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 長恨此身非我有

文/高敬棠
圖/維基百科、知音娛樂

香港是世界三大電影基地之一(另二是好萊塢及印度寶來塢),香港的千姿百態,提供各類電影的創作,也培育出許多著名的電影導演,其中一批電影導演在1970至1980年代,受到1950至1960年代法國新浪潮(La Nouvelle Vague)的影響,而發展出所謂「香港新浪潮」(Hong Kong New Wave),許鞍華是其中最為知名的,而她的電影最廣為人知的是劉德華與葉德嫻主演的《桃姐》。

許鞍華導演
許鞍華導演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2006)早於《桃姐》(2012)許久,是許鞍華中期的作品,既遺留新浪潮慣用的突兀手法,也融合了一些東方的、在地的元素。故事講述著「姨媽」在上海灘的經歷——她不婚,但遇上愛情會昏頭;她路見不平,但有些愛慕虛榮;她是整棟公寓唯一擁有大學學歷者,但卻沒學會知識份子的孤寂自持;她強調自己英文流利,但卻又非得強調英式英文才是正統(並且鄙視讓學童學習美式英文的家長);她看似「現代」的生活其實有著拋夫棄子的自私過去⋯⋯她集合了所有矛盾。

至於何謂「後現代生活」?以《姨》片而言,描述著對於某代歷經社會變遷的人而言,舊的東西還卡在喉嚨、新的東西卻已經塞在嘴巴,外在是那麼不友善,使他們不禁想起曾經視為封建保守傳統之一切的美好。而每代人其實都可能是如此歷經「後現代生活」的人。在高鐵上想起臺鐵的排骨便當、在昏暗的捷運隧道想起公車的明亮景致,一如該片所描述的種種:貓死導致心臟病發、吃著螃蟹牙齒斷了⋯⋯這「現代」生活中的一切,太過無力的我們只好馱著舊社會教我們的那套去面對。
電影海報(出處:wikipedia)

《姨》片中,除了周潤發的友情客串,最重要的當屬飾演「姨媽」一角的斯琴高娃,對於臺灣觀眾而言,最熟悉的當屬她早期的作品《大宅門》(2001),或是與陳道明合作的《康熙帝國》(2001)。她的演技自然灑脫,如同奔馳在蒙古大草原的公主(她是蒙古人),沒有大呼小叫、沒有生硬走位,她把姨媽的苦楚孤寂演得淋漓盡致。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影片將盡之時,有二幕讓人印象特別深刻,一則是姨媽把東西送給鄰居時,說著「在上海待不下去嚕」,另一則是在往東北的車上頻頻望向窗外——燈紅酒綠的上海,多少人抱著夢來又失望地走。姨媽最愛一句蘇東坡的詞:長恨此身非我有。她沒說出的是下半句:何時忘卻營營?

【活動快遞】亞洲盃行進樂隊大賽在三峽

文字(採訪)/魏翊庭、謝有聞

2012亞洲盃行進樂隊大賽暨觀摩表演大會

在8/19的那天早上,平時安靜無聲的北大田徑場上響起一波波聲樂音,直入雲霄,形形色色的管樂器羅列在空曠的草地上燦爛奪目。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樂團以及藍魔鬼行進樂隊(Blue Devils)訓練營團員齊聚北大,在烈日下揮灑著汗水不畏高溫做比賽前最後的衝刺和排練,同時也為三峽這個小鎮帶來濃濃的音樂氣息和朝氣。

這次台北室內合奏團邀請到世界知名的藍魔鬼行進樂隊的資深樂手協助指導,也聘請了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地的評審。大會執行長黃健能先生表示因為經費短缺和時間不足等因素,比賽本來要被迫停辦,但後來因為有文化部補助才得以讓夏令營的活動進行。其中行進樂隊夏令營有45名團員,清一色都是高中生,一半左右的團員只有10個月左右的學習經驗,而且在表演前五天才拿到譜開始練習,可以說是十分不容易。黃先生說,他希望藉由這次的行進樂隊比賽可以推廣行進樂隊,並且讓學員利用暑假時間參加樂隊學習,從中獲得成就感,同時他也邀請大陸的行進樂團前來比賽,互相交流觀摩和分享彼此的學習經驗。

此外來自各地的比賽團體都頗具盛名,有石家莊嘉平愛樂陽光樂團、台北學生樂旗聯隊、桃園新興高中樂旗隊、香港青年部操樂團及嘉義民雄國中樂旗隊等。表演的部分有藍魔鬼訓練營行進樂隊和新北市政府警察局警察樂隊兩團。兩岸各地好手雲集較勁,每個樂旗隊都各具有特色,整齊的號角鳴聲、輕快而穩健的鼓聲以及脆耳的鐵琴聲,搭配著敏捷的隊形變換,一點也不輸國慶閱兵的氣勢,讓大家為之驚嘆連連,最後以大合奏-號角齊發畫下美好的句點。

想要再一睹行進樂隊的風采嗎?在今年12月嘉義管樂節台北室內合奏團會安排樂團上台演出,還有在明年的國際音樂節他們也將邀請外國的團體來台灣,會用更嶄新的主題呈現給觀眾們,就讓熱愛音樂的我們拭目以待吧!