格外柔軟;兩旁是種植韭菜的農田,每年十月初是一片白色韭菜花的季節;而現在則處於休耕狀態,水圳在馬路旁縱橫交錯著,伴隨潺潺流水聲,你也可以選擇到附近農家享受一杯咖啡或一壺花茶再繼續往南行。
12243882_1168717836475071_1293406840_n

離開了農村之後,會重新接上大漢溪右岸河谷,在這裡你可以欣賞到美麗的河階景觀,同時也代表你已經距離此行的終點大溪鎮不遠了,這趟旅行距離大約十五公里左右,來回只需要兩個小時,但沿途可飽覽芒花、水庫、河谷、農村等美麗風光,最後也可以橫跨武嶺橋,到大溪老街上吃一頓難得的古早美味。花一個假日來一趟小出走,最能治癒你一切憂鬱的迷你旅行。
12212159_1168717633141758_1273210425_n

鐵路小鎮二水 – 時代變遷後的全新挑戰

文/趙浩宏
攝/趙浩宏

為了等待前往集集和車程的小火車,停留彰化二水車站稍作等待,是許多旅客必然會經歷卻很少特別花心思注意的小事,二水是個快速凋零的地方,也許就是因為車站讓他們距離都市的距離遙遠卻又很相近,讓二水更直接面臨與故鄉告別的抉擇。

DSC_8626

走在巷弄間,約有三成的房子已經荒廢,四成的屋內只住著老人家,這個社群正面臨的新時代的挑戰,當代社會人口結購集中後的挑戰。

二水,位於彰化縣的東南隅,與雲林林內、南投名間相依,是非常傳統的農業聚落,東北枕八卦台地,南臨濁水溪,為濁水溪沖積扇平原的最東端。全區顯少發,也因此工作機會少流不住年輕人,目前為彰化高齡化最嚴重的地區,並且是彰化人口最少的鄉鎮。

DSC_8663

二水鄉的名稱源自於古地名「二八水」。其命名源由係從前該處位於施厝圳(今稱八堡一圳)與十五庄圳(今稱八堡二圳)之間,建有一分圳自施厝圳引二成水量注入十五庄圳,稱為「二分水圳」或「二八水圳」。聚落因有該分圳經過,故稱為「二八水」。清代建置行政區劃時亦將莊名定為「二八水莊」,屬東螺東堡。日治初期仍沿用「二八水庄」之名稱,直至1920年(大正九年)街庄改制,才簡化為「二水」。

DSC_8654

現今的二水除了火車站周遭發展腳踏車道觀光或是為了等待轉車搭乘集集線鐵路而有較多的遊客以外,大部分的地區人口都十分少,街坊間多是長輩自處務農,年輕人多半離鄉讀書。此外,二水地區因為沒有工業進駐發展,也因此在產業轉型的臺灣快速成為經濟邊陲地區,儘管在過去二水曾經有鐵路縱貫線、鐵路集集線、台糖鐵線等三鐵交會於此,但也都隨著交通運輸型態的改變,鐵路風光不再,人口從鼎盛時期的3萬多人短短幾年快速下降到現今只剩下1萬6千多人,這步調緩慢的小鎮,雖然在農業時期的風光不再,但仍可從老街上所留存的幾棟極具特色的建築物,看到昔日繁華的印記。

DSC_8666

而如何讓二水從人口老化的標籤轉換成「樂齡社區」、「度假小鎮」需要當政者的一些巧思,畢竟他始終有著交通方便的特徵,長輩居住在二水,家人依然能很方便的前來看望,附近的環境單純清幽,如何用優質的配套設備與基礎建設的加強來改善二水,將會是這個凋零小鎮轉變成健康老化的長春社區。

