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快訊】搶救普安堂、搶救最後一片淨土!

318守護古蹟,拒絕扼殺文化資產

文字/張柏宥、魏翊庭

土城與三峽一帶是北部安溪人僅存的幾個聚落,這裡保存著百年來,許多關於宗教文化的珍貴遺產,除此之外自然生態也是這裡保護的重點。坐落土城區媽祖田的普安堂,是眾多文化工作者、攝影家不可錯過的景點之一,更是新北市碩果僅存的台灣齋教先天派齋堂,當地居民以這塊歷史悠久的區域,做為宗教信仰中心,留下了許多寶貴的回憶。

但這寧靜的小山城,幾年前卻因殯葬園區的籌備開始蒙上陰影,走上官司的漫漫長路。種種土地所有權的糾紛浮上檯面,在此安居已久的媽祖田居民,各個都成為被告,而原告,是以媽祖之名的新莊慈祐宮。數年來,有許多家戶因負擔不起訴訟成本,被迫搬遷,剩下的住戶都還在對抗著。

 

如今,在這巨大陰霾下的指標訴訟──普安堂,也面臨著被法院宣判就地拆除的命運,時日就在3月18日早上9點半;這不只是件普通的民事官司,背後隱藏著許多利益糾紛,在慈祐宮的勢力主導之下,很難相信廟與廟之間,會有這種大廟吃小廟的情節,這不僅使許多信眾痛心疾首,更顯示出臺灣在文化遺產保護上的缺失,政府的角色何在?普安堂的歷史價值,決定在於新北市文化局的會議,卻不是與土地最親近的在地人,而面臨外地廟宇的勢力,到底這是神與神之間的糾紛,還是人藉由神祇的力量,來謀圖自己的利益呢?值得我們用更深入的角度,與最接近正義的方式,來譴責與導正這個失序的行為。

【地方快訊】普安堂去留閃爍 文史界堅定希望

文╱魏翊庭
圖╱白家宇

普安堂具相當文化歷史價值

昨(12)日文史界為了普安堂,一座「大台北最後齋教文化園區」,召開記者會,以保燃起的希望之火得以延續。記者會訴求有三:一、盼各界聲援「搶救大台北最後的齋教文化園區」連暑運動;二、呼籲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勿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應依法行政;三、若新北市政府繼續不做為,文史界呼籲文化部積極介入。

近年,普安堂與週遭的土城祖田村一帶(俗稱「媽祖田」)因土地產權糾紛而引發拆屋還地的危機,今年年初1月20日,普安堂透過《文化資產保存法》申請程序,取得文化局「暫定古蹟」的保護,於半年內依法免遭受拆除的對待。3月30日,「新北市政府古蹟歷史建築聚落暨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101年第1次大會」中,九名中有八名出席委員因「齋堂旁山壁有台灣畫界前輩李應彬之題字墨寶,與整體宗教與山林之間之自然景觀融合相襯」,評斷部分建築值得登錄為歷史建築,普安堂的希望燃起。

不過新北市政府要求普安堂在7月19日前,取得「土地所有權人同意」後才予以公告,否則「俟暫定古蹟期間期滿,本案即不登錄歷史建築,並予結案」,令普安堂原本的希望火光變得閃爍。

記者會中,文史界人士紛紛重申普安堂在宗教、歷史、文化上的重要地位,並直指新北市政府不公布審查委員會的結果,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不尊重文化資產所有人之權益,盼朱立倫市長有所作為。而對於「文資法」中,並未明訂要取得所有權人同意才得以登錄的模糊地帶,文化部將於17日開會釐清其中誤解。

裁量日將近,普安堂的希望之火能否持續延燒下去,將由普安堂自身的努力、各界的聲援、新北市政府、文化部等各方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