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三峽, 藍染情

文/秋本
攝/秋本、若琪

熙來攘往的街道上,飄來牛角的奶酥香、傳來豆花伯的叫賣聲、又有琳琅滿目的古早玩意兒,還真熱鬧!

東看看、西瞧瞧,遊客置身於老街的風華當中,店家則是提起了嗓子,大聲叫賣,試著吸引眾人的目光。與這畫面相應的,是背後的巴洛克牌樓立面 : 精雕細琢的山牆圖騰,各具代表的日式家徽,或各式的裝飾性紋樣。放眼望去,其中一家的建築立面,尤為出眾華麗,讓人不禁停下腳步,駐足觀賞。其建築屋齡也是三峽老街當中最為古老的,女兒牆上的匾額『金聯春』,訴說著當年的歷史痕跡。來老街若未能細細品味,實在可惜。

1
金聯春立面

廖文雄,『金聯春染坊』的第三代繼承人,峽客這次專門前去採訪,是想了解廖先生對祖父廖水田—『金聯春染坊』的創始人,及家族藍染產業的想法及一些口述歷史,儘管金聯春染坊傳承到第二代廖富本時,就已經改行從事採礦業,但是廖家對於藍染勤奮刻苦的精神,是一直持續傳承下去的。我們也詢問了廖家未來對金聯春的想法,期盼給讀者一個不一樣的金聯春,更看見一個不同以往的三峽風貌。

Untitled
訪談廖先生過程

廖先生說到,早期的三峽最出名的並不是藍染,而是ㄧ種用薯榔塊莖染成的黑布,以烏亮的色澤及不易褪色得名。由於三峽近郊山區就有這些植物,因此從採集到染出一條漂亮的棉布,皆是由同一家工坊完成的。

Untitled231
藍染

之後因藍染產業不敷成本,金聯春又在因緣機會下接觸到了日本的低成本、易取得的化學染料,與傳統自然方式相比,色澤較精美、選擇多樣、更不易褪色,致使金聯春逐漸從植物染轉型為化學染工坊。到了後期,因應三峽煤礦的發展,廖先生的父親廖富本,決定設立『聯春煤礦社』,開採三峽插角地區煤礦,而此時的金聯春染坊,漸漸轉型發展。

對金聯春未來的想法:(廖先生口述)
基本上,祖父留下的這間房子(金聯春),早在三峽老街有之前就蓋好了,它的歷史久遠又具文化價值,不過現在房子已經非常老舊了,很多地方也被白蟻蛀蝕掉了,每次地震來時我都很擔心這房子還撐不撐得下去。但我只能盡我一切所能去保護和延續屋子,孩子誰能接就把它給繼續傳承下去,我總不能要孩子一直待在這裡吧。
我祖母曾和我說過:兒孫自有兒孫福,當時不能了解這句話的涵義,但現在為人父也就懂了,我不會強制要求兒子要繼承家業,只希望他們能好好的守護這裡(金聯春)。

碾布用的踏石磬
碾布用的踏石磬

廖先生還向我們提及,以前的三峽老街,並不是在現在的位置上,原先的舊老街被日本人燒毀後,才重建了現今的老街。也就是原本的前街變成後街,後街則變成現在的三峽老街。說著說著,廖先生起身把後門的鐵捲門給拉開來,指著旁邊說道:『以前船隻還能夠從大稻埕開進來祖師廟這呢!船隻就停在廟旁邊的河道上,我們的棉布都從這挑上來的。現在的河道都變了啦,恁即馬攏悶哉啊。』

這句話令我們發人深省,的確,現今還有多少年輕世代知道這些事情?甚至不想理解在他們生長的土地上,曾經有過的歲月痕跡。

繃布機使用示意圖
繃布機使用示意圖

三峽隨時間變遷,人也隨著世代改變,未來還會有多少的歷史被遺忘,我們也無從得知。廖先生也很感慨的和我們說,與他同代的本地人也不多了,還有多少的機會能像這樣,分享他們的回憶及故事,有些還是連聽都不想聽了呢!