DSC_8664

【 旅遊專欄 】 良心與堅持。茶山坊肥皂文化體驗館

文字(採訪)/浪浪

攝影/浪浪

位於三峽的「茶山坊肥皂文化體驗館」前身為「美盛堂化工」的製皂工廠,後來經由內部裝潢改建而成,起初創場於1957年,曾經是台灣唯一使用純天然原物料製作不傷肌膚的「浮水」肥皂的工廠。但與三峽的藍染產業一樣,遭受到機械化與化學工業技術的進步,逐漸被產量大成本低的化學產品給取代,歷經將近一甲子的時間,秉持著良心與天然,然後結合了後代的行銷創意,尋找到一個全新的地位。

2007年,「美盛堂」製皂公司傳至第三代,面臨傳統產業的沒落與轉型危機,新的繼承人翻新皂廠的老招牌,以「茶山房」的名字從三峽老街再度出發,讓人耳目一新,廣受許多健康族群的喜愛;2010年,為了響應政府的「觀光工廠輔導計畫」,公開了廠內神祕的傳統熱煮製皂法以及茶山房的嚴選物料,將兩百坪左右的廠房開闢成上下雙層,約450坪大小的觀光體驗工廠,一次帶給訪客包含趣味導覽、肥皂業歷史介紹、地方文化物品展示、生產線參觀,與寓教於樂的手製肥皂DIY體驗課程等。讓冰冷的工廠轉身成為一個生活化而且充滿歷史蘊涵的嶄新空間。

延續五十年的堅持,茶山房的老師傅說:「做肥皂是一件良心事業」,僅記著善良的傳統,就算經歷許多事業的不順遂,茶山坊從來沒有放棄。而這一個不逐利而行的態度不但讓人敬佩也讓茶山坊有了更多的客群給予支持,讓充斥著未知化學原料與風險的當代社會有一個乾淨安心的選擇。

冬天的三峽假日若有難得好天氣,不妨去茶山坊肥皂文化體驗館走一遭,一種符合三峽態度與堅持的良心企業值得你的了解與支持。


完整圖文版於『浪。山林』:http://hero780403.blogspot.tw/

【活動快遞】鶯歌八十年老煙囪 恐將消逝

文字(採訪)/郭姿伶、陳佳伶
攝影/郭姿伶
採訪/郭姿伶
文字/郭姿伶、陳佳伶
攝影/郭姿伶

它,曾經見證了鶯歌陶瓷業的百年風華。

早年窯場滿佈、煙囪林立,是老一輩鶯歌人的共同記憶。位於國慶街與光明街路口的包子窯煙囪,便是現今僅存的七支老煙囪之一。此瓦窯以土埆磚砌成,將山坡作為窯床,窯壁緊靠山壁,使其不易因熱漲冷縮而變形,窯頂似烏龜般成拱型,稱為「窯龜」;特殊之處便是其煙囪與其他地方瓦窯短小不同,高度長達十公尺以上;已有八十年歷史、燒至近黑色的老煙囪,每逢假日,吸引不少遊客慕名而來。

鶯歌最早期的陶瓷產業,以燒製蓋房子用的磚、瓦起家,包子窯扮演燒製紅磚瓦的重要角色,後因社會建築風格改變,磚瓦市場銳減;再者塑膠、鋁製品出產,及國民生活水準提高後,傳統陶器市場不斷萎縮。傳統窯場因燒陶原料成本增加,加上鄰近三峽大量煤礦出產,便逐漸改以燒煤為主的四角窯燒製精緻陶器。當時,在燒煤時煙囪排放的黑煙若遇上下雨,會形成落塵,使地上泥濘,於是有「好天落坱,下雨落糕」的俗語,其中的「坱」、「糕」聽起來就像鶯歌的發音,這也是鶯歌地名來源說法之一。

遺憾的是,包子窯與老煙囪即將因土地開發建設,恐將拆除,地主也無意願保留。建國里里長表示,為了地方發展,不可避免的須淘汰一些舊時代的產物,但舊窯場與煙囪紀錄許多鶯歌發展的回憶,盼政府能拆遷重建至觀光景點,將其再生活化。新北市文化局文化資產科對此表示,拆遷無論實行或經費皆有困難,也須有公有地可供重組,因此可行性不高。