最後,峽客想告訴大家,如果家中有長輩的話,應該好好珍惜,多去挖些寶聽聽不一樣的故事,透過他們的回憶,能夠更加認識自己的家鄉,並從這些歷史文化,人文地景當中,好好把土地的精神給傳承下去,就像金聯春所承載的三峽一樣。

【孩子的藝術地圖博物館】孩子的手作藍染布

【孩子的藝術地圖博物館】孩子的手作染布

12347806_937105016379152_280057098261065724_n

本次課程特地前往位於三峽歷史文物館旁的三峽染工坊,由三角湧文化協進會的劉美玲老師,帶領孩子們認識三峽在地傳統的藍染產業,首先從過去三峽的地理及歷史講起,便利的河運使得這裡與大陸建立起貿易關係,也因為地理環境適合藍染的原料-大菁生長,於是在老街上可以發現許多的染坊,將布匹染色後再銷往各處,但是這項傳統逐漸的消逝,直到在一群文史工作者的努力之下,找回了藍染這項傳統產業,並且透過體驗課程再次發揚光大,讓孩子了解地方過去的記憶,接著也介紹了藍染的各種技法,包括紮染、縫染、蠟染等,而本次課程要讓孩子們進行紮染的體驗,利用一些簡易的工具像是橡皮筋、筷子等,透過巧思來完成屬於自己的藍染作品,於是孩子開始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去設計,然後反覆的染製最後終於完成美麗的作品,攤開的那瞬間每個孩子臉上都是非常開心的表情,孩子們將把這些喜悅帶回學校,吸引更多同學一同來認識在地的傳統文化。

【孩子的藝術地圖博物館】由文化部青年村落計畫補助

【人物故事 】三峽女兒,藍染推手 – 三角湧文化協進會總幹事劉美玲

三峽女兒,藍染推手– 三角湧文化協進會總幹事劉美玲

文字(採訪)/林郁瑄
攝影/林郁瑄

在地居民和外來的觀光客將假日的三峽老街擠的水泄不通,好不熱鬧。在一片喧囂下,峽客們轉入藏身老街之中,靜謐巷弄裡的「三峽染工坊」,採訪這次的主題人物-劉美鈴。

劉美鈴目前擔任「三角湧文化協進會總幹事」一職。三角湧文化協進會成立已有數十年,協會宗旨為「保留、記錄三峽在地文史,目前著重於推廣藍染文化」。原本在地方上一家小醫院任職的劉美鈴女士,曾看過協會的工作人員,也曾好奇過協會的工作內容,但一直沒有機會參與其中。直到後來劉美鈴結束醫院工作,並結識當時的協會幹事,且受到其鼓勵接手擔任當時一個工作案的助手,在許多的機緣之下,劉美鈴正式進入三角湧文化協進會,而這麼一待,便是數十年的光陰,從一開始的祕書助理到今日的總幹事一職,劉美鈴對三峽文化的熱愛仍舊不減。「真正投入後就不可自拔深陷了,一下十幾年就過去了!」劉美鈴搖著頭說,臉上卻漾著滿足的笑容。

在一次參與日本社區營造的活動中,劉美鈴才真正領悟保存與推廣文化的重要性。「參與、了解、認同」是劉美鈴堅持的理念,堅信唯有透過參與活動其中,才能真正了解三峽文化,進而認同這塊土地。「我們要讓三峽的美、三峽的好被大家看見,尤其是三峽人。」而藍染正充分展現三峽文化的美麗。於一九九九年國立台灣工藝研究所馬芬妹老師開始研究台灣藍染文化,進而透過協會重現三峽藍染,隔一年成立技藝復原團,即是今日染工坊的前身。更於二零零二年舉辦第一屆藍染節,引起各方熱烈的迴響,直到今年已有十二屆的歷史。重現藍染文化的過程並不如外人想的順遂,但劉美鈴秉持著—堅持做對的事情—的態度,讓三峽藍染不僅恢復從前風光,更讓三峽居民以此感到驕傲!

三峽染工坊裡的工作人員清一色為女性,劉美玲稱工坊裡的人都是三峽女兒、三峽媳婦。不論是土生土長的在地人,或從外地嫁進來的,大家都是三峽人。張緯婷老師因在三峽教書多年而定居此地,從十幾年前第一次接觸藍染後,張老師對此便深深著迷,她說:「藍染不僅止於手工藝品,令我瘋狂的更是她背後蘊藏的三峽美麗的文化。」看著張老師埋首製作藍染提包,峽客們除了更加了解這塊藍色藝術所擁有的龐大魅力,也看見了三峽人對在地文化的用心付出!