包子窯是現今少數保有完整的窯體與煙囪,在民國五、六十年代用來燒製紅瓦及黑瓦,隨陶瓷產業轉型,便逐漸荒廢,但足以代表台灣早期窯業特色,也見證了陶瓷產業的興盛與時代變遷,極具保存價值。政府致力發展老街商圈觀光、舉辦各式產業交流活動,吸引外地遊客的同時,維護傳統文化資產有其必要與迫切性,盼能傳統與創新並蓄,相關單位能更正視其存在之價值與重要性。

小檔案:

包子窯,狀如包子而得名,為台灣原始窯之一,早期燒製紅磚瓦的重要角色,南部則稱「龜仔窯」。

四角窯,外型四方而得名,又稱「四方窯」,源自日本,可大量燒製精緻陶瓷,是臺灣陶瓷邁向「工業化」的重要基礎。

【專題報導】學步中的孩子--三峽公有市場

採訪/洪紹華、郭姿伶、黃湘凌
文字/郭姿伶、黃湘凌
攝影/洪紹華

睽違已久的三峽公有零售市場於七月二十九日正式開幕,這棟市場坐落於三峽市區中心交通便利的和平街與民生街路口,一樓至三樓為傳統市場,四樓為活動中心,地下室則委外經營停車場;為了與老街整體形象結合,特地設計成紅磚建築,透過宣傳觀光景點及行銷地方特色物產,希望能帶動整個商圈發展。與一般傳統市場不同的是,內部配有電梯、電扶梯、甚至冷氣等現代化設備,方便民眾直達三樓購物,顛覆了大眾對於傳統公有市場攤位凌亂、交通混亂或環境髒亂的印象;另外市場更取得了環保綠建築標章、資源節能回收使用的認證,盼能兼顧發展與環保。

來龍去脈

峽公有市場原址本就為一傳統市場,使用已超過三十餘年加上設備老舊不堪,為了促進地方產業發展並考量到整體公共利益,民國九十二年經過當時多數攤商同意後決定拆除重建,並於九十三年在文化路210巷設立三峽臨時市場,因應興建期間民眾的採購需求,今年落成後便將原攤商遷回新市場,為保障原攤商權益,並不會開放給外來的流動攤販,路邊攤造成的交通困擾有賴於警方的取締與宣導。

風光落成?

早晨十點,公有市場內還是熙來攘往。建築物外圍的停車格多數已停滿,想找車位還得仔細留意。一樓攤位多為生鮮肉品,撲鼻而來的生鮮味道令人難以跟白淨牆壁及冷氣空調聯想在一室,絡繹不絕的人潮穿梭其中,讓人感受到晴朗早晨裡的活力揚揚;搭乘手扶梯到二樓,攤位轉而多以小吃、衣飾為主,但仍有生鮮攤販混雜於內,其中可以明顯感受到的是民眾的減少,雖不至於清淡,但沒有一樓人聲鼎沸的情景;來到三樓,稀稀落落的人們與一二樓有天差地別,甫剛走入,就有店家向前吆喝,看來他們想把握鮮少往三樓走逛的民眾,盡量做點生意。往角落走去,幾個攤販的位置空蕩蕩的,不知是接近午時還是處於最高樓層,每個樓層之間的差異顯而易見。

開幕一個多月以來,有攤商反映攤位設置混雜,除了大小不一也未按照性質分類,生鮮蔬食與服飾用品等一起擺攤,欠缺整體性規劃,也與當初規劃有出入;有些攤商還將多餘空間再轉租,無法有效將店面租給真正需要使用的攤商;另外,一般民眾購物會依習慣和便利性將車子停放於店家門口,規劃機車停車格和地下收費停車場唯恐效益不大;更有民眾質疑花三點七億龐大經費建設其必要性與實用性。