趁著假日午後,一起來造訪三峽染工坊享受藍染的魅力吧!

三峽染工坊
新北市三峽區民權街84巷2號(三峽老街裡)
電話:02-2671-8058
營業時間:
平日上午10:00至下午4:00(每週一公休);
六、日上午10:00至下午4:00

【特色店家】筆鋒中灌注文化傳承的使命──敦品製筆

文字(採訪)/魏翊庭
攝影/魏翊庭

三峽民權老街用紅磚透著古樸,以矮房說著歷史;街上店家賣著牛角麵包、手工肥皂、藍染彩布,或是在地美食或是在地手藝,處處都有著濃濃的古早味;其中有間泛著鵝黃光暈、擺飾典雅的毛筆店,更是老街與商品自然地交相呼應的經典,老街的古樸與毛筆的傳統文化互襯,濃濃的舊時幽情充斥窗櫺。

 敦品製筆的陳文堂老闆製作毛筆至今已逾二十年,與毛筆結緣算是誤打誤撞,國中時,沒有特別的理想,於是奉父母命,向師傅學藝,當時毛筆業尚處巔峰,原子筆還不流行,書寫仍以毛筆為主,所以學徒眾多,不過加入與留下是兩回事,一如我們常聽到的故事,學功夫前總得先挑水、砍柴;一開始學製筆也是辛苦,由於「牛筆梳」有著銳利的梳針,功夫還不透徹的學徒,時常會扎到手,有時甚至會見紅,老師傅以此當做篩選機制,學徒撐不下去自然會走人,而今天的敦品,是當年堅持下來的結果。

 學製筆到了中後期,不僅只跟著師傅,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開始拿起成品試筆,慢慢地,體會毛筆「尖、圓、齊、健」中,作工與書寫的關係,也漸漸修正生硬的作工,這是手工毛筆永遠勝過機器製筆的原因,因為手工能夠微調至完美,機器卻只能按照輸入的程序作業。

 在自己開店之前,老闆曾歷經數年漂泊的日子,資本不足時,在夜市擺攤賣筆兩年;也曾加入官方的民俗團,參與推廣文化的工作,為時四年多;後因為了能在固定的地方為顧客服務,便有了開店的念頭。老闆選定的店址大多在觀光區,如此大家都能輕易找到它,曝光度更高,讓大家都能接觸毛筆藝術。陳老闆賣筆不只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所以敦品的員工會定期接受書法或毛筆的相關課程,為的就是向顧客介紹毛筆的特性、如何使用與保養等等,進而引發顧客的興趣與熱情。

至今,毛筆業已然不如往昔,但持續推廣毛筆與中華傳統文化的使命在老師傅的堅持之下,從不停歇。

地址:新北市三峽區民權街76號

電話:0932-545-980

營業時間:9:00-18:00

【娛樂文史】染出一片藍 – 三峽藍染歷史

企劃 / 王裕皓
文字 / 林郁瑄

各式藍染作品 來源http://www.epochtimes.com/b5/10/4/15/n2878096.htm
各式藍染作品 | 來源 :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4/15/n2878096.htm

藍染為台灣傳統的染布技術之一,是以曾為台灣主要經濟作物之一的藍草(又稱大菁)作為染劑,經繁複的印染程序,製成藍白相間的花布。藍染植物又分馬藍和野木藍,而三峽藍染的染液為馬藍製作。

染布業、樟腦和茶為過去三峽最大的三種物產,而三峽的染布紡在早期的台灣更是大有名氣,其中歸因於三峽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三峽山地面積居多,山區又盛產藍染染劑植物-大菁,加上乾淨清澈的三峽溪水,染布業自然興盛。明末清初,自對岸來台開墾的移民,沿淡水河上游往三峽地區開墾,因取水和農務的方便,居民在三峽大漢溪、橫溪、三峽溪附近形成聚落。

繼續閱讀 【娛樂文史】染出一片藍 – 三峽藍染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