原來如此

面對民眾這些疑惑,區公所秘書主任陳先生表示,雖然最初規劃是依攤商行業種類和性質按樓層分配,但多數人認為不公平,爭相搶著在一樓設攤,最後多方協調下,採抽籤方式公開公平分配;攤位大小不一則是因各樓層面積大小不同,攤位的坪數大小當然也不同;若有攤商認為業種不同者一起擺攤會影響生意,建議放置隔板降低影響;區公所在承租契約裡明定不得將攤位轉租他人,若查證屬實,將會以違約將攤位收回再承租給其他有需求者。區公所會秉持公正,盡量滿足所有人需求,若攤商對位置仍有爭議,在取得多數人共識下,區公所與自治會很樂意與大家協商並提供協助。

民眾心中的市場

峽客隨機訪問來逛公有市場的民眾。有位小姐表示,在一樓就可以買到她需要的物品,所以平時也不會特地走上其他樓層;也有人認為這裡的動線規劃如同走迷宮,雖然上方有指示路線的掛牌,但彎來彎去地要找到手扶梯仍屬不易。而峽客同樣也訪問公有市場外街上的民眾,有人表示剛開始營業會覺得好奇想來看看,但之後仍會到平常外面市場熟悉的攤販買菜,若有特別要買東西才會進去公有市場;而另一位帶著小孩的阿嬤認為街上市場賣的較便宜,公有市場內的水電費會被間接轉嫁到消費者上。

傍晚,峽客轉而拜訪黃昏市場,想了解更多民眾的意見,「我幾乎都在這裡買菜,一方面是長久以來的習慣,二方面因公有市場是早市,沒有需要去那裏逛逛」、「那裡環境不錯,我喜歡,但是機車位太少了,不甚方便」、「改建過後的公有市場讓我感覺很衛生!周邊交通有明顯變好,而且我開車去也有車位可以停,冷氣也涼爽舒適」可以感覺到對於現在市場的新貌褒貶不一。

店家的心聲

相較於民眾,進駐的店家有不一樣的聲音。二樓的一位魚販老闆語帶無奈的敘述,原本擁有一間店面的他們,因為公有市場的興建,進駐此地後攤位變小,生意也變差。他不諱言的認同街上交通狀況改善許多,但建物內部的後續問題也不容忽視,且這位老闆不斷提起「人潮」的不足,衷心地希望能有具體措施能夠改善。另一位接受採訪的老闆語氣激昂,言談中帶著濃濃的不捨與感慨,「別人說過去的事都是歷史,應該要往未來看!但是三峽這個地方有多少年的悠久歷史豈能撒手不顧?」他不滿的表示公有市場實際的困擾:店家們的訴求未得到積極處理,導致內部浮現問題,生意每況愈下。一樓肉販則說沒有人潮不足的困擾,但認為水溝太淺、磁磚會濕滑。他深怕處理生鮮的血水會潑灑到行道上,老人家或小孩經過會跌倒。

 關於未來

近年來市府致力於發展三峽觀光產業,將美食、風景、文化連結,盼能打造商圈帶動當地經濟效益及永續發展。未來區公所會再針對市場二、三樓提議帶動人潮購物的辦法,並預計在三樓設置美食廣場,結合在地物產特色;四樓則是不定期推出藝文展覽及活動,讓公有市場除了具新北市其他市場優點外,更能吸引民眾及外地觀光客認識三峽文化。

目前臨時市場已經關閉,初步規畫改建為公園;新公有市場成立後,因加強強取締,交通問題明顯改善,不過若想持續維持良好購物品質,區公所呼籲民眾務必將汽機車停放於停車場,多走一段路,不僅能減少空氣危害,行人也能避免意外發生,更能長期解決交通阻塞問題。

峽客採訪時發現,民眾們多數都知道公有市場的新建,且有走逛經驗,心中評價不一。這些意見無非是為了能讓公有市場在不足中求進步,達到當初整頓市場面貌的立意。現下公有市場開幕不久,一切仍處在磨合期中,或許店家心目中理想的市場和現實有落差,仍盼區公所能和自治會互相溝通協調、協商對策,齊力使公有市場穩健進步。期待溝通管道能夠健全地建立,令政府機關、攤商及民眾間能取得平衡,為三峽地區成功塑造一個成為優良典範的生活購物